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76章 此仇不共戴天

第76章此仇不共戴天

月和看到雪姬还嫌祸闯得不够大,居然还想动手跟那些凡人计较,立马下凡去将她给带到山洞。雪姬一看到这个人就想起了他那日所警告她的话,他是月老!如果他同意他们在一起的话,兴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不听劝。如果你不跟盛斌宇在一起的话,这一切是不会发生的。”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你跟他今生注定有缘无份,别再痴心妄想了,如果你还要继续下去,后果会更严重。”月和觉得很无奈,他明明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有智商的人都能理解得过来,偏偏总有一些被爱冲昏了头的人就是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真想把这些人吊起来打一顿。

“我就不信你做不了什么!”雪姬浑身散发着寒气,将这周围的环境都给冰冻住!

于是,俩人直接山洞里打了起来!最终是雪姬落败而逃!

真正让他们的关系破裂的导火线还是盛斌宇出去找她没找到又回来才在小竹屋里看到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却看到他的父母皆倒在地上,赶紧冲上去,才发现他们都已经死了。

有些不敢置信,“爹,娘……”

雪晴也感到很伤心,蹲下来正想开口安慰一下他,却听到了心如刀割的话!!

“雪晴,就算我爹娘不答应我们在一起,你也不能杀了他们,他们是生我养我的父母啊,你怎敢……”

雪晴的身形一怔,她杀的?!!盛斌宇居然会这么认为!!!她怎么可能会杀了他的父母,她也是刚到这里,看到他们二老倒地不起,然后他就来了,想到这里,冷冷地站起身来道:“盛斌宇,我们好歹也相处了一段时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别人不相信我可以,但你不行,你这样会伤透我心的。”

“我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你都已经把那些人给杀了,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盛斌宇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

“你说什么!”雪晴伸手掐住他的脖颈,气得全身发抖,这些话语如同利剑一般插在她的心。

“你干脆也把我给杀了吧!”

“你!”雪晴手中的力度加重了些,可是她怎么可能下得了手,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吗?好!既然如此,那她便是,“你会后悔的!”

雪晴离开的时候,天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了,明明还是夏天,却下起了大雪。村民们都知道他们成功惹怒了那个妖女,所以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雪一下就下了三年,叫大莱村的村民们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些庄稼早就被冻死了,有的甚至因为这大雪而揭不开锅了。

地下井水就更别说了,早就被冰冻多年,钓个鱼还得在冰上开个口,总之日子那叫一个痛苦不堪啊。

有些人为了生计不得不进雪海去打点野味,可大多都是有去无回。

渐渐的,大家都把对雪女的恨转移到盛斌宇身上。当时他身边只有姚娇娇一人一直在默默地陪着他,支持着他和他一起度过难关。

“自打那次她走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盛斌宇说到这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杉萝听得很认真,有那么一瞬间在想是不是仙君在背后搞得鬼,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仙君肯定不会这么做的。想到这里,杉萝正准备说什么时,突然周围掀起了一阵大风,叫他们都雪花迷得睁不开眼了。

杉萝感觉到她的双脚正在离地,不禁翻了个白眼,我靠,还来!!!

等风雪停止之后,杉萝已经不见踪影了,段生忍不住“嘁”了一声,盛斌宇提议到山洞去找她要人!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到头来还是会再见的!

山洞中,杉萝双脚发软坐在地上环视四周的环境,说这里是个冰洞都不为过,所有一切都是用冰做的,所以这是到了那雪女的窝了吗?!

雪姬从身后来到她右侧,杉萝猛地一个右转,她又瞬间出现在她左侧了,还将她腰带上携带的玉佩给抢了过来,“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声音三分冷若冰霜,三分妖娆。

杉萝又左转,这才见到了雪姬的真面目,卧槽!这就是张远口中五官齐全的雪女嘛!!!真是脑袋秀逗了一点都不识货,此等大美人……唏嘘间看到自己的玉佩在她手中,可怜的惨叫着,“那是我的……”

难怪身体开始感到寒冷了。

“你先告诉我你跟这玉佩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即将成为情侣关系?!

不行啊!这雪女受过情伤,所以肯定不能在她面前秀恩爱啊!太残忍了!

月老庙的庙祝?!

也不行!万一她跟仙君有仇连累到我咋办?!

捡的?

还是不要吧,她一看又不傻,哪里那么好骗的!那只能如此了。

“请听我一一道来:本宝宝住在文井镇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谁知那臭月老,他蛮横不留情面,竟将我许配给隔壁王大爷。我爹爹跟王家来翻脸,反被他一棍来打扁,我娘亲骂他欺善民,反被他抓进王家院,强。奸了一百遍啊,一百遍!最后她悬梁自尽,遗恨人间……从此玉佩在身边,我铭记这仇不共戴天。”

噗哈哈哈……

此时此刻,凌霄宝殿之上,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玉帝忍不住笑了出声,其他仙臣也跟着哄堂一笑,唯有月和本人笑不出来,整张脸比包公的脸还要黑,见此玉帝笑着笑着就停了,其他仙臣也跟着鸦雀无声。

只听玉帝憋红了一张脸,一本正经道:“居然这样诬蔑我爱卿的名声,实在太过分。”

“是啊,太过分了……”其他仙臣跟着附和着。

“要不爱卿你下去处理一下?”

“谢玉帝。”月和的脸上一个大写的“冷”字,作揖了下,转身就离开凌霄宝殿了,众人觉得又有好戏看了,期待值蹭蹭地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