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章 禁足一个月

第22章 禁足一个月

就在这个事已成定局时,张远来了,神色紧张道:“不好了杉师妹,段生被崔判官打了。”

三人一道到阎王庙来,看到段生跪在院子里,崔判官正亲自对他用刑,一根木棍一下又一下地往他后背打去,一点都不心疼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杉萝想要上前求情却被仙君给拉住,虽说隔着袖袍,但依然能够感觉到他手心的冰凉,“你去了也没有用,他犯了错就要受惩罚,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女儿身的份上,你的下场就跟他一样。”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缉拿千年女鬼代蓉是黑白无常和崔判官的事,而他擅自去跟踪代蓉实属不该,差点惹出了大祸来,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二人还有机会在这里说话?”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代蓉所设下的结界。

“知道错了吗?”崔判官打累了便停下来,仙君说得没错,千年女鬼法力高深,就连他们地府的人对付她都有些棘手了,他一个才修炼多久的凡人居然想凭摄魂镜打赢她?简直活腻了。

“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就这样贸贸然跟过去,还差点害了杉师妹。”段生眉头紧皱着,咬牙忍着后背上火辣辣的痛,半点怨言都不敢有,他是真知道错了,也认清了自己的实力还不够。

“不不不……崔判官,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因为好奇就跟段师兄去,你就别再打段师兄了,都流血了。”

“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在庙里禁足一个月,不准踏出庙门半步!”月和仙君说着,就直接把杉萝给拉走了。

“半个月行不行?”

“两个月!”

“好好好就一个月。”看到段生后背被打成那个样子,就知道这次惹了大祸了,便也不敢再多嘴了,老老实实的在庙里禁足。

崔判官扔掉木棍,然后吩咐张远帮忙照顾一下段生就走了。

张远扶着段生进屋去,帮他褪去衣服,再帮他上点药,让他这几日就不要下床走动了,以免伤口愈合得慢。

月和仙君将月老庙周围都设下了一个无形的结界,让杉萝不要离开月老庙半步,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面。

“仙君,那我三餐怎么办啊?我是人又不是仙,不吃是会死人的。”

“这样啊……”

什么叫这样啊?

月和仙君寻思了会儿,又施法在另外一面墙上变出一个厨房来,看得她都惊呆了好嘛!厨房虽小,但五脏六腑俱全,做神仙就是好啊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这下可以了嘛?”

“可以了可以了,恭送仙君。”杉萝上前行了个揖礼,一下子又变成了穷光蛋了,看来近段时间不能再闯祸了,否则该把自己给赶出去了。

想到这里,杉萝便开始洗洗睡。全然没有发现一直有个人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代蓉衣袂飘飘的站在屋檐上,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随风飘荡,目光冷然的看着前方,对于杉萝这个小丫头,她感到非常有兴趣。

就这样,杉萝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庙里恢复以往的工作时间,凌晨五点就起来上一炷香,然后打扫卫生,再拿功德箱里的钱让张远帮她买些菜回来,买一次菜要分三顿煮。

十一签,中平。

自剪芭蕉写佛经,金莲无复印中庭。

清风明月长相忆,玉管朱弦可要听,

多病不胜衣更薄,宿妆犹在酒初醒。

卫星年违别成何事,卧看牵牛织女星。

前之一句则是自剪芭蕉之叶,写佛经。清风明月耶长相忆,亦即是清风中之明月,缅怀已往之岁月。往事,一面幻想着自己之前途,皆无补于事者。此景犹如多病之人。衣薄,宿妆又如酒初醒之时,不如现在耶,皆意养吾身,有了健全之身,自有健全之志随之。唯有如此,方有新之机会可逢遇。

面对杉萝的解说,面前这位信女有些听不太明白,还是老规矩对方听不懂就再用白话解说一次,不要眷恋或悔恨过去,因为过去的一切已无可挽回,再怎么眷恋或悔恨也是枉然。不需自哀自怜只有未来我们可以把握,可以创造,应该懂得珍惜,不要再重蹈覆辙。过去的已成过去,要开心振作精神,才能迎接新的机缘到来。

“你目前福缘已尽,情绪反复,患得患失,宜多自省修福。”

若问缘份,去旧迎新方为福。问婚姻,恩怨情仇。,应各自抛弃彼此成见,惜缘修福才有未来。

解了一签收到几个铜板,她就扔一个铜板到储钱罐里。又或者卖了一把锁就扔两个铜板进去。

一日复一日,杉萝为自己煮了碗面当做晚餐,坐在石阶上一边吃着面一边看着灵签簿,正在努力的研究,努力的贯通呢。

突然有什么在干扰她的思绪。笑声!一对男女不知为何笑得很开心!

放下灵签簿和碗,循声走去,好像是从门外传进来的,谁啊,大半夜的到门口来秀恩爱!

庙门一打开,却是打开了一间房门,无语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是庙,前面不是平常的街道而是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床,**那对男女正恩爱得狠,你挑逗我我挑逗你的。

不是吧……差点把还在口中咀嚼的面给喷了出来,主人公居然是她跟月和仙君,卧槽,很般配不是吗?生出来的娃一定很好看,毕竟爹娘的基因都好。

我靠!杉萝你到底在想什么?要是这一幕被月和仙君给看到了,你就可以去死了,事情很大条的知不知道?

“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都是你心里所想的。”

“胡说!没有的事,我是辣么纯洁的小姑娘。”杉萝说着,背过脸去害羞的捧了下脸颊,扭着身子,虽然内心深处早已经把仙君给扑倒数次了。

“……”代蓉一脸无语,好像这样并没有办法震慑住她啊,得想办法让她自己走出结界才行,“要是这样一幕不堪的画面被月和仙君看到了,你说他会怎么想你?”

“你个贱人!”杉萝直指代蓉怒骂道。

“你居然敢骂我是贱人!”代蓉脸都气红了。

“说吧,到底想怎么样才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我要你帮我!帮了我就等于帮你自己。”什么叫帮了她就等于帮自己,这是什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