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22章 你们不配!

烈焰之卷,破魔法者 第二十二章:你们不配!(追补)

在贵族骄纵的时代,不得不说,原本在莫尔古的潜意识里,甚至于所有贵族从小接受的灌输式教育中,血统的高贵唯一决定了他们掌握力量的资质,而资质则决定一切。最为代表性的论点便是在创造光元素系咒术上取得辉煌成就的大贤者爱迪.生曾经发表过的那篇极其著名的关于资质与勤奋的论断:所谓天才,乃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灵感,然而那百分之一的灵感要比前者重要得多得多!平民们是前半句最为忠诚的拥护者,而贵族则笃信后半句。是以在酒精的催化作用下,他毫不犹豫且自信满满地掷出了白手套,那一刻他简直要赞美战争之主了,这显然是诸神为自己创造的在少女面前展现自己强大力量的机会啊!?

意**的美梦,在利剑和硬铠下终究是要破灭的。?

“您的强大让我的骄傲黯然失色,尊贵的存在。请允许我为自己的鲁莽表示最深的歉意。”毕竟出身于上位贵族,莫尔古拭去嘴角淌下的淤血,颇具风度地苦笑着说道,这次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礼貌,尽管只是道貌岸然,:“既然是我先提出的决斗邀请,那么在战争之主的仲裁下,我愿意承受所有的后果。从今天以后,我以仲裁之主统领下黑暗骑士的名义起誓,放弃所有与您竞争女士芳心的权力。”?

言罢,他踉跄着在随同的学员搀扶下离开了,只是那一闪而逝的恨恨眼神被深谙人心险恶的冰魂敏锐地捕捉到。?

他耸着肩,不屑地撇撇嘴,这个动作是在冥血骑士的长期感染下不自觉养成的。?

深深的歉意?笑话!暴风骤雨的卷轴难道就仅仅是用来骑士之间的决斗和切磋么??

那分明能够轻而易举地摧毁任何绿之阶位以下武者脆弱的生命!?

在目睹自己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气息之后,他分明是想借机斩草除根了,至少也是想要使自己残废!?

“不知道是无妄之灾,还是红颜祸水啊。”冥血骑士喟叹一声。能够有如此凑热闹的好机会,彼此拥有灵魂契约关系的召唤生物们自然不能轻易放弃,所以大家以考察主人最近武技进步的名义共享了冰魂的视野。?

“管他呢!”冰魂苦笑一声,自然是在灵魂层面上,“被一位未来公爵惦记上,也是有趣得很啊。”?

“哼,最后那句放弃同你竞争女士芳心的权力根本就是冠冕堂皇的狗屁!”老恩特的脾气曾经也是火爆得很,“他那个什么公爵老爹至少有一万种逼迫你放弃的方法,你放弃了他再追求也不算他违背誓言!”?

冰魂一边在心里进行着天人交战,一边面无表情地走下挑战台,自觉贵族的颜面受损的绝大多数贵族学员都无趣地离去,那些受欺压依旧的平民学员也一个个噤声不语,只有**的胖子艰难地从人群中挤过来,两只绿豆小眼笑得眯成一条缝,极其夸张地一个熊抱:“嘿,兄弟,给咱们寝室长脸了啊!请客庆祝怎么样?”?

“一共才两个人!”冰魂翻了翻白眼,“有脸也早被你丢尽了。”?

“好歹我当年也是人贱人爱,花见花开……”?

继续扯淡着的不良室友同冰魂勾肩搭背地准备向宿舍开溜,岂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冰冷无比的熟悉声音:“冰魂同学,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谈谈。”?

冰魂怔怔地定住了,胖子霍然转身,然后满脸**笑着转过来凑在他耳边:“兄弟,艳福不浅啊。”?

“有什么事吗,雪莉姐姐?”冰魂疑惑不解地向她身后瞅瞅,刚才消失的星韵竟然满脸泪痕楚楚可怜地站在她的后面,空洞的眼神凝视着地面。?

“星韵,你现在会宿舍去吧!”她严厉地说道,隐隐像是呵斥。?

梨花带雨的星韵眼神复杂地望了望冰魂,便颓然地转身低头消失在漫漫人流之中。?

“跟我来。”雪莉转头面无表情地冷冷说道。?

冰魂略微迟疑一下,便同胖子告别,跟随了上去。?

不管如何说,此次决斗堪称一战扬名!?

冰魂.陨星这个默默无闻的平民学生在正规决斗中战胜骑士系中黑暗骑士的佼佼者莫尔古的事实,使他俨然成为了平民们奋斗的目标和榜样。也迅速地将他推向了学系争霸的风头浪尖之上!?

至少拥有黄之阶位的冰霜斗气,深幽剑圣衣钵的传承者,使用着能够催发熊熊冥焰大剑,喜欢将自己包裹在灰黑色小精灵斗篷中的神秘男子,这些便在第二天被迅速地挖掘出来。甚至已经有人将他称为皇家魔武学院里,平民中的“哈苏达米亚”(古依哈拉语,意指暗夜中的黑珍珠)。?

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他们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雪莉俏丽的容颜上满是阴霾。冰魂皱紧眉头不断地揣测着,却也想不通她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摆脱开身后的学员,雪莉带着冰魂来到皇家学院中一处较为偏僻的密林里。然后,终于停下脚步的她神色凄然地凝视着冰魂。?

“也许你还不知道,冰魂,莫尔古是星韵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亲密伙伴。”良久,她终于打破难熬的静默,淡淡地道,只是在“亲密”上略微加重了口音。?

“嗯?”冰魂皱了皱眉头,不置可否地回答道,神色淡然如水。?

雪莉见冰魂似乎并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有些急躁地继续道:“他们的感情素来也是极好的。”?

继续瞅了冰魂几眼,见他还是不为所动,雪莉气急便直截了当地明言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秋之氏族之所以能够在啸月帝国长期维持着超然的地位,同我们每代都与诺查玛丹家族的联姻关系密切。”?

“很有趣,继续。”冰魂依旧是淡淡的地笑着,似乎没有丝毫嫉妒和暴怒的情绪,这让雪莉心中有些复杂。?

“诺查玛丹家族本代唯一的子嗣便是暗系天赋卓越的莫尔古.诺查玛丹,所以……”?

“所以他就是你们联姻的唯一选择吧,”冰魂有些不耐地粗暴打断她,“而且秋之氏族能够担当如此重任的似乎只有和他年纪相若的星韵吧,那么从小的青梅竹马恐怕也是两大家族为了培养感情做出的决定吧。毕竟一个远居北冥城,另一个在千里之遥的帝都。”?

“确实。”雪莉丝毫没有因为被打断而恼怒,反而略微有些欣慰地点点头,兴致勃勃地望着他。?

“自然,同势力庞大得能够掌控帝国经济血脉的诺查玛丹相比,我冰魂便如同钻石面前的石头般不值一提。”他自嘲地道,“是吧,尊敬的雪莉小姐。”?

“没错,既然你明白,那么我们以后仍旧是朋友……”?

“朋友?”冰魂冷笑着,再次粗暴地打断她,脸上挂着一丝近乎疯狂的嘲弄,“是的,我自然明白,只怕是我若不想出局,即将面对的便是两位公爵重金聘请的杀手吧。”?

雪莉凝脂般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片血红,似乎为冰魂态度突然的转变而恼怒。?

“我自然明白,作为一名‘卑贱’的可怜平民,我便能够仰你们的鼻息,即使被**裸地侮辱了,也依旧是我的错,我自己犯贱!”冰魂暴怒地吼着,愈来愈激动,“我自然要害怕,我又怎么能不害怕,掌握着啸月帝**部的秋之氏族啊,我不过是只抬脚间便会被碾死的蚂蚁!”?

“我自然明白,我自然明白啊。”他霍然仰天长笑,眼角在疯狂的笑意中淌下泪花,三年前,那些温柔的笑靥,不就是在这些该死的阴谋该死的利益面前化作虚无的吗??

“让星韵永远不要再来找我了,替我谢谢她这些天对我的关照,就说感谢她为我寂寞的生活带来了几分生机吧。”冰魂转身,神情陡然间淡然如水,古井无波,背后的雪莉没有看到他眼神里第一次显露出的凌厉杀机!?

“你们凭什么来谈论我有没有资格做你们的朋友?”冰魂如同被封般的凛冽嘶吼回荡在他离去的土地上,“你们不配!我告诉你们,你们不配!”?

“其实你又怎么会明白,即使承受你永远的怨恨我也不会后悔吧。”刚才那个执迷于利益的女子,此刻温婉的脸庞上却悄然滑落一行珠泪,“她只能够……这样才能活下去啊。谁也承受不了它的愤怒,即使是整个啸月帝国也不行的啊。”?

凄迷的夜雾中,冰魂瘦削的身影似乎因为落寞而显得愈加单薄,他仰仰头望向苍穹,象征轮回的双鱼星座此刻高踞着北方,光泽黯淡。?

“改变所有的禁忌力量啊,我孤独的命运一直在追寻着你的脚步。”冰魂的心底忽而浮上这样一句没有头绪的话,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血液在那一瞬间沸腾起来,只是随即逝去。?

被突如其来的警告变得冷漠的心灵也因为这种奇异的感觉而转移了不少注意,如此深深烙着吟游诗人风范的诗句,似乎是在童年的某个时间在喧闹街道上曾经邂逅的七弦琴吟唱过的歌谣,只是那种来自血脉的熟悉令他难以释怀。?

并非任何灵魂空间中的声音,因为他们想要同自己交流首先必须得到应允,然而究竟是什么,冰魂却也根本无法知晓。?

摇摇头将这些混乱的念头才脑袋中驱赶出去,他将手伸到背后微微握紧“灼热之刃”冰冷的剑柄,才觉得心里稍微安定一些。?

至少,我的剑还在!?

“我还并没有爱上她呢,虽然她是挺可爱的姑娘。”冰魂轻轻苦笑,他才十五岁,距离成人礼还有一年。?

“该死的贵族。终有一天,你们会被我踩在脚下。”他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凡域之中庇护着贵族们的最强者不过是圣域级别而已,作为“辉煌骑士”以及“流浪剑客”的传承者,圣域指日可待,他又何惧之有!智慧古树、战争古树、冥血骑士,随着他的进阶哪个不能够轻易晋级至圣域!?

“还是要勤奋积攒实力啊,看来得更努力才行啊。”冰魂喟叹一声,将冰霜斗气运转至全身,便开始急速向宿舍奔去。?

按道理,那扇破陋的柴门前本该是胖子坐在小板凳上,挥舞着那把钝钝的斧头挥汗如雨地劈着第二天要缴到学校厨房的木柴吗?为什么那里会有个邋里邋遢的老头正为老不尊地笑着,同满脸惊惧愤怒的召唤法师争吵着。?

冰魂正疑惑着,接近了他们居住的宿舍,散去的冰屑正表露了来者的身份。正对着他的胖子大喝一声:“老二,快跑!这个该死的老头看上你了!”?

“啊?”冰魂的脸当即变成丰富的几何图形,“什么?”?

老头挂着一副比胖子还要猥琐的笑容凑了上来,米粒般的小眼无不显示出主人内心世界的龌龊:“哦,亲爱的冰魂同学,我是皇家魔武学院炼金学院名誉院长修塔斯曼狄克.奥尔良.金都,今天我来是正式以炼金学院的名义聘请你为我的副手!每学年一万金币怎么样?”极力想要表现得正派的大炼金师,捻着山羊胡子的样子,反而将为人师表的脸面完全丢尽了。?

“绝对不能答应!”胖子的小手摇摆得像狂风中的树叶,声嘶力竭得像是被人掐住咽喉的公鸡。?

一万金币啊,冰魂确实被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以为天上掉馅饼了。可是素来视财如命的胖子竟然如此着急地劝阻自己,可见这份邀请里必定有猫腻。?

“这老头在学院里总是以高薪为诱饵诱骗未成年人,其实从他开始当炼金实验室首席炼金术士以来,从来都没有一位副手能够撑过一个月的啊,有的甚至都被他折磨得发疯了!”胖子憋红了脸,完全无视了这位炼金大师在皇家魔武学院里的身份,几乎要将他与史诗中的大恶魔们相提并论。?

老头很气愤,当即将首席炼金术士的荣耀抛到了粪坑里,猛地掐住胖子的脖子,脸红脖子粗地吼道:“胖子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冰魂学员的魔法抗性完全能够承担住的炼金实验,人家都能够硬抗全系魔法卷轴,竟然敢质疑我这个伟大的炼金术士的人格,我要用这把老骨头跟你拼了!”?

冰魂目瞪口呆。?

(白天事情太多,总是补不上,所以今晚通宵码字来补完欠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