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8章 莫名其妙的挑战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十八章:莫名其妙的挑战(端午快乐啊,兄弟们)???

“冰魂哥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感谢圣光之主。”憔悴的星韵远远便望到了沿着山麓盘旋而下的冰魂,欢呼雀跃地跑到他的身边,几乎要扑进他的怀中。接收到君王的命令,守护的第三军团士兵们也如潮般退去。?

见到他们安然无恙的冰魂亦是欣喜万分,钢铁面具下的眼睛里荡漾着柔和的笑意:“我答应过你,要为你取得最好的幻种的,自然不能出事。”归来的时候,他在略微犹豫之后还是选择继续戴上钢铁面具,相信即使杰法科兄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会明白他的意思的。在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无谓的名气只能惹来祸端。?

他取出来自神圣君王的幻种轻轻放置在星韵的白皙的额头上,发散着明媚金光的幻种毫不排斥地便融到她的体内,原本采集到的那颗色泽黯淡的幻种便只能消散在空气中了。?

“谢谢你。”不愧是最高等级的幻种,甚至连星韵的精神也恢复了许多,喜不自禁的星韵羞涩地摇了摇他的手。?

随后,同圣兽守护家族的两位略微寒暄几句之后,他们便各自开启“城镇之门”返回了学院,星韵要尽快赶回去通过些同“传送权杖”般的炼金物品向父母报个平安便不舍地离去了,杰法科则盛情邀请冰魂共同庆祝此次的收获,被冰魂托辞推脱了。?

皇家魔武学院的广场上聚满了在狩猎换种过程中成果颇为丰硕的学员们,但也经常有满脸黯然地挤出人群离去的身影。?

“有喜有悲啊。”冰魂摇摇头,叹息一声,也迅速地离开,返回宿舍清洗下疲惫不堪的身体。?

“成了?”刚迈进宿舍,死胖子半死不活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冰魂当即觉得原本紧绷的神经也顷刻间松弛了下来,笑嘻嘻地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金币,猛地砸过去。?

果然,胖子立即一个鲤鱼打挺,从**翻起来,以剑圣般的速度将金币抢进怀里,眉开眼笑地道:“你外出泡妞这段时间,柴都是我一个人劈的,金币就当是劳工费了,嘿嘿。”?

熟稔胖子嗜金币如性命的**性格,冰魂好笑地猛锤了他一拳,便抓起浴巾冲向了浴室,这是这间破烂宿舍的唯一优势,因为地处偏远所以就配备了间简陋的浴室。?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总务处送来的木材量成倍地增长,在冰魂前往幻之秘境的情况下,胖子为了完成这种令人绝望的任务,只好疯狂地冥想积攒召唤魔力,以便能够支配更多的骷髅小弟加入到劈柴锻炼身板的伟大事业中来。除却魔力进步的收获,胖子的赘肉总算去了不少,尽管依旧是不需要化妆就能扮猪的命。?

胖子虽然爱财,对舍友却也是很够意思,在禁止携带仆人却又贵族颇多的皇家魔武学院里,赚些金币容易得很。一个金币怎么也值不起胖子三天来的勤奋工作。?

“原来你不但劫色,还劫财了啊。”胖子捻着金币让它在手心溜溜地打着转,被肥肉挤得成一条缝的小眼几乎弯成了月牙状,“你终于领悟到了,发财致富的最佳窍门,真是孺子可教啊。”?

“什么?”冰魂随意地问道,哼着吟游诗人的歌谣,已经开始了泡澡的享受。?

“吃软饭呐!”胖子邪恶地笑着。?

浴室门顿时大开,板砖如雨般砸在胖子脑袋上,腰间缠着浴巾的冰魂冲了出来叉着腰恶狠狠地望着可怜的胖子。?

星夜,月黑风高,冰魂连夜出城至砖窑,窃取板砖无数,将墙壁修补完毕,另外存储数百板砖备用。?

第二天,为庆祝幻种狩猎圆满弯成,各系学员收获丰厚,皇家魔武学院在夜晚举行盛大的露天舞会。恪守人生格言“**不能移”的胖子拉着冰魂游弋在万花丛中,哈喇子如潮水般哗哗不绝。?

“有我出马,星韵的幻种自然是最高等的神级了。”冰魂一边整好衣襟,同胖子划开界线,一边说着“大实话”。?

“那是,谁叫你是我兄弟呢。”胖子看美女看得是眉开眼笑,自然完全把冰魂当作了跟他同样的意**者。?

“我们召唤系的那位英俊的风吟者王子殿下,凭着那只脑袋上插着两根搅屎棍的大肚皮蜥蜴竟然帮助美丽的语梅公主殿下得到了能够签订青之阶位幻兽的幻种,肯定是吃了一百斤,不,一千斤狗屎!这狗屎运走得!”忿忿不平的胖子恶毒地揣测道,还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起来。配着他那魔鬼的小肚腩,和满脸的赘肉,以及狼一般饥渴的眼神吓走了所有的美女。?

“还有那个什么重剑士系的**,啧啧,也是战果辉煌呐,据说那位光元素系的女士为了得到他的帮助连身都献了。想我当年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号称玉面小“肥”龙的小胖,风采哪是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够相比的……”这回,冰魂也给恶心跑了。?

大家都很厉害嘛,我还要加倍努力才行啊,并很难心里暗暗提醒自己。尽管在冰霜系已经达到了绿之阶位,在神圣系也业已进入黄之阶位,而且还是世间仅有的双系转职业者,强大的职业优势更是让他在面临高于自己一阶位的存在时也有着不小的胜算,但是他仍旧不敢放松半分。?

“你们不要纠缠我了!”前方清冽如甘泉般的熟悉声音,冰魂自然不会陌生,只是声音的主人此刻却柳眉倒立,玉也似的面庞上满是气愤。?

冰魂刚想要凑上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时,星韵忽然望到了他,眉开眼笑地排开人群跑到他的身边,亲密地挽住他的右臂,冲着匆忙跟上来的三个贵族少年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冰魂哥哥,他们欺负我。”?

“我……”还未待冰魂说些什么,一只洁白的手套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飘然落到他的脚下。?

他讶然地抬起头,对面是一张狰狞得有些扭曲的面孔。?

浓重的酒气几乎要喷到他的脸上,咆哮的声音带着**裸的轻蔑:“你这卑贱的平民,肮脏的杂种,敢接受我莫尔古的挑战吗??

灼热之刃轰然间爆发出冲天的冥焰,冰冷得令人窒息的杀意暴虐地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灵。?

“你想死吗?”?

黑色斗篷下的男子,僵硬地俯下身,拾起了那只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