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85章 侬巴列因克

第八十五章 侬巴列因克

紫色的鳞片代表着高等龙族后裔,即是在龙域位面拥有阴影审判者之名的魔龙族群的血统,而在它的眼眶中虚弱地灼烧着的虚无墨绿鬼火,则无疑表明了这条坐骑龙亡灵生物的身份。作为骨髓里的骄傲甚至远甚于古精灵的高等巨龙,不能够幻化人形,显然意味着它仍然极其虚弱。

“以幽冥之名行走于阴影的深暗面,我们是逝去的骄傲所苟延残喘在世间的影子。吾名侬巴列因克,苏醒于地狱暗无天日的深渊之中,向高贵的您致敬。”在冰魂仔细打量着这只模型般的缩略型幽冥邪影龙之时,拥有高等智慧的龙首先谦卑地向他低下高贵的头颅。忠诚的伙伴契约能够使它清晰地从灵魂印记里觉察到眼前的人类对于它的主人的制约权力。

冰魂受宠若惊,却并没有自傲地将这所有当作理所当然,镇定自若地淡笑道:“尊敬的龙族勇士,当初的契约不过是为了避免可能来自陌生人的伤害,如今干戈已经平息,我们也已经在很长的时间里结下深厚的情谊,契约的存在切莫再提起。”

侬巴列因克顿时对他好感大增,在它作为生者与亡者的无数岁月里,高贵的巨龙何时沦为过别人的奴隶!但契约作为诸位面的至高意志即使是众神也无法豁免,所以当与它灵魂共通的伙伴签订“流风回雪”中的仆之契约之后,他也在浑浑噩噩的沉睡中无法抗拒地共享了这份契约。所以,它对没有通过契约窥探和强迫它的思想的人类不由得心存感激。

“感谢您,怀着高贵美德的人类。”口吐人言的巨龙鼻腔中冒出淡淡的龙息,喷涂到召唤它出来的主人身上。

“死龙,别文绉绉地说了,你的口水又喷到我身上了!”龙骑士一把揪起缩略版的巨龙,毫不怜惜地猛敲了它的头骨几下。

恼羞成怒的老龙不禁破口大骂,带着火星的龙息猛烈地溅射到骑龙者的脸上:“墨索卡.枯骨,你这混蛋!从我刚刚从蒙昧中觉醒的时候,被你用廉价的玻璃球拐骗来当坐骑,我侬巴列因克的宝藏就从来没有增添过一件藏品!”龙族的宝藏是它们最为关注的永恒话题。

“谁叫你当初那么贪心,随便在火山灰下掘出几块发光的玻璃,就能让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坐骑。”昧良心的龙骑士极其自得地贱笑起来。

在其余人错愕的时候,恶狠狠注视良久的龙与骑士忽然猛地簇拥到一起,热泪纵横。

“我的侬巴列因克,你还好好的啊。”

毕竟是数千年的老朋友了啊。冰魂慨叹。

宣泄完久别重逢的喜悦之后,冰魂的召唤生物队伍中又间接地增加了一只地狱高等巨龙,他没有任何理由再去畏惧晚餐后的腥风血雨,然而那种必须依赖别人,即使对象是自己的召唤生物,的这种无能为力的屈辱感使得他极其难过!

望着他不安地在七度金空间中踱步的羽落忽然轻轻地笑道:“暴躁,是骑士所遭遇的较为卑劣的原罪之一。神情的平静可绝不意味着身心的宁静呢。”他的魂灵面前悬浮着冰魂自图书馆搜罗而来的《十字远征与异教徒的毁灭》。

“是的,导师。”冰魂点点头,安静地擦拭着冥焰之剑。

流风回雪被他随手插在身体左侧的皮带中,能够迅速地召唤墨索卡帮助他战斗是今晚安然逃离杀戮之祸的保证。

————

“亲爱的冰魂.陨星学员,您的姓氏如同您的天赋般独一无二呢。”在凛冽寒风的煎熬中等待冰魂到来的凯诺王子刚刚看到拐角中出现的他便热情万分地拥抱上来,这种虚伪的礼仪无疑能够降低今夜过后出现的结果所引起的怀疑。

冰魂冷冷地握着剑柄,注视着这位在他眼前做戏的男子,无视他所处的尴尬境地,淡淡开口道:“阿韵呢,她已经来了么?”

“你可不能要求淑女同我们男人一样在如此寒冷的夜晚等待在大街上呢。”略有愠怒的王子殿下望向这位剑士的眼神愈多了几分凌厉,但脸上流露出的仍然是殷切的赤诚,“想必您的那位美丽的女士已经期待您很久了,请您快点进去吧。”

冰魂沉默着踏入富丽堂皇的“德尔蒙冒险者之家”,眼前的富丽堂皇让终生都生活在朴质和简单中的他有着一丝的茫然和眩晕,这被凯诺王子得意地捕捉在眼里。然而冰魂没有停滞前进的脚步,因为他随后第一眼便捕捉到了羞赧笑着等待着他的女孩。那时,他常常习惯性地忽略了周围的世界。

倾城笑靥,流银的如瀑长发,宝石般闪亮的温柔眼眸,映衬上“深蓝潮汐之舞者”这般瑰丽的额饰,那颠倒众生的容颜竟是如此令人痴迷的高贵。玲珑有致的身躯,曼妙姣好的身段,**在外的香肩上白皙细腻的肌肤,以及那淡淡被心爱之人欣赏时悄然浮上的粉红使得冰魂再次为之惊艳。

“你今晚尤其美丽,我的公主。”冰魂的冰冷顷刻融化,他温柔地牵起她的玉手,轻轻地吻在上面。

在宴请的所有过程中,冰魂都保持着风度,他没有提起过任何事情,也没有那般难堪地冷冷注视着窘迫的公主殿下,仅仅是安然自若地陪着他的天使品尝完所有的菜品。

如果不是结束后的插曲的话,也许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场宾主尽欢的宴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