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40章 塔盾甲刃,不死天赋战士!

第四十章 塔盾甲刃,不死天赋战士!

想要让佣兵们长期维持着高负荷的作战状态,除却佣兵工会与帝国共同提供的诱人条件引发的狂热外,提供他们恢复体力和力量所需要的药剂,修复佣兵们磨损的武器,为元素师们提供魔杖更换的元素晶石,乃至为弓箭手提供及时的箭矢补给等等都是极其必要的。

所以在距离尖嚎要塞虫族军团约十公里处,帝国派遣军队临时搭建了捕猎者营地,提供简单的商店服务等等,诸多战斗职业者工会也纷纷设立聚集点,为隶属于各自联盟的精英们提供诸多便利。

“嗨,锋,为你们代接下了任务,也补充了足够的食物和水源,药剂各自也应该准备妥当了,我们至少该去要塞前侦查下虫族的分布,收集些虫子种类的信息啊。”略微有些不耐的冰魂有些抱怨地催促野蛮人道,尽管是刚刚走出黄羊荒野,从未见识过人族城堡时代的繁荣,也不至于像逛街成瘾的女人们那般痴迷地流连于这些较之于任何城市都只能用简陋不堪来形容的摊点啊。

“空间戒指真是神秘的东西啊,如果我们部落能拥有些足够大容量的,也不至于每年都会有那么多老人和孩子因为缺水渴死……”野蛮人完全忽略了冰魂的所有语言,絮絮叨叨地仿佛触摸着恋人滑嫩的肌肤般恋恋不舍地抚摸着右手的一只灰色粗糙指环,满脸感慨,“还有那些更奇妙的药剂,竟然能从植物中提炼出能够恢复血液和伤口的**,部落的战士若带着些去打猎……”

“俺们比蒙那里人族的铁匠铺里都只出售些劣质的生锈货,该死的人类商人,比地精都要贪婪,那些劣质货竟然还要我们用那么多勇士们用鲜血换来的珍贵魔兽晶核去换取!哞,精钢巨斧唉!”双眼冒着炽热火光的牛头人简直要进入嗜血状态了,双脚定定地扎在临时铁匠铺前,手里可怜地捏着三个铜币。

“这样下去,我迟早要疯掉。”缪里斯有气无力地耸耸肩,满眼无奈地盯着兴致勃勃的野蛮人和牛头人,“这种简陋营地提供的粗劣东西竟然也能吸引他们!外侧根本是为附近逃难的村民们提供必需生活用品的地方么!幸亏没有带他去为冒险者提供武器、药剂的中央营地。”

冰魂苦笑笑,将背后包裹在黑布中的大剑略微调整下,抬头望了望灼眼的炎日,届时新的一天也已经接近黄昏了,他只好转过头去:“锋,我不是已经送给你一个有十立方米空间的空间戒指了么,等到我们的猎杀成绩兑换成佣兵贡献,空间戒指这种东西你想要几百个都不是问题的。”

“你为什么不多送我些呢,我看你左右手指上还有好多这样的戒指。”野蛮人武士哀怨地盯着冰魂右手指上略显精致的古拙史诗神戒“星辰瀚海”以及无价的七度金空间戒指,害得冰魂赶紧缩手,避开他炽热的眼神。

“同他们走在一起真是丢脸,简直是对矮人荣耀的玷污,没见过世面的家伙。”铁斧站在牛头人的影子里嘀咕着,像所有的矮人一样无聊地捻着黄麻色的胡髯,满嘴挂着矮人的骄傲。

裹在精灵灰斗篷中身负大剑的清秀少年,骑乘紫影猎风豹的召唤法师,腰间斜插两把精钢双刃战斧的山野矮人,懵懵懂懂的牛头人和兴趣高涨正四处张望的野蛮人,在人族营地前显得分外引人注目。

尽管佣兵大多游历广泛,算得上见多识广,而且有资格来此地参加猎杀任务的多是大佣兵,但是对于这个奇怪的组合,佣兵们仍旧感到十分的新奇。

“若是再加上位石槌部落的食人魔,或者派尔吉肮脏洞窟出产的正宗狗头人,就能算是真正的精英队伍了!”远远走来两位怀中抱着双手亮银色重剑的魁梧剑士,其中右手边身着雕饰着十字圣剑全身铠的剑士戏谑地嘲讽道,在“精英”两字上尤其加重了语调,钢铁头盔下唯一露出的眼睛中散发着完全没有掩饰的轻蔑。

他的同伴会意地笑了几声,右手轻轻弹击着锃亮的重剑,使用阴冷的嘲弄语气继续调侃着:“啊,北方雪谷里的矮人神匠、冰原上游荡的牛头人猎魔者,还有无畏身印龙纹的野蛮人狂战士,吟游诗人们永远吟唱着的传奇中远古除魔七英雄今天竟然见识了三位,赞美恶心的虫子。”

他们身旁正在同样补充补给的佣兵们顿时大笑起来,望向这支古怪的队伍的眼神也不禁多了几分玩味。

毕竟是种族的隔阂啊,在人族文明史中,从太古洪荒巨兽横行的野蛮年代直至远古时代的诸神陨落之黄昏,再起于第一纪的人族蒙昧觉醒,第二纪骑士时代信仰者们建立石头城堡的辉煌中世纪,直至第三纪剑与魔法王朝的巅峰,在傲然大陆中经历着从弱小直至强大的人族联邦除却与他们有着无数年代中生死患难结下永不离弃友谊的精灵盟友,同其他种族尤其是扮演着掠夺者角色的兽人、野蛮人等关系绝不能用融洽来形容!

事实上,在和平笼罩的第三纪中,兽人战士依旧会在寒冬降临的冰河时期挥舞着战斧踏上人族富庶的领地掠夺粮食和其他生存物资,野外遭遇的野蛮人和人族也未必会像史诗中描述的那般友好。除却拥有着精密的机械傀儡以及庞大地下城,并永久保持着中立阵营的地精商人,以及与人族起于同源的在坑城里热衷于疯狂实验的侏儒们以及性情温和在人类贵族中等价于典雅与艺术的精灵们,人族与其他种族仍旧处于暗夜的混乱争斗中,种族战争似乎是在击退异位面侵略者们之后永恒的主题。

纵然是生性憨厚的牛头人此刻也能够轻易从他们的神情上看出**裸的轻蔑与侮辱,野蛮人表情僵硬,右手有节奏地抚摸着黑色刀鞘中微露出的刀柄,而火爆的矮人早已勃然变色,愤怒已经使得他粗犷面孔上粗密的胡须紧紧绷起,急速地颤抖起来!

“该死的人类,你们在尝试用侮辱矮人同伴的手段来挑起矮人铁斧的怒火吗?卡兹-库里!”他瞪着灰褐色的眼睛,腰间挂着的两把板斧也早已握在手中,淡淡的金光在他的额头上蒸腾而起,他原本矮小的身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大起来。

“准备战斗。”冰魂轻微地叹了一口气,低低吩咐谬里斯,他的右手闪电般伸到背后微握着“灼热之刃”的剑柄,瞬时进入了最佳临战状态。在第一眼望到两名肆无忌惮的佣兵那标志明显的圣辉十字之后,冰魂便从冒险生涯的经历中找寻到了他们的来历――圣辉十字,圣骑士和狂信徒们构建的宗教性佣兵团。目前在佣兵军团排行榜上名列第二名,是塑造护殿骑士和执法者的后备军团。在神月教会直接的支持和领导下,他们甚至已经隐隐具有了挑战佣兵第一军团“屠龙者”的资格。

“亲爱的矮人,难道你‘伟大’的矮人妈咪没有告诉你,矮人的荣耀也要在有资格的情况下再提么?愣头青的小伙子。”以虔心诚志为教律不断自律着自己的未来护殿骑士们极具骑士风度地摇摇头,完全没有同暴跳如雷的矮人“计较”,反而以前辈的身份很是温和地“教育”了铁斧几句。

**裸的蔑视彻底激怒了年轻的矮人!

“穆拉丁之意志!”铁斧灰色的瞳孔逐渐转变成死神的浓雾,冰冷麻木得令人唇齿发寒,他微微触摸钢斧的脊部,金光接触的地方忽然激烈地闪烁起来!似乎是远古的巨兽恐怖地咆哮着,将他暴虐的意志充斥在这片狭窄的土地。

圣辉十字的两名见习护殿骑士忽然觉得莫名惊悚地战栗起来,他们蓝色的眼睛中充斥着那个逐渐爆裂而起的身影,矮人的随身钢斧忽地幻化出狰狞的斧刃,刺刃的尖角随着螺旋的弧度猛然刺出,古拙的魔纹透着苍凉的血色,竟仿佛恶魔的狞笑!

“塔盾甲刃,矮人的守卫者。竟然是不死的天赋战士,没想到异教徒中也有如此完美的勇者。”年纪较长的圣辉十字佣兵率先从震惊中恢复常态,真心地喟叹道。

“再怎么花俏,也不过是愚昧的蛮族而已!”最先开口的剑士握紧了手中的剑,尽管是传说中的战士,但世代传承下的高傲早已使他丧失了敬畏,“让我以奥汀家族的荣耀来荡涤这些邪恶异教徒的灵魂吧!”

他先跨出一步,胸前重剑早已挥起,重重置于矮人面前:“我,斯拉夫.托尔锡金.奥汀向你挑战,卑贱的矮人。”他紧紧握住胸前铠甲的护主龙心,一股庞大的能量猛烈地溢出,溢满了他的四肢。

我是神眷者!这一刻,似乎信心已经充斥着他的全身。

――――――――――――――――分――――割――――线――――――――

结束了,从明天起每天三更,谢谢大家仍旧没有放弃对弑神的支持,不说什么了,休息好,开始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