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82章 谎言的圆舞曲

第八十二章 谎言的圆舞曲

“语梅.圣米纳斯.月公主殿下!”流银月光之下,镶金道艮斯秘银召唤法袍裹着的身影庄重而严肃地讲出追来者的全名,声音里的冰冷与陌生令那憔悴的少女娇躯为之颤抖不已。

她急急地抓住那名似乎正陷入暴怒中的少年的双手,面色苍白:“可为什么,我无法相信,亲爱的凯诺,为什么宽容智慧如你,也会做出这样丧失贵族风度的事情,竟然暗杀一名普通的皇家魔武学院平民学员?”

冰魂的瞳孔遽然收缩,幽暗的身影略微晃动,一枚夜色般漆黑的宝石无声无息地在树杈间悬浮着,像是恶魔的眼睛冷漠地审视着这凡世金粉。

“我的公主,你该相信,我是多么的热恋着你!因为这爱,我甚至万般推诿父皇早在十年前便为我订下的婚约,为此我甚至极为可能失去皇位的第一继承权!”他逐渐激动起来,呼吸急促,声音也渐渐高亢,“可,您,我苦苦恋着的人,竟然如此羞辱于我么?”他似是悲痛地呻吟着,便要振袖离去。

“不,我不会,我怎么会?”少女更加痛苦,拉着他袖子的双手半分也未曾分开,她跟随着他的脚步向前再走几步,央求着他留下,露出那张曾经让冰魂为之痴狂的倾国之姿容。

冰魂淡淡地注视着这曾经让他流连的女孩,在生死之间留下的从容静静地平息着他心中躁动,不知为何,此时他心中忽然想起那位总是痴痴望着远方等待着他归来,总是在他踏上未知旅途的时候默默祈祷的少女,心中霎时盈满温暖。

那金发少年似乎禁不住少女恳求,静默下来,声音沙哑着低声说道:“我做的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能使我们在一起啊,语梅!春锦祭结束的时候,父皇必然会召唤我回去,因为龙召唤师而被冠以奇迹帝国皇族骄傲的我如果连勇武的名声都失却的话,我又怎么能够说服父皇让你做我的新娘!”

他紧紧地将这因为异国之恋的悲惨宿命而恐惧的少女拥入怀中,继续喃喃地道:“如果父皇指定联姻者为我那些只懂得将生命耗费在庸碌的赌博、斗兽盒女人的肚皮上的兄长,失去了你,我又如何才能重新拥有活下去的勇气啊!”他说得煞是诚恳,滚烫的眼泪扑簌簌地掉落到脸色煞白的公主白皙的脖颈上。

“可是你那位同桌,那位拥有能够击溃圣域守护卷轴的超绝能力的强大剑士,他的剑让我没有任何取胜的信心,作为人族帝国建立之始便存在的最古老的风吟者家族的继承者,我的骄傲本不该使我拥有这种可耻的想法。”他轻轻地将柔弱地倚靠在他身上的公主推开,溃散的眼神渐渐变成疯狂的鉴定,“但是我为了您,我的公主!”

他咆哮着,声音里掺杂着极度的悲恸:“我不得不放下贵族的所有骄傲,让我自己变得跟那些酿造阴谋的魔鬼一样,用这种手段去挣扎着向众神祈求那唯一的一丝机会!让刺客的拳剑带给那个创造奇迹的少年一些日子的休息,圣光之主见证,我从来也没有要求过取得他的性命,仅仅是让他在春锦祭的那段时间内能够安静地躺在**。”

“但为什么,即使是这样牺牲的我,还要面对来自你的质问和怀疑,这世间最痛苦的折磨和毒药,为什么连尊严都已经抛弃的我还要面对我愿意将所有托付的新娘的遗弃啊!”他深深地痛苦叹息着,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我的梅尔博,语梅愿意做你的新娘,我再也不会怀疑你。”公主似是承受不了心爱的人儿的痛苦折磨,搂住那尊贵的凯诺王子的头颅,凄凄地哭泣起来。

龙召唤师强作笑意地浅浅笑笑,想要用坚强来感染恋人:“只要有你的支持,我便能够从容面对所有的责难,只要你还站在我这一边,纵然是与这大陆为敌,我也依然无怨无悔。语梅,请不要让我在饱饮这来自灵魂和荣耀的巨大痛苦的时候,还要承受这来自你的折磨好么?”

两人抱头恸哭一阵,语梅便擦干眼泪,急匆匆地消逝在繁茂树枝之间。

冰魂冷冷地注视着那冠冕堂皇地酝酿着针对自己阴谋的龙召唤师,漠然的目光仿佛是事件的旁观者。

“我爱你,但我首先是奇迹帝国的皇子。”沙哑的笑声轻轻飘荡在静谧的小树林里,嘶哑的话语里带着些歇斯底里的疯狂,“如果我不是王子,如果我不是龙召唤师,如果我仅仅是名卑贱的平民,高贵如您难道会将您怜悯的眼神稍微移到我的身躯之上么?难道您不会如同曾经轻视您那位深不可测的同桌那般将我当作是可悲而可笑的小丑么?真是讽刺啊,我爱的人是爱着这种虚伪的称谓,而我在维护这种称谓的时候竟然还要编织谎言去打消她那些可笑幼稚的想法。”

“真是令人绝望的爱情啊,”他有些悲伤的嘲笑起来,眼眸里灌满冰冷的月光,“我爱的究竟是什么呢,这真是幼稚却没有答案的问题啊。”

“古老的啸月帝国啊,你何其幸运,竟然能够拥有一名十五岁便拥有问鼎圣阶资格的天才少年!但我那雄心勃勃的父皇却又怎么能够容忍。”失态的凯诺王子结束了这些本不该出现的喃喃自语,低头离去。

他当然未曾注意到,在很久之后,霍然出现在林间小径上的漆黑身影。

“奇迹帝国啊,”冰魂幽幽地冷笑,“将我视为敌人,我该不该引以为荣呢。”

他把玩着手中黑色的宝石,融合血魔瞳的左眼闪烁着诡异的血红光泽:“世间有着太多的无奈,强者之间才有着所谓的公正,而我不过是想要苦苦挣扎着活下去,但即使我的命运仅仅是这诸神的棋盘上微不足道的棋子,那些妄图控制我的人付出的代价也只能是死亡!”

他大踏步离去,身后从林间漏下满地的月光,吱呀的踩踏落叶的声音渐渐远逝。

那一柄剑,将注定在史诗上留下重重一笔!

(这些天我连卡巴斯基都没有更新过,忙得晕头转向,存稿也告罄,所以更新暂停这么久,容我忙完这阵子,书肯定会继续写下去的,绝不太监,纯爷们暂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