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71章 授勋,帝国荆棘花荣誉子爵!

磐石之卷,点金之手 第七十一章:授勋,帝国荆棘花荣誉子爵!??在锋为野蛮人部落寻回国王之冠之后,尽管结果出乎意料,他们已经决定返回人族的领土了。除却精神强大而意志极其坚韧的冰魂,其他人,尤其是实力仍然低微的召唤法师缪里斯,都已经越来越难以忍受长期的冒险生涯中所需要承受的无时无刻的高度警惕以及虫族内陆沼泽的腥臭和**风景,所以冰魂心里也早已经明白这个提议的出现肯定会很快到来。?

而且,他仍然是皇家魔武学院的学员,两个月的休学假期已经接近尾声,如果再不回去的话,恐怕会受到吊销学籍的处分。星韵也肯定会担心他的安全。?

“我昨晚还听到你梦里喊着‘星韵’上千遍呢!”对于冰魂貌似思虑很久才下决心结束旅程的行为,召唤法师促狭地撇着嘴,对身旁因为八卦而满眼放光的牛头人猛喷着口水。?

然后缪里斯被迪巴洛特用巨大的战争图腾强拉到队尾,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开始津津有味地对冰魂的“爱情史”进行探讨。?

回归的气氛自然是轻松诙谐的。冰魂不禁转头,整天“深沉”地思考着的格林药剂师忽然抬起脑袋,用极其专业的探讨性语气说道:“无论在种族大联盟对抗异界入侵者的年代,还是傲然大陆诸种族征战的时候,所有的人族典籍描述牛头人这个奇特种族所用到的词语无非是忠诚、谦卑、老实巴交、憨厚。事实也证明这一点,因为牛头人中尽管也时常诞生史诗英雄,但他们在比蒙内部主要的职业还是种田的老农……”?

“所以,格林学员对为什么我们的队伍中会出现这么一位对八卦消息有着特殊癖好,而且性喜推荐部落特产狗皮膏药,表面忠厚老实,其实内心极其**的牛头人部落的败类感到疑惑是吧。”冰魂在锋仿佛重新认识到世界是多么善变的吞了一只布诺邓希的表情中,同样严肃地说出这段话。?

“这,就是传说中的巨兽变异理论的实例支持啊!”?

“绝对!”药剂师的眼神灼热起来,“热衷血统纯正的狂热召唤法师笃信创世唯净学说,认为作为召唤系最终连接位面的巨兽故乡中繁衍的巨兽必然都是智慧出众,战斗能力极其强大的家伙。但是有位名为苏格拉底的巨兽驯养者,竟然在初次献祭之后召唤到一位性喜收集女性内衣的变态癖好者。先前我虽然也对创世唯净学说有所怀疑,但是没有想到巨兽也真的会堕落到如此地步。今日看到迪巴洛特兄的风采,真是强大的变异啊!”?

满脸茫然的牛头人顿时宛若被抛弃的深闺怨妇般泪奔而去。?

归途中未起波澜,似乎是逼近尖刺棱堡的所有虫领中的虫子都被驱赶到了那座庞大的钢铁绞肉机里。五天之后,他们抵达了临时营地的木屋冒险者酒馆。?

战况愈演愈烈的尖刺棱堡之中,已经有数十万勇猛的帝国士兵与上百万虫族殒命,他们的血肉之躯将酷烈的战场整整垫高了三米!然而,上位者都绝没有罢手的打算,双方的兵力仍然从控制区内源源不断地潮涌而来参与到这场未知的暗无天日的消耗战争中。?

战争消耗品庞大的区域里,巨额的商品流通刺激了这里的迅速繁荣。军械、魔晶、药剂等物资源源不断地从啸月帝国以及周围若干附属国和自由联邦中筹集过来,在帝国资金的补贴下廉价地提供给浴血奋战的将士和佣兵。临时营地已经完全拥有了不逊于帝都商贸市场的规模。?

临行前的帐篷变成结实耐用而且装饰精美的木屋。各大公会已经搭设完毕空间避难所,而且派驻大量实力高深的职业导师进驻。赏金猎人公会、佣兵工会、冒险者工会三大巨头也都在中心拥有了修葺一新的分会,内部有着帝国参谋部颁发的无数猎杀任务。?

故地重游,见识种族战争的惨烈之后,所有人都有着仿佛再世为人的感慨。?

但强者的生命终究属于激荡的时光之河!漫步在大街上的冰魂,不时受到感激的佣兵手抚前胸向他致意的崇高追随礼。如果他是一名贵族,那么那些身经百战武技高超的佣兵都将无所保留地追随于他,成为他的家臣抑或是侍从。因为在布诺邓希一役里,那个决然牺牲性命以十六岁的年龄施展出毁天灭地般禁咒的少年已经用他的无畏与强大征服了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

冰魂坦然受之,从布诺邓希一役之后,灰色的精灵斗篷似乎已经成为他的标志在幸存的佣兵里流传下来。尽管他的名字已经被佣兵们知晓,但是那些平时唯利是图的佣兵们在帝国官员许以重金的利诱之下,竟然全部默契地保持了缄默。?

事实令帝国的官员们难以相信,然而他们能够从幸存者们崇仰的眼神里清晰地看到答案。是的,活着,也要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但是,当提起那位英雄之时,有位佣兵激动地抓住询问者的衣襟,流着眼泪喊着:“我曾经跟那个少年一起战斗过,我曾经同那个年轻的剑士一起战斗过啊!”信息很简单,在尖刺棱堡中的圣域法师们都能够感到禁咒的能量。是位少年,而且战斗职业是剑士,他,竟然能够释放出光与暗湮灭的禁咒级法术!帝国高层为之震撼!?

无论是出于哪种目的,在佣兵工会临时驻地的冒险者酒吧上醒目地挂着每一位经过的佣兵都会不约而同颔首注目的牌子:击败布诺邓希的勇者,佣兵以你为榜样,帝国以你为骄傲,大帝愿赐予您荆棘之花荣誉子爵爵位,以奖励您在抗击虫族入侵中为所有人类做出的卓越贡献。?

“荣誉子爵啊,冰魂,你就不考虑下吗?”缪里斯挤着眼睛低声在冰魂耳边低呼。?

冰魂没有回答,他的思绪已经翩然飞回那些苍穹中群星闪烁的夜晚,去体味偎依在他怀里清丽少女的温柔笑靥,那镌刻在他的灵魂里最深处的致命温柔。?

“我接受!”他攥紧拳头,嘴角流溢出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