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92章 你缺爱吗?

第92章 你缺爱吗?

清源山势险峻雄伟,山上林木阴森,芳草碧绿,山顶云遮雾罩,有泉水百道,从烟霭中飞泻而出,下流成涧,泉水清冽,四季不竭,幽静绝寰。

虽然月老殿地处僻静,但还是会有香客到这里来上香的,虽然没有其他地方的多,杉萝依旧坐在桌子前为他们指点一二。

“碧儿,你在这里等我。”

“是小姐。”殿门口有个姑娘想要自己进殿上香,就把丫鬟碧儿留在门口自己提着篮子进去了,然后将供品一一拿出来放在供桌上,神情略显安静。

这个女子应该大不了她两岁吧,十六左右,穿着一袭蓝衣垂边薄纱裙,手臂挽着蓝色飘带,苗条的身材,弱质纤纤,容貌甚美,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

看着她对上香的程序很熟的样子,想必是这里的常客啊。

那女子似乎注意到有人在打量着她,侧头一看,发现并没有人在看她,看来是她多虑了。坐在桌前假装看书的杉萝暗暗松了口气,差一点哪!!

没多久,那个姑娘就走了,不过倒是把贡品留在这里。杉萝看着那一桌子的贡品觉得那女子眉宇间都是满满不开心,兴许是发生了情感上的事,所以才会来月老殿上香来着,仙君一定知道怎么回事的。

杉萝看到吃饭的时间到了,便过去膳食堂用膳。那个大个子说得一点都没有错,这里的伙食的确很好。不过正和两位师兄吃得开心时,那个侯子华居然来和他们同桌了,还说了一个非常扫兴的话,“我们这边都有一个规矩。”

“你们这边的规矩还会少?”杉萝直接脱口而出,然后后悔的闭上嘴,乖乖低头吃饭。

“如果想吃好的每月都得上交伙食费,这钱呢就得从你们功德箱里的钱扣,不过据我所知,你们三位功德箱里的钱不够交伙食费啊。”

“……那正常伙食是怎样的?”杉萝弱弱地问道,不会不交伙食费就不给吃吧?

“只有素菜没有荤。”

段生和张远都觉得没有问题啊,修道之人就不应该吃荤。杉萝更没有问题,功德箱的钱她另有打算,实在不想用在吃这上面,有得吃就行了。侯子华见这个问题并没有把他们仨个给唬住,只好悻悻地走了,不愧是从小镇来的,果然吃得了苦啊。

虽然如此,杉萝觉得还是得帮月老殿赚些钱,只要她能把客源都往第二路上吸引过来,就能让阎王殿和土地殿一起赚钱了,这个绝对难不倒她的!!

用了膳之后,杉萝三人并没有要午休的打算,而是跟着两位师兄一起去了藏经阁抄经书去,她没有手速就应该比别人多勤奋一点。

进藏经阁时还得签上自己的大名拿令牌才能进去。看守藏经阁是位老头子,别人都叫他桑老,似乎姓桑。

“老头儿,你们这里经书可以拓印吗?”

“不可以!”

“你看我的字这能看嘛!!”杉萝指着自己的签名,简直就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完全不能见人,不依不饶的撒娇道:“帮帮我呗。”

“赶紧进去吧!”桑老不卑不亢的,对于杉萝的撒娇一点都不为之动容。

杉萝嘁了一声,走进去又走出来,双手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老头儿你缺爱吗?我月老那的,我可以为你的姻缘指点一二噢。”

“我有老伴!”

“桑师兄,我听说师嫂一直还未怀上,这不在注生娘娘那给您求了一道送子符,希望对你们有用。”杉萝还想说什么时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长孙灵给打断了,只见她说着双手就递上一道符纸,重点是桑老头居然接受了!!!想要帮她拓印一份经书,却被她给委婉拒绝了,“多谢桑师兄的好意,不过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得到好处的,只是真心真意想要帮桑师兄的,况且侯师兄说了,必须要自己手抄经书的,那师兄小萝我先进去了。”

待她进去之后,桑老头一脸呵呵哒的把杉萝看着,叫她一脸无语得狠,又被长孙灵无形地踹了一脚,快踹出内伤来了,气急败坏的转身进去。贿赂失败,她只好乖乖地坐下来手抄经书了,现在唯一希望这里的宣纸不用自己花钱买!

“师妹,等我写完了帮你再写一份。”张远热情地说着,这个忙他非常乐意帮忙的,杉萝也非常乐意的点头,就是有一道扫兴的声音幽幽地从书架那里传来,“师兄说了,得自己手抄经书。”

三人一起循声看去,只见侯子华就站在书架前看书,因为书挡住了他的脸所以才没及时的认出来。

一认出来连连起身行了个揖礼,杉萝真想掀桌,怎么到哪儿都能看到他跟长孙灵呢?这货是不是喜欢上人家长孙灵了?所以她到哪他也跟着到哪儿?

侯子华拿着本经书悠哉得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嬉皮笑脸道:“你们写你们的,我看我的。”

三人就算不乐意也不好意思赶啊,只好低头写自己的,杉萝才刚提笔认真的写了三个字,清静经。就把他给笑得脸都红了,“见过写字难看的,没见过写字这么难看的。”

还好杉萝的心理承受能力非常强大,无奈地叹了声气道:“哎,家中爹娘一向重男轻女,只愿让哥哥去读书,不让我去读书,我只好自学认字,我好惨啊……”说着杉萝就哭得非常的大声,叫侯子华一怔,有些手慌脚乱了,“杉师妹你别、别哭啊……你爹娘不给你学你在这里学就行了,字难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好惨啊……”

侯子华见杉萝还在哭,越哭越大声,便看了段生张远一眼,他们各自低头抄写经书当做没看见一样,让他自己哄去,谁让他有事没事都来奚落他们一番的?

侯子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逃也似的离开藏经阁了。他前脚一离开,杉萝就不哭了,随手把眼泪一擦,冷哼一声地开始有模有样的写字。

对面的长孙灵一直嘴角含笑的把杉萝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