位面纵横

第38章 流浪剑客,转职试炼!

冰霜之卷,流浪剑客 第三十八章:流浪剑客,转职试炼!

咆哮的银尸挥舞着剧毒的幽冥利爪向冰魂扑来,浮现着金属光泽的周身在逐渐升出地表的炎日照射下愈加显得凶悍无比。尸族血红的嗜血双眼发散着震慑般的恐怖异芒,隐隐竟有不甘的呐喊在冰魂的精神世界里回荡着,凄惨悲凉。?

“霰雪瞬花”他淡淡然举起手中滚滚燃烧的巨剑,瘦小的身躯却仿佛渊海中飘荡的扁舟般在银尸巨大身形的阴影下随时便要倾覆。?

炫蓝的冰霜之斗气宛若情人之触摸般轻轻溢满冰魂周身,阴冷的冥界烈焰兴奋地嘶吼着,剑身幻化为愤怒的地狱三头犬,带着惊栗魂魄的啸声毫不示弱地向银尸斩击而去!?

第三名剑技之“雷冥电舞”,变幻之剑意的最终之式精妙之处岂是智慧未曾启蒙的银尸所能够理解!?

一往直前的剑势,在虚空之中忽而化作无边银河。繁星点点,仿若那象征着绝望之爱的霰雪泪花之绽放!星光璀璨之处,深蓝剑光溶入那瞬间幻成的巨大菱花之中,伴随着黑黄色的冥焰同时绽放!?

冰,与焰之缠绵!?

凌厉的剑光闪烁之处,冰晶顿现,无数道细小的伤口撕裂开银尸引以为傲的钢铁皮肤,肆虐的冥焰无情地侵蚀着它虚弱的内部。?

“吼!”遭受重创的银尸眼中血色更盛,拍击而去的幽冥利爪绿光暴涨,誓要将眼前卑微的人类斩成肉酱!?

此时巨剑的优势便显现了出来,怒鸣的利爪近身之际,宽大的剑身已然收缩为防御的剑盾,翻滚着的冥焰以及加持的冰霜斗气完美地卸下银尸的愤怒一击。?

借助来自银尸的狂暴力量,冰魂飘然后撤出几米,足尖点地之时猛然发力,他幽灵般的鬼魅身影便再次凌空而起,咆哮的巨刃在银尸的战栗之中轰然降临!?

地下陵墓。?

“老雷,弄得这么紧张兮兮干什么啊!”赫然是冥血骑士打趣的声音。?

忽而,墨索卡身边正警惕万分地观察着幽暗环境所有细微变化的深幽剑圣听到咕嘟一声吞咽唾液的声音!大骇的剑圣正要示警,四道饿狼才有的幽幽绿芒瞬间照亮了低矮的墓坑。?

“抢!”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同时从骑士和古树的喉咙中响起,然后两道飓风从不明所以的布利斯曼身边闪过!?

惊诧的深幽剑圣立即转身,眼前妖异的红光登时吸引了他的眼球。待他醒悟过来之时,又是两道绿光从贪婪的人类的瞳孔中射出!?

“尸皇出品,必属精品啊!”三个不良的家伙得意的咆哮在墓穴中回荡着。?

……?

腾空怒斩而下的冰魂正斗志高涨,而眼前的银尸却摄于冥器“灼热之刃”的上位威压以及名剑技的精妙剑意,心存怯懦,踟蹰不前,更加不济!?

“幽冥之雷!”脱胎于球状闪电之形意的潇洒剑技再次现于世间,绝对静态下的轰然爆发!陀螺般旋转的磅礴斗气,融合着圣剑技“光轮纵横”的剑势,融合为道道暴风雪般的深蓝剑气刃,怒鸣切割而去!?

不甘毁灭的银尸再次爆发出生命的潜能,亡灵的本命之源灵魂之火猛然透体而出,得到滋润的创伤急速愈合,更加明亮耀眼的防御光芒瞬间炽热了起来!?

银尸已然放弃进攻,专心守御那道道收割性命的死神镰刀!?

气势恢弘的斗气倾泻之下,已受剧创的银尸透支灵魂之力苦苦的支撑早已达到了终点。哀鸣的低哑吼叫出卖了亡灵的无力和胆怯,以及深深的畏惧。可惜,冰魂通体的深蓝斗气之上仅仅微微发散着几不可察的绿芒,在绝对力量上仍旧同绿之阶位的银尸有着差距,罄尽全力的银尸总算挡下了冰魂所有的剑气刃,虽然已被割得肉屑纷飞。?

略略叹息一声,冰魂没有犹疑,依仗着灵活的身躯在银尸身边游斗了起来。?

急风暴雨般的前奏虽然耗尽了银尸的力量,但冰魂的冰霜斗气也是全部耗光,想要在不暴露其他魂之碎片能力的前提下取得胜利只能够采取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了。?

幸亏冥焰之剑是冥域中声名卓著的利器,竟然在没有丝毫斗气加持的情况下也能够勉强斩裂银尸支离破碎的身体,否则冰魂根本奈何不了以**强悍闻名的尸族。?

本就不太灵活的银尸在力量损失颇重的情况下频频露出破绽,体力尚且良好的冰魂抓住机会再次给予它重创。?

终于,在银尸一次猛烈的踉跄扑击之时,身体失衡的银尸被冰魂一剑贯穿它后心尸核的所在,生命延续的灵魂之火脆弱地消散,嗜血的红芒瞬间失去颜色。?

“就是这么简单么?”冰魂带着淡淡的惘然凝视着脚下的冰冷尸体,神情略微有些激动,在他的预测之中,即使自己能够取得胜利,恐怕也要借助对亡灵死气能够起到绝对压制作用的辉煌力量,只是胜利来得如此突然让他也不禁失神了。?

收取好录制完毕战斗图像的帝维水晶,并且割取了试炼的凭证之后,冰魂便进入到七度金空间之中迅速回复气力,仅仅略微恢复了三成斗气,他便从空间中移出。不知何时已翩然而至的妖姬施施然降落到他的肩膀,紧紧挨着他瘦削的脸庞。?

冰魂略微转头,微微一笑,身体便迅捷地化作蓝光向前方掠去。?

很快他便到达了原本共同侦查尸族情况的地点,那里只剩下正嚼着树叶发呆的小亚迪。还未成年的战争古树在同冰魂签订契约之后,他的成长速度在契约法则的作用下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心智毕竟还是需要岁月和经验来提高的。?

“冰魂哥哥,爷爷、墨索卡叔叔跟那个胡子拉碴的大叔都进到下面的洞穴去了,他们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亚迪挠挠头,憨憨地说道。幼小的战争古树通体覆盖着浓密的树叶,在外界炎日和雨露的滋润下,小恩特的状态显然很是不错。?

“已经进去了?”冰魂不禁皱了皱眉,刚要再问些什么,树下已经传来了满意的爽朗笑声。?

“啊哈哈哈哈,真是宝库啊!”竟然是最为老成持重的智慧古树处传来的毫不掩饰的肆意狂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