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章 逃婚

第1章 逃婚

杉家小女芳龄十三,因家道中落被迫嫁给王家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做小妾,原本这事已经是铁板上任人宰割的定局,杉家小女却在成亲当天逃婚了!

这一消息立即轰炸整个镇子,如同瘟疫似的传播开来。

一向性子温顺,说一不敢反三的杉家小女居然有勇气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逃婚!!!

这其中的缘由是什么?让她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得了吧!她才没那么傻,为了一个不给自己吃饱穿暖的家嫁给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子。

也只有原主那样的傻瓜才会不懂得反抗。

杉萝卖力地跑,绝对不能被抓到,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跑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来。

三天前,她还在二十一世纪做一个顶着鸟巢眯着熊猫眼在加班熬夜的小白领。突然眼前一黑,两脚一蹬,她就这么挂了?不会吧!!!

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她就在这样一具十三岁小毛孩的身体里了,然后被告知这样一个小毛孩被许配给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这才花了点时间向一直在照顾自己的丫环草儿了解到,她在杉家的身份犹如一个灰姑娘,有一个想要把她嫁给六十多岁老头子的贪财后娘,一个霸占她杉家嫡女身份的姐姐,一个败光杉家家产到头来还得把她卖了抵债的哥哥,还有一个被气得常年卧病在床的窝囊老爹。

呵呵哒,这样一个家庭,她不逃就是个傻子!

只是连老天爷都不帮她,还没来得及逃出城就被王家的奴才给抓到了,发了疯似的大喊着:“啊——我不要回去,我不嫁给那个老头子,死都不嫁,救命啊——”老天爷啊,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虽然在二十一世纪为了工作养活自己成了一代剩女,但也不至于一穿就把她给嫁了吧?!

我宁愿做一个王爷或者皇上不受宠的妃子,也不愿意嫁给一个老头子,真是气死我也!

杉萝在极力反抗的时候,突然被人一敲后脖子,人直接晕了过去,昏过去之前,还看到了两个并肩站在一起的小孩,正面无表情地把她看着……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绑上了花轿,嘴巴塞着一块布,双手双脚都被绑得很结实,这就是第一次没逃成功的下场!

很难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虽然这样,但杉萝还是不愿意认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外面那些敲锣打鼓放炮热闹的事一律跟她没有关系。

duang的下,轿子落地了。

杉萝立马闭上眼睛保持原先的姿势佯装还未曾醒来,任由他们把自己扶出来又抱进去拜堂又抱去入洞房。

王老爷看着小娇妻入手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洞房却被喜娘给制止了,“王老爷,瞧把您给急着,这外面还有那么多客人等着您去招呼呢,晚点再来吧,反正也跑不了。”

王老爷看到还没醒来的小娇妻,又看到她被绑成那个样子,便也没有多犹豫便转身出去招呼客人了。

没多久,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下她一人了。这才坐起身来,吃力地把塞在嘴巴里的布给吐出来,还小声地呸了几口唾沫,学着电视上那些特工自救的法子,把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从屁股下绕出来,然后开始用牙齿解这个并没有被打成死结的粗绳,再解双脚上的粗绳,自救成功。

But!这只是第一步,怎么逃出去还不知道呢。

偷偷掀开一道门缝,门口有两个家丁在看守着,又悄悄地合上,不停地来回踱步,脑海中已经pass了很多的逃出法子,都行不通。

突然灵机一动!有了!

hoho!奸笑两声。

门外的两个家丁有一个正在打着哈欠,突然听到里面有杯子摔碎的声音,面面相觑了下,便双双把门打开,只见里屋空无一人,一个家丁立马跑去喊人。

留下来的这个家丁则进来察看,直接被人从后脑勺一棍下去,晕倒在地。

杉萝赶紧扔掉棍子,两三下就把人的衣服给脱了,已经没有时间给她换衣服了,只好直接披在身上头也不回的离开。

因为新娘子又一次逃跑了,王老爷直接给了喜娘一巴掌,怒斥道:“你不是说新娘子跑不掉吗?”

喜娘那叫一个憋屈,她也不知道新娘子为什么能屡次逃脱。

王家又出动人马找新娘子。

与此同时,于南方朱雀第三宫北恒河堤上的天宫月楼中,清风明月正在忙着按照他们的主人月和仙君给他们的名册牵红线时,杉家小女和王老爷家的那条红线又出现了大波动。

二人面面相觑了下,赶紧跑到观世珠前,这是一件如同水晶玻璃球,形状整体透明如月,如地球仪般大。

清风一施法打开观世珠,屋子里一下子都暗了下来,唯独观世珠散发着如同白昼的光芒。

清风明月眉目紧锁,紧盯着观世珠球体上的画面,只见杉萝一边脱着家丁的衣服一边成功地逃出了镇子,正往郊外的绿荫小道跑去。

到时前方不远处就会有一辆马车经过,要是让她上了车就完了。

“怎么啦?”一道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从身后传了过来,让清风明月忙不迭地转身下跪,就在他们看着观世珠上的画面担心得手心直冒汗时,他们的主子月和仙君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顺着逶迤拖地的衣摆看上去,观世珠的光芒洒在他的脸上,或深或浅的勾勒出他完美的轮廓,淡淡散发出一种清冷,纤尘不染的纯净。

一双深邃的目光看到观世珠所呈现的画面,眉头不由得紧锁,厉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清风明月这才一人一句配合着把事情的经过都一一道来,不敢有半点隐瞒。

“把她引到悬崖那个方向去。”月和仙君修长的手指放在观世珠上,指关节微微泛白。

清风明月唯唯诺诺应了声“是”,既然他们的主人都已经发话了,那就只能去照办!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