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5章 悼亡者血誓,王者归来!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十五章:悼亡者血誓,王者归来!??虚空而渡的光幻阶梯,仿佛星光溢满的大道直通它光华四射的璀璨星空之门,稀有的元素晶石镶嵌在周围参天的莹白玉柱之上,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不知为何,尽管在圣山之上有着无数实力远超蓝之阶位的紫之阶位乃至圣域强者,但似乎引领冰魂进入圣山的这位光焰领主似乎地位超然。逡巡于虚空中的光元素们只要是望到他,莫不毕恭毕敬。诚然,仅仅是蓝之阶位便已经能够口吐人言,这已经是莫大的奇迹!恐怕眼前的这位未必就同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隐秘地观察着元素生物们固若金汤的城堡型圣山防御体系,冰魂镇静地盘算着这位未曾谋面的元素君王的打算,隐忍至今是为何??

光焰领主李李.诺斯凯恩尔将第也在暗暗打量着这位得到圣精灵之皇传承的年轻人,年纪轻轻就能拥有如此修为和气魄确实是翘楚之辈,仅仅是这份从容淡定就已经是难得的品质了,只是些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气质非是王者之道也。?

在如此神圣的领域里,无论是引路人抑或是访客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越是接近那星空之门,圣光就愈是强大,浓郁的神圣力量几乎有着主位面数百倍的密度,乳白已经逐渐成为世间唯一的色调。?

“光之联盟,第一军团长殿下,末将吉尔吉撒.沉默之光,携第三远征军“不朽”整部恭候于此。”星空之门忽如镜花水月般消散,忽而一个魁梧如山岚的巨大身影闪现在他的面前。?

剧烈的圣光让冰魂暂时性失明了,博大如瀚海的激荡煊赫威势让他几乎无法言语。?

良久,待意识到不妥的神圣君王收敛了本体的圣光之后,冰魂才缓缓恢复过来。?

“是大哥的继承人吗?”神圣君王俯首注视着正抵挡着圣光的年轻人,“似乎有些弱啊。只是,当初的夙愿便要在此人身上实现吗?”?

“混沌和秩序啊,神秘的统一……”?

许久,冰魂终于能够睁开双眼,望向那位稳稳站立在虚空中的孤傲君王。?

坚毅冷峭如同石刻般的面庞,金黄色瞳孔的眼眸,围束在脑后的银发飘逸不凡,另有通灵的缩略幻化的小剑围绕着他,不知疲倦地旋转着。?

“羽落,我能够感受得到你的灵魂。你真的还活着吗?”他定定地凝视着冰魂手指上的戒指,深深地说道,那略微的颤抖表现出了他心中的激动。?

冰魂心下了然,果然他是导师的故友,于是便轻轻回答道:“神圣君王冕下,导师他因为给我转职成‘辉煌骑士’消耗了积存的灵魂力量,现在不得不陷入沉寂状态,只有等待恢复了能量才能够出现。”?

“以强大如羽落,也沦落至如斯地步么?”他涩声失言道。?

“罢了,经过如此漫长的岁月,忽然见到平生挚交的故人,我难免失态了。”君王殿下转过头,木然地凝视山下一眼,神色平静下来,望着他继续言道,“若是我提供给你辉煌力量,就能够让羽落苏醒吧。”?

冰魂略微思忖当初导师说过的话,当即点点头:“确实,导师他曾经说如果我能够快速进阶的话,提供足够的能量,他便会尽快地醒过来。”?

“李李,还记得你的元素誓言吗?第一“荣耀”军团长如今已经归来,你该明白如何做了吧。”元素君王霍然转身,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身畔神色激动的光焰领主。?

光焰领主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眼角忽而滑落两滴晶莹的泪珠:“当年,圣皇为保全残部,不惜殒灭他的双翼,几乎身死于未央峡谷。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他平凡的脸庞上涌现出一丝决然,急行几步,单膝跪倒在冰魂面前,以最最虔诚地语气缓慢低沉地念起一段早已消失在傲然大陆的咒语:“世界边缘无助的追寻者,以未亡者之灵魂重现永恒忠诚之誓言,光之联盟第一远征军圣皇座下,副将李李.诺斯凯恩尔将第愿生生世世追随于您。封印解除,悼亡者之血誓!”?

无数古拙复杂的符文和咒印从他的双目中汩汩流出,凝重地在冰魂身前重组起来,无穷无尽的金光洪流般疯狂向“星辰瀚海”之中涌去,逐渐变得稀薄的光焰领主无悔地笑了起来:“军团长,当初兄弟们的命都是你给的,今天就让我替大家还给你吧!”?

世间,因为忠诚,人可心甘情愿而赴死也!?

他大笑起来,衰弱的声音里却有着万分的满足!?

金光笼罩之中的冰魂忽然有了一丝明悟,他猛地挣扎起来,作为“星辰瀚海”的主人,以他的意志阻止了外界能量的灌输。?

幸好,即将消散分解为光元素的李李领主在最后的刹那间凝固。?

巨大的羽翼忽而从戒指中幻化而出,淡淡模糊如雾的金色身影,在天空之上仰起他曾经傲视宇内的头颅!?

“兄弟们,我回来了。”?

神圣君王刹那间泪流满面。?

“大哥!”声音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