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32章 帝皇星下,骑士的誓言!

第三十二章 帝皇星下,骑士的誓言!

——位面的终点便是无尽虚空么?

——是的。

——你能证明吗?

——我……我不能,我只是坚信。

是的,爱,也正是这样。

——吟游诗人

“也许,从今夜起,你就不会仍旧夜夜用极度的疲倦来抵御那些无法阻止的噩梦吧。”迎着炎rì火焰消逝的西方龙角峰,召唤法师长长叹息一声,从脖颈前温柔地取下一个晶莹温润的水晶吊坠,轻轻地握在手心细细地摩挲着,胖胖的脸上荡漾着一抹坚毅的微笑。

他抬手,微屈右手食指,跳跃出几个怪诞的咒文,汇聚到吊坠之中,火红的颜sè映衬出一片流光溢彩的水晶中映出一个jīng灵般曼妩的身影,他闪烁的眼光里依稀有泪花隐现,顿时遗忘世间所有的少年轻轻伸出手去,颤抖着伸向那张jīng致婉约的面孔,仿佛溺水的人在绝望中伸向最后的那根无助的稻草。

泪水沿着他的面庞流下,在触及那晶莹的面孔之际,手终于无力地垂下,不再有那个嘻哈的少年,他颓丧地笑笑,笑声里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安榭尔,再重逢的时候,你还会穿着那席缀着星光的翠绿长裙,在珈洛河边为我而舞吗?”

他痴痴地看着,攥紧的手掌激烈地颤动着。

末了,风传来一声悲哀的叹息。

镜影明灭之际,那个柔媚的身影,却从未有过转身。

风过,水依旧凉。

白袍胜雪,似乎是在很多年以后冰魂第一次换上这种素淡的颜sè。

具有灵xìng的灼热之刃幻化出道道迥异于黑sè弑杀冥焰的流光溢彩,在他的周身伴随着剑势划出道道煊赫的华丽剑气,他忘情地挥动着剑,眼中却只有她眼眸里的涔涔笑意。

许久,她温柔地靠到他身边,轻轻地替他拭去额头沁出的细密汗珠:“魂,你真的是完全痊愈了呢,舞起剑来仍是那般轻松。”

“嗯,”冰魂的脸上情不自禁浮现出淡淡的微笑,“噬魂毒虽然厉害,但毕竟量极微,麻痹时间过去了,我自然也就好了。”

“我的姐姐曾经找过你么,魂?”她羞涩的面容上涌上一丝忧虑,“她是不是阻止我们在一起的。”

“嗯,不过没什么,”他毫不在意地笑笑,将大剑插回背部剑鞘中,“不管是什么条件,我都不会放弃的。”

是时,弗洛艾迪亚之帝皇星群正缓缓转到天穹正中,灿烂星光洒落下来,光耀无限。神秘苍远的古大陆沐浴在这璀璨的荣光中,焕发着文明的久远气息。

那个男子手抚前胸,面对着众星辰中最耀眼的那颗,庄严许下骑士的守护誓言。在骑士的荣耀中,那是象征着忠诚与信仰的所在。

“今天,在帝皇星的见证下,我冰魂.陨星.金以我挚爱的母亲与我骑士的荣耀的名义起誓,只要生命生生不息,她仍深爱着我,我便愿意用生命来维护我的爱,无论付出何种代价!因为爱,我可毁天灭地,永堕魔狱,那时,我将在地狱中微笑,爱永不变。”传说中,只有心地高尚的骑士才能以永生的荣耀为允诺许下血之誓言,在冥冥中存在的位面法则将从此见证着他的言行,有违背者,将遭受天诛雷罚。

“我永远都是你的。”星韵呆呆地望着他浅浅的笑意许久,终于重重地扑入他怀中,泪水恣意流淌,傲然大陆主位面之上,骑士血之誓言的高贵毋庸置疑,那也正是每个女孩梦中不可磨灭的情结。

他许是有些轻率,但是他能够辨别出她心底的爱恋。

有些时候,盲目的相信并非是鲁莽的错误,只是情到深处,难以自已。

他在血之誓言中加入的最后一句,是流传在吟游诗人的梦幻中,光辉圣从龙远赴封神战场前对伊芙萝茜尔许下的诺言。后来光辉圣从龙战死在混沌之皇的修罗焰拳之下,他最后的魂灵飞回伊芙萝茜尔的身边,直至她心碎而亡。其间留下无数悲壮缠绵的悱恻故事,被崇尚优雅的吟游诗人们传唱着。

也许,这一刻两颗星辰的轨迹从此重合,命运有时有着某种令人惊讶的巧合。

——————————————

按照老家规矩,我去给大伯他守灵。

回家了,总算。

唉,死生一梦,总觉得最近过得很虚幻。

他们家里吵着要分割财产,继母与大哥,唉,无止无休的争吵。

睡觉,明天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