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14章 负之法则套装,四之月轮!

第一百一十四章 负之法则套装,四之月轮!

负之法则:烈焰纹章持有者,执掌国王之冠的负之神殿第一使徒,闪米特的守护者破魔法者能够持有的史诗级神器套装。

主配件国王之冠与武器负-第肯之刃.月咒必须认主之后,套装效果开启。

四之月轮:阴阳风水之术,两仪阵法启动,背负月咒刃之人可通过付出魔晶与魔力制造出上限为一的相应属性幻象,拥有本体50%该属性能力,存在时间至魔晶消耗完毕为止,魔法破坏者技能精神枷锁可专属控制幻象,幻象物理抗性与魔法抗性无,仅能享受光环附加效果。同时两仪阵法提升主体与幻象10%速度,10%力量,10%负之能量储量。

六冥若归:未知,需求辅助配件护身符认主。

负之深寒:未知。

阴阳风水之术,完全超出冰魂所认知的未知领域,而且在国王之冠里也没有任何记载,冰魂微微苦笑着将这件珍贵的月咒刃背在身后,习惯走在无数未知领域边缘的他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敬畏而时刻保持着谦卑。他继续放眼望去,或许因为藏宝室的保养措施极其先进,无数宝物久经风霜却未曾蒙受过尘土,各种他难以辨别出名字的奇异金属闪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刚尔多夫贤者抚mo着入口处的神秘法球,那里是藏宝室的所有魔法机械的总控制开关,唯有当权限拥有者始终以魔力压抑着开关的时候,其他人才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移动藏宝室的宝物。

“赶紧选呐,没有最高级的皇族权限,我只能维持很短的自由选择时间。”贤者轻轻捻着洁白如雪的胡须,用略微沙哑的嗓子轻轻地说道。望着这位已经被无数传奇光环笼罩的少年,史诗套装的独有色泽和能量气息无法瞒过他敏锐的感知,这无疑使得操纵光与暗的贤者对冰魂更加欣赏。

在这死去的位面里,没有元素的咆哮,没有元素的呼吸,所有的生命都已归齑粉。轻微的声音亦被极限地放大,冰魂当即被从沉浸的世界中惊醒出来,他带着歉意向着微笑注视着他的院长垂下眼睑,继续沿着宝物搁置的回廊前行。

世间神兵利器无数,而三千弱水尔只堪取一瓢,冰魂视若惘然般从容踏着坚硬的青石板从宝物之间踏过。在帝国这庞然大物的最直观投影面前,他心中怀着些许的卑怯,然后这丝卑怯将他胸腔中对复仇所怀着的殷切希望与现实中的残酷和困境所交织的复杂熊熊点燃。

漫漫人生路,他曾经无数次回眸,想念那温柔的容颜,却没有过半次止住脚步。

孤独如潮水般涌来,这死亡的位面时刻以堕落人心的悲哀侵袭着他坚强的意志,他无畏,但所有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刻。失魂落魄般走在珠光宝气之间,他的精灵灰斗篷紧紧裹着他单薄而强壮的躯体,不自觉地抓紧衣襟,冰魂寒冷的指尖划过脸颊的时候,他想起那些温柔的触摸,爱的亲吻,他便明白很多事情他是要豁着性命去做的。放弃尘世的欢愉,甘愿做那复仇的魔鬼,执着用自己的鲜血与痛苦浇注的复仇之刃去收割仇敌的灵魂,便不再需要理由。

佛前叩首,无非是为求相见;地狱挥刀,所求是为不相忘。

他霍然微笑,嘴角扬起利剑般锋芒毕露的弧度。

冰魂竖起右手食指,一点精芒微微闪烁着透体而出,指剑之术竟在他情绪彻悟之间与他灵魂相接,举手投足之间俱以成剑,再无瑕疵。

在他灵魂之中却是幡然间巨浪滔天,剑意从流浪剑客印迹之中奔流而出完全释放,在冰魂敞开的心灵之中凝成俊逸倜傥的白衫少年,恍若神人。

举起剑,微微颤抖着手出鞘,剑道的虔诚写满未经风霜的蓬勃稚容,怀着满腔热忱去游历列国,傲骨嶙峋之际,意气风发而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一剑光寒十四州!”

正当时,少年风liu,百炼之刚对天下,绕指之柔为伊人。遂慷慨陈词:“十万神魔十万血,冲冠一怒为红颜!”剑意纵横,奋力聚气而击,无法可挡。

然,剑虽杀器却不能独战天下!

碰得头破血流之时,红颜挥泪离却,剑上的羁绊留不住皇族威严百万铁骑之威能!哭莫哭,拔剑恸哭,“指尖蝴蝶犹绕舞,刹那芳华归尘土。”

十年。

再归来时,已誉满天下。

却问红颜已归何处,他人怀中,婉转承欢。

尘满面,鬓如霜,泪千行,低声叹:“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以生命铸就的剑意,在他脑海中流淌,可惜他的剑技只学到这里,还未能彻悟其余剑技,剑意奔腾至此刹那间流逝。

冰魂垂手默默无语,在皇家宝藏的药剂收藏处暂停下脚步。

(Acer的电脑总让我哭笑不得,原本深夜写着的时候忽然屏幕摇晃然后白成茫茫雪夜,我第二日拿去维修的时候被说是必须更换屏幕,要2000RMB。当初我买的手提也不过才4500左右,所以不想去修。昨晚我一朋友说自己也在起点写书了,阅片无数藏片万G的家伙竟然也出来毒害青少年,我于是乐呵乐呵地跑去看了,早晨就想要帮他推荐下。没想到开机以后白屏现象又自愈了……雷得我外焦里嫩,原来acer的电脑这么强,闪烁几下关上屏幕就正常一会,开始白了就再合屏幕……怨念,千万别买acer的电脑啊。我同学一共有三位买的,最轻的是我只有屏幕有问题……推荐他的书《流氓修仙路》书名便有一股**荡之气扑面而来,风格却是像极他最为推崇的知北游,仙侠爱好者不能错过啊。他存稿有不少哦。又能码字喽,写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