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42章 小道士

第42章 小道士

原来,月和仙君认识这个蛇妖。杉萝一脸好奇地盯着他们的脸看,希望能看出什么来,最好不是她喜欢他!!

这世上的蛇妖多了去了,所以一开始杉萝说被蛇妖给吓死时他并没有马上想到她,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她不是会做这种事的妖,所以看到她时他也挺意外的。

果然妖性是天生的,没有办法改!

“幻桃,你不是去报恩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做出伤害凡人的举动来。”

“月和仙君,是你忘记了好嘛?当初我的的确确说是来静阳城徐家报恩的呀。”幻桃一脸笃定道。

“是吗?”月和仙君挑眉仔细回想着。

当时幻桃因为被一道士给打伤了,这才躲进一座废弃的月老庙疗伤。

有人闯进自己的地盘月和仙君自然会不爽,更何况还是一只不是来上香而是来躲避追杀的妖怪,完全没有办法无视。直接下凡走一趟,化身为一个凡间男子,再让雨神下点雨,他好有理由借庙落个脚。

于是,雨神很配合的下了一场大雨,而且还把雷公电母、风婆婆他们都给请了出来配合一下月和仙君,他们误以为月和仙君看上了那女子想要一个时机来靠近他,而这个时机只有他们四个人才办得到!

所以等月和进破庙时全身都湿了,他实在不想说那四个猪一样的队友,要不要这么卖力的下雨,这么猛地的刮大风啊?

幻桃察觉到有人来了,身体直接扑倒在地献出了原形向里面划去。

月和拧了一把袖子的同时还不忘观察这破庙几眼,他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他在凡间的月老庙了,没有香火也就算了,居然还如此落败。蜘蛛网啊,杂草丛生啊,到处都是灰尘,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便也收拾了个位置出来坐,还有模有样的捡一堆干柴来烧火。

幻桃一直都躲在暗处观察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发觉到什么,只当那人是因为外面下大雨才到这里来躲雨的。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出不去了,便化为人形继续给自己疗伤。

月和正想起身到处走动时,追杀幻桃的那个道士也到这破庙来避雨了,幻桃那叫一个紧张,偏偏都到这破庙来了。不敢再施法运功,就怕叫那个臭道士给察觉了去。

月和又重新坐了下来和道士对视一番,双方视线互相在彼此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的。

“可以?”小道士倒是仗着一脸清秀的模样,徐徐问道。

“嗯。”简短的一问一答后,小道士便在他面前坐下来烤火,把身上背的一把木剑和一个包包都放在一旁,包包里的黄符都被这雨给打湿了,已经完全不能用,叫他可惜得不行啊,都快这雷鸣电闪的来得太快了。

小道士发现到对面的人的目光停留在他那一把木剑身上,不由觉得奇怪,他这把木剑看似普通得很,对凡人没什么用处,但对付妖却大大的有用,幻桃就是被他那把剑给伤着了,要不然就凭他连一枚铜钱挂饰都没有的小庙祝能伤得了她??

月和打从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是在太上老君那看到他的。当时他过去拜访太上老君,正好看到老君正在用观世珠观察面前这个人,还说此人筋骨奇特,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如果他通过仙庭考试之后,他将好好栽培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要知道能让老君刮目相看的人屈指可数,他倒也想知道此人有何本事?还没等他开口问话,对方就率先开口了,一脸的认真道:“公子要小心了,这附近有妖。”

“妖?什么妖?”

“是个蛇妖,女的,长得倒挺好看的,我差点被她给迷惑住了,好在我意志坚定才没让那蛇妖得逞。所以公子千万要小心,如果意志不坚定极有可能会被吸走阳气的……”这位小哥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滔滔不绝的讲着他是如何遇到那蛇妖如何打伤她如何被她给逃走等等。

月和面对他这么自来熟的状态,嘴角不禁扯了扯。

躲在里面的幻桃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张口一个蛇妖闭口一个蛇妖,真是够倒霉的!她只不过是照常上街游玩,然后看到他一直跟着自己,便也不觉得什么。谁让她天生就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呢?而且看到他长得也挺不错的样子,按捺不住色心涌动想挑。逗一下他。然后就选择进了小巷,结果他还真的跟上来了。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的,终究逃不过一个色字,看她的!想到这里,幻桃便站住脚,转过身去,肩上的薄纱无风而动,露出一双白嫩。嫩的香肩,透明的薄纱将她的身材雕刻得淋漓尽致,一双妖。媚的眼神不停地朝他放着电,咧嘴一笑。

下一秒!妩媚动人的笑脸瞬间变成了血盆大口。

“哈哈,我就知道!被我猜中了吧!不过我没想到的你居然是个蛇妖!”小哥大拍了下手掌,着实把幻桃给吓一怔,什么情况?他看到自己的脸现出原形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一名即将拥有一枚铜钱挂饰的捉妖师。”

“哈?”幻桃小小的擦了擦嘴角,听到他说即将拥有一枚铜钱挂饰的捉妖师时还以为是她听错了,这个人真的不是出来搞笑的吗?一个即将拥有一枚铜钱挂饰的捉妖师和一个拥有五百年道行的蛇妖来说,谁输谁赢?

“小子,你想收我?”

“那是当然!你是妖,而我又是捉妖师,收你是必然的。”小哥回得理所当然,叫幻桃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他就不担心她现在就一口把他给吞了吗?

“那你想用什么收我?”她倒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身上就斜挎着一个包,身后背着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剑,完全看不出来他有任何胜率。

小哥低头在包包里翻找几张符纸,一张张符纸都画着鬼画符,然后在符纸的反面上吐了一口口水后直接拍在她的脑门上。

“……”幻桃仰着头,额头上贴着一张略脏的符纸,嘴角无力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