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12章 春锦祭尾声,屠戮龙枪!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春锦祭尾声,屠戮龙枪!

继承着光耀圣从龙亦是堕落之龙暗之魔翼龙的凯撒西斯.冰之魂魄的血统的圣从龙氏族在神邸尚未陨落之前有着魔导氏族的至高辉煌,然而来自阴谋之神的诅咒几乎将这家族彻底消灭,艰难地进行着传承的圣从龙氏族在他硕果仅存的时刻竟然至此再次觉醒。也许这便是命运的独特之处,所有的都不曾结束,痛苦与欢乐协奏着仍然继续。

“冰魂,原来是我的姓氏的缩写,”他复杂地笑起来,因为他忽然想起为什么母亲会将这怪异的名字给予自己呢,懂得觉醒咒语的她为何不走上那条道路?恍惚间他又忆起,母亲郑重地抱住他的头说过的话:“金,古语中言为King,意味着‘王’。”

所有的思绪在转瞬之间悠然飞过,唯有能够在圣光与深暗之间舞蹈的凯撒西斯才能够将世间最完美的元素兼容血脉传承,所以他才得以在短时间内窥探到世间最神秘的元素湮灭领域。然而,他也必须从此面对凯撒西斯在斯世间最痛恨的仇敌,身处至高创世位面的阴谋之主。如果他意识到龙血仍然在主位面流淌的话,必定会有神使从至高位面的时空裂隙中降临这凡域,那将是他难以匹敌的存在。

他摇摇头,将所有的思绪暂时地赶出脑海,有些事情现在纵然去想亦于事无补,阴谋之主在主位面早已经丧失信徒,神殿破败,神像被摧毁,除非自己前往地狱、深渊等位面否则绝难被察觉。想到此处,他便放下心来。

“我们再来过,姬丝妮妮女士。”冰魂微笑着颔首,却是望着她娇憨笑着的星韵。

姬丝妮妮心不在焉地勉强笑笑,缓慢地将手抬起来:“未曾想到,消逝已久的光辉圣从龙之血竟然在此时觉醒,尊敬的冰之魂魄冕下,不死者继承者姬丝妮妮.阿斯曼达.不死者向您致敬。希望您身怀的高贵之血统能够指引您跨向至高之地。”

“谢谢您的祝福,但我仍然是啸月帝国的贵族,还未曾有过建立家族的雄心壮志。还有,请继续称呼我为冰魂,这是我的母亲给予我的名字。”冰魂淡淡道,曾经有着太多悠久的历史并且与魔导帝国各氏族关系错综复杂的圣从龙氏族早已经不复当初,更何况他已经并非魔导帝国的公民,往事毕竟成烟,依循着那些道路的话必定到处碰壁。

姬丝妮妮亦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身处异国不该这样说话,便泯然笑笑,示意他继续将比斗进行下去。

那白衫的少年举起手,深暗的羽翼深深伸展开来,他毫无阻碍地宛若臂膀地让漆黑之翼带着自己悬浮着,冥焰之剑被插回金色的剑鞘之中,他的手里握着的是十刃的“烈焰之屠戮龙枪”,那是同本体幻象般深深刻印在他血脉里的传承秘术。巨龙怒吼,雷声滚滚,雷霆震撼着沉寂已久的大地,星眸闪亮的少年此时正是意气风发!

凤凰的清脆鸣叫应和着巨龙的咆哮,召唤系的学徒们大饱眼福地望着职业最终的神降士所能够从高层次位面呼唤而来的强大存在。沐着凤皇之火展开烈焰之翼的姬丝妮妮轻叩着法杖,那柄精美而奥妙无穷的法杖在流光溢彩之中竟同样幻化为龙骑士们决斗所用的十刃龙枪!

在观众们狂热的注视之下,巨龙猛地振着龙鳞遍布的紫色龙翼,野蛮地向着优雅的凤凰扑过去!拥有四肢的龙族在近身搏斗中对凤凰有着利爪的优势,似乎在所有的史诗中它们总是扮演着征服高贵的野蛮角色,例如掳走公主的邪恶觊觎者。

姬丝妮妮抿着嘴唇操纵者凤凰以火焰吐息予以回击,在魔导诸氏族中拥有着绝对的飞翔优势的不死者氏族在圣从龙氏族消逝以后便早已疏忽了天空中的战术,所以当她察觉到更擅长法术的凤凰的劣势后,颓势已经无法挽回。

血脉的能量究竟是由其觉醒者的能力决定,拥有炽之元素使用能力的冰魂拥有着绝对优势。

武者出身的冰魂挥舞着龙枪猛格开姬丝妮妮的武器之后,迅疾的一刺结束了这场给人太多惊讶的战斗。龙枪洞穿了凤皇幻象的额头,它转眼间便消逝在空气之中,姬丝妮妮身后的烈焰之翼也散成点点火星,仿佛从未出现过。惊慌失措的姬丝妮妮娇声低呼着坠落的时候,冰魂骑着巨龙俯冲而至,轻轻地抱住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从破裂的防护罩中飞舞而出,降落在所有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的星韵面前。

他没有在乎温香软玉在怀的倾国之色,礼貌性地将她轻轻置于身旁,龙枪与巨龙消散成紫色的颗粒融入他锃亮的黑暗羽翼之中,他低头笑着宛如初见之时那腼腆的笑意,笑靥盈盈,他阖起轻柔的羽翼将她深深包裹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星韵咬了咬他的嘴唇,双臂紧紧地扣着他的脖颈,不禁霞飞双颊。轻柔地道:“坏人,老让人家为你担心。”绵软的话语让冰魂情不自禁吻上朱唇,细细品尝。羞怯的星韵却唯怕再次失却心爱的恋人,鼓起勇气忘情地在他的怀里享受着温存。

良久,他抚mo着她的长发,在她偎着他的耳畔轻轻地说着:“我是你的冰魂呢,我的宝贝。”也许,这也是他绝不想放弃“冰魂.陨星.金”的理由。

当欢呼声溢满竞技场的时候,他恍然想起此刻仍然是在十万观众的瞩目之下,羽翼轻轻收拢来收回冰魂破烂衣衫难以掩蔽的背后,娇憨笑着的星韵猛地望到周围无数双眼睛,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惊慌着想要逃离竞技场。

慌乱中她迎上冰魂似笑非笑的眼神,当即气鼓鼓地道:“把翅膀收起来也不告诉人家,不理你了。”

冰魂温柔地笑笑,却是咬着她的耳朵凑趣地道:“说不理我了,手还握得这么紧。”

星韵羞涩地低下头,却看到自己刚才想逃的时候却也在使劲地握着他的手,生怕他就要离开自己。本来是有些小生气的,但是想要跑掉的时候,却终究不愿放开他的手,她象征性地挣扎会只好轻轻骂句坏蛋,便将可爱的脑袋深深地藏在他的怀里了。

冰魂紧紧拥着她,他总能深深体味到那种深深地眷恋所带给他的温暖。

在不久之后,姬丝妮妮将会与梵帝沃思进行第二之争,而在下午盛大的闭幕典礼上他将从大帝手里接受象征着战争职业者在啸月帝国至高荣誉的“战神之颅勋章”。

雷元素带着和煦的风轻轻将他们拖起,冰魂御着风揽着怀里的佳人离开这喧嚷的竞技场。他将绝不允许自己沉浸在欢呼的美梦之中,因为所有的事情都还未达成,他没有沉醉的理由。世间有着太多的天才,但他从不承认自己属于他们,因为他之所以能够撑到现在都是在拿着性命在拼!

在意识到自己将陷入沉睡以来,羽落将在以后传授给他的知识都通过灵魂契约链接到他的意识之中,在冰魂冥想的时刻他便能够通过如同辉煌骑士职业传承般的实力鉴定去提取相应区域的知识。所有的灵魂力量耗尽的脆弱灵魂能够拒绝消散的命运已是十万之幸,冰魂不敢苛求命运将导师早些恢复原状。

在近些日子里,对于冰魂本身而言,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急剧的变化,冰魂已经不打算按照导师的告诫默默地潜修其他系的能力。已经被推到风头浪尖的冰魂唯有通过炽的力量才能够维持自己的安然地位。前往尸皇陵墓去得到更强大更精纯的暗黑能量已经迫在眉睫。

他默默地陪着星韵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直至结束典礼的开始。

在很多帝都的记忆里,今年,圣路易斯历1276年的春锦祭是最为精彩的一次,以致于以后他们怀着热情前往皇家魔武学院竞技场的时候总是怀着些许的失落归来。

冰魂在繁冗的礼节程序之后平静地接受了颁奖。

“冬季的冰雪从未冷却皇家魔武学院的莘莘学子在探索人类社会本源,元素世界的奥妙,无论是武者抑或是魔法师,都在他们的职业中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人族,当我们提起这个辉煌中有着太多血腥过往的字眼的时候,再沉静安然的老人都不会平静地面对它的温度。我们因为我们是人族而自豪!”刚尔多夫铿锵有力的话语在竞技场中央回荡着,他高高地举起圣者权杖,闪电洞穿云层,闪光照亮着他朴素的白袍。圣杖指着天际,在那里无数画面纷杂地闪过,举着屠龙枪斩杀恶龙的勇士,呼唤禁咒湮灭兽人入侵者的元素师,骑着巨兽攻城略地的神降士,在无数黑影里蠕动的刺者,神殿里吟唱圣诗的牧者,那些见证着人族铁血与泪痕中迸射着生命之伟力的画面让无数观众泪流满面。

带着圣域法师精神感染的话语如歌如泣地诉说着人族史诗,所有的人都不禁沉浸其中。

待到即将结束讲演的时候,他庄严而肃穆地祈祷:“感谢创世之主,赐予我们勇气与智慧。”

如雷掌声之后,他开始笑吟吟地进行颁奖典礼。他从身后去过一柄玄冰色晶莹钥匙,轻轻放置到在他面前等待着接受奖励的冰魂手中:“年轻的勇士,冰魂.陨星.金,在您前往帝国户籍管理处进行姓氏纠正以前,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在春锦祭的比斗之中,帝国百姓见证了你的勇武与刚强,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因为我们禁止你使用很多技能,所以我应当以自由从皇家魔武学院宝物储藏室中取得三件宝物的条件奖赏于你。你愿意接受吗?”

“感谢您,慷慨的院长。”冰魂抚胸低头,用纯洁得如同处女般的真诚声音回答道。

台下的胖子笑了。

“真诚,是必须的。”他咬牙切齿地嘟囔着。

“那请在宴会结束的时候到储存室选取适合你的宝物。”贤者殿下拔着下巴上的毛,哭丧的笑容比**还纯洁,因为皇家魔武学院的宝物素来都是皇室赠送给院长的私人收藏品。

同时,冰魂接收到了来自皇室的请柬,让他在三日后的黄昏持着请柬前往皇宫参加宴会。

拥有帝国爵位的他当然不能够拒绝这种邀请,失却皇室的友谊在凯诺皇子的事情上他会遭受到很多的麻烦。

皇家魔武学院的储存室里究竟有着怎样的神奇物品呢,他怀着十万分的期待跟随着院长经过无数魔法暗门,越过魔导陷阱终于来到一堵庞大的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