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55章 被戴绿帽子

第55章被戴绿帽子

杉萝摆脱了张道陵之后便自己一人往里深入,往前百米就是朱家的后院,后院中晾着不少丫鬟的衣裳且空无一人,成功偷走一件衣服就走人,躲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套上衣服继续往里深入,一路上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好不紧张。

看到回廊上会有丫鬟聚在一起聊天,杉萝便趴在草丛旁偷听,她很有预感一定能够从这几个丫鬟的口中得到一些有利的消息。这些丫鬟除了有八卦才聚在一起还会因为什么?

“大小姐真是活该啊,只是可怜了这徐家公子。”

“是啊是啊。”

可怜,怎么可怜了?

“居然要帮别人养孩子。”

我靠!!朱小姐有了??真是一个劲爆的消息啊,只要把这件事告诉幻桃他们退婚都没有问题了。然后幻桃就可以和徐公子在一起,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了。

朱小姐一直中意一个坏坏的痞子男,俗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徐若阳那等病怏怏的人压根就不入她的法眼。

不但给那痞子男钱花,还把身子给了他,这下好了!肚子不但有了,还已经三个月了。痞子男也因此被带到朱家来打个半死,还锁了起来。朱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吓得不轻,人都变乖了。

朱家夫妇就怕日后肚子凸显,所以等不及了,亲自带着女儿到徐家拜访并且要求提前把亲事给办了,理由是冲喜。

徐若阳和幻桃得知这事时也挺惊讶的,他们还想着选一天和徐明成说要取消这门亲事,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说,这亲事就被提前了。

“我不答应。”徐若阳的态度非常明显,平时他什么都可以忍让,如今他也该是为自己争取了,不愿再做徐家的傀儡大少爷了。

众人皆惊,他们还以为徐若阳会像往日那样遵循徐明成的意思,不敢忤逆他,没想到……

“若阳,你说什么!”

“父亲大人,这门亲事孩儿没办法结了。”

“为什么?”朱英有些心慌了,之前她还那么不屑嫁给他,他也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没想到这次居然当着众人的面给拒绝了?难不成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不成?

“朱小姐对不住了,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什么?”

听了这话,期待这门亲事能成的人皆皱起眉头,朱英和徐若雪直接把目光转到幻桃身上,直指她道:“大哥,你该不会是爱上这个贱婢吧?”

“是!”徐若阳毫不隐瞒地承认了。

“徐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方才朱老爷也是捏一把冷汗,听到他的理由之后便松了口气,先下手为强质问徐明成。徐明成虽然知道他们主仆之间的感情深厚,但没想到会深到这个地步,连连说道:“朱兄息怒,一定是那贱婢诱。惑了若阳,自古以来儿女婚姻大事都是父母说得算,请朱兄放心,咱们另挑选个良辰吉日就把这门亲事给结了。”

父子俩当场又起了争执,胡氏直接起身打了幻桃一巴掌,“一个小小的贱婢居然敢做出勾。引自己主子这等无耻的勾当,还是有亲事在身的主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娘不要跟她废话,直接拉出去浸猪笼得了。”母女俩一唱一和的,真不知道她们极力撮合徐若阳和朱英俩人可以拿到什么好处。

幻桃压根就不想理她们,她能不能跟公子在一起压根就不需要经过他们的同意,反正萧铭肯定是同意的。

看到幻桃挨了打,徐若阳的情绪波动得有些大,甚至犯病了,抱着双臂,脸上开始变白,甚至结霜,离他一步之远都可以感受到寒气逼人的冷。

幻桃惊呼了声“公子”,赶紧把徐若阳给搀扶回屋子,还是在无人的情况下,直接施法瞬间回到屋子去,将人扶到**去躺好,回头看了眼紧闭的门窗便开始施法压制住他体内的寒气。

双掌悬在他的胸口上,掌心泛着淡淡的白光,一手慢慢地朝上移动,一手慢慢地朝下移动。

直到他的脸色渐变红润,而她的脸色渐变苍白才停下来,额头直冒虚汗。不知为何,最近公子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每一次犯病她都会朝他体内输送法力,次数多了,消耗也就多了。

有些虚弱地坐在床边,擦了擦额头上的细珠,无比担心地看着她的公子,萧铭的回阳辟寒丹还没有练成,长期以来一直找不到那株仙草,所以一早就改变了计划,自己做解药,可到头来也是缺少一个极阳之物做药引子。

萧铭毕竟只是凡人,能力有限。她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做到,就算耗尽她几百年的修为又如何?

徐若阳一直沉睡到第二天。期间,一律想要见他的人都被她给拦在门外不让进,敢硬闯的话她绝对不会客气的,她会功夫他们是清楚的,不想挨打就不要这么做。

与此同时,杉萝从朱家要到消息之后便偷偷溜走,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给幻桃他们通风报信,就在她准备从后院离开时,一个丫鬟直指她大喊道:“就是她偷了衣服。”然后一群拿棍棒的家丁们就冲出来把她给团团围住了,杉萝下意识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脸,直在内心深处唉声叹气着:哎呀,我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怎么一点女主光环都没有??偷件衣服都被人给发现,这下该如何是好?

“不要把她给放走了,偷偷进朱家肯定有鬼,抓起来给老爷审问。”

“你、你们可别过来啊,我可是有十八般武艺在身啊……啊……不要打脸好不好……”杉萝看到他们来势汹汹大叫着直接蹲在地上抱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剑漱漱两下飞了进来,用剑柄将这些家丁一一都打倒在地却没有伤人性命,杉萝听到他们的惨叫声以及面前漂浮着一把长剑不由得一怔。

“喂,你还不准备离开吗?”

杉萝顺着这道声音看过去,只见张道陵双手抱胸站在树枝上居高临下的把她看着,丢人哪,居然被他给救了。算了算了,眼下逃命要紧了,然后按照他的指示,双手握住剑柄。

下一秒!人直接被拽走了,只留下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