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64章 杉萝的心意

第64章 杉萝的心意

凤生一被红线给束缚住,杉萝的身体便可以自由行动了,赶紧跑到月和仙君身后去,让她的boss赶紧把这头蠢猪给收了,随随便便烤个。乳。猪她是没有意见!!

“小萝,如果他有悔过之心,我们就把他给放了。”

“好哟,一切都听仙君的。”

“哼,想杀我?开什么玩笑!”凤生一个用力,他的身子便开始膨胀起来,最后“啊”了一声,红线全都散落一地。紧接着施法将杉萝给抢了过来,杉萝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飞去,手疾眼快地抓住仙君的袖袍,死死地抓住不放,“啊啊啊啊仙君,快点救我啊。”

“你不放手我怎么救你?”

“不行啊,我一放手就飞走了。”杉萝可不想被那猪头给亲了,她的初吻可是要留给仙君的,实在不行只能这样做了,死就死吧!!想到这里,杉萝一手攀上仙君的脖子勾住,用力一拉,用自己的唇覆盖在仙君的唇上。

下一秒!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这一个吻仿佛一个世纪般长!

千里眼一双眼睛瞪得老长!!!顺风耳好奇地问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可他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凤生也都看呆了,下意识收住法术,叫杉萝的身子慢慢地落下,这才把自己的唇从仙君的唇上拿开,落了地站住了脚,脸红得跟什么似的,抬头看到仙君已经华丽丽地石化了,“仙君,你振作点啊!我……我只是不想把我的初吻献给……”

“哈哈哈哈……”凤生在后面已经笑成猪了。

“你有孩子吗?”杉萝笑弯了眼眸问道。

“没啊。”

“那你不想要了吗?”杉萝说着,脸色一变,抬脚就往他的命。根子招呼过去,叫他夹着腿疼得哇哇大叫,疼得面目狰狞。

那边月和仙君低着头,眼部呈现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任何表情,袖袍下的双拳紧紧地握住,发出咯咯的声响,“不可饶恕!”杉萝的心咯噔了下,看到仙君的神情有些可怕,顿时有些害怕了。

“是啊!实在是不可饶恕,哎哟喂……”凤生夹着腿又是蹦的又是跳的,下手也太狠了!

“仙君我……我……其实我……”

还没等她把话说出口,一簇火直接从她身边飞过,直直地打在凤生身上,凤生看到身上着火了一跳三丈高,赶紧扑灭,不解地怒吼道:“你能不能瞄准打?偏得也太离谱了。”

“何止要打你,还要杀了你!”月和低吼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留下杉萝一脸茫然,啊咧?

凤生在前面卖力地跑,月和在后面狂追,一边追一边丢火球,月和觉得这一切如果不是他引起的,小萝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所以他绝对不可饶恕!!

啊啊啊啊啊!!!惨啦惨啦!!!凤生屁。股着了火,疯了似的到处乱窜,使劲地拍屁股灭火,这边刚灭完,那边又着起来了,简直忙得不亦乐乎。最后脚下不知道踩中什么,身子直接向前倾去,向杉萝扑了过去。

月和瞬间刹住了步伐,一脸黑线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二人。杉萝双眼瞪得老大了,因为她被扑倒的同时,嘴。巴还!被!亲!上!了!而凤生的那个猪头脸就如他所说的一样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失了,放大在她眼前的是一张帅气的面孔。

可惜了!时间不对,场合不对!否则她一定会赏心悦目的多看几眼的。

凤生赶紧坐起来摸摸自己已经变回正常的脸,乐得跟什么似的,大笑道:“明明就有用,居然敢骗我!!哈哈哈哈!!哎呀!”笑着笑着就被人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吃疼地摸着胸口,感觉到两道黑影黑压压地压了下来,下意识抬眸一看,杉萝和月和俩人并肩站在他面前,表情要有多恐怖就有恐怖,“我就一个要求,别打脸!”

下一秒!杉萝和月和两人一起对凤生进行群殴,又是挥拳,又是脚踹的,“哎呀!哎呀!哎呀!”

“喂!你们打够了没?我好不容易不是猪头了又被你们给打成猪头!”凤生摸着鼻青脸肿的自己,疼得龇牙咧嘴,这两个人简直绝配了。话于至此又遭到一顿痛扁,把人打了一顿之后,心情才有所好转。

“呜呜呜呜……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凤生被扁得想升白旗求饶了,呜呜呜……脸好疼啊!全身都疼!

“知道错就行,赶紧给我家仙君道歉。”

“仙君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这个死丫头喜欢你很久了,刚刚她亲你,现在肯定在心里偷乐。”

“……”杉萝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不是吧,这个时候揭我的底??

月和仙君面无表情伸手,一手揪着杉萝的后衣领,一手揪住凤生的后衣领冲天而起。当二人回过神来时,已经在云霄之上了,而凤生在月和手中已经变回“哼哼”的模样了,挂在他手中睁大双眼眨巴眨巴。

手一放,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凤生直接从云霄之上掉了下去,看得叫杉萝直吞口水。

月和语重心长的面向杉萝道:“小萝,方才他说的都是真的?”

杉萝的心在打鼓,是不是她现在承认了,仙君就要把她从这里给推下去?虽然如此,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深呼吸了口气承认道:“是!”

“小萝,你知道的,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一个凡人的。”月和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似乎不愿意听到这样的答案,这不是他所希望的。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每个人都拥有喜欢他人的权利,所以仙君你没有办法阻止我去喜欢你。如果你想使什么手段来让我死了这条心,那我宁愿从这里跳下去。”杉萝说着,向后退了一步,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任由这冰冷的寒风打乱她的发丝,无情的拍打着她的脸颊,一双坚毅的目光把高高在上的他看着,她越落越下,而他却一直站在那云霄之上无动于衷,整个人如同掉入千年冰窖一样,心更是拔凉拔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