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94章 魔鬼训练

第94章 魔鬼训练

杉萝目测不了这一圈有多么的长,反正她连跑八百米都是累得要死要活的。第一圈的时候,勉强还能跟着他们跑,可是第二圈就开始落后了,汗珠一滴滴的从额头流下来,擦不完的。

第三圈就更别说了,几乎是用走的了,累成狗,吐着舌。头说:“不行了,我不行了。”

“小萝,你别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你就更不想跑了。”长孙灵慢慢减速等她道,她居然还有力气跟她说话,她连回答她的力气都没了。

“啊!月和仙君来了。”

“什么?!!”也不知道是谁来了这么一句,叫杉萝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向前卖力跑着,一下子就超过他们一大段的距离了。

就这样居然把五圈都给跑下来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大喘粗气,虽然不能马上就坐,可是她两腿发软得站不住了。这活脱脱的就是一场长途马拉松。

足足花去了一个时辰,叫侯子华相当的不满意,虽然那个时候他们训练体力不是从跑步开始的,但这种事他是不会告诉他们的,免得引起公愤。

随后杉萝才知道被长孙灵给耍了,只是她怎么知道……

“灵儿,你怎么会突然喊月和仙君?”等气喘匀了之后,杉萝便问坐在一旁休息,凸起的胸。脯一上一下的长孙灵,不像她一点料都没有。

“呵呵,我也只是猜的,没想到对你真的有管用呢。”长孙灵捂嘴一笑道。

“这样啊……”杉萝才不信她是随便猜的,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哼哼就在山顶上,回去问问他看看知不知道些事情。

到了山顶,侯子华非常有人性的让他们休息一会儿,杉萝偷偷招呼哼哼到她身边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的小蹄子跑得还挺快的,“找我有什么事啊?”

虽然才来了这么几天,但是三清观的弟子都知道这只猪是月和仙君的。宠。物,当然得说是他的,这样他们才不会亏待他。哼哼也是为了有好吃的才勉为其难的同意对外这么说。所以现在他可以不用交伙食费也能吃得很好。

“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杉萝把哼哼抱在怀里小声地问道。

“是那个臭月老把你给抱回来的。”

抱回来的!!!杉萝一惊一乍的捂嘴,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又继续问道:“那被长孙灵给看到了吗?”

“嗯!”哼哼觉得杉萝有时候很笨有时候又出奇的聪明,虽然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道:“你自己要小心点那个长孙灵,这个丫头心思挺多的。”

“小子你终于开窍了,所以你以后也离她远点。”杉萝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不过回想过来,到底还是让仙君见到了长孙灵,还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长孙灵一定会觉得她跟仙君有什么关系,也希望她不要动什么歪念,这样的话她们还不用撕破脸,毕竟住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简短的对话之后又是一番新的训练开始了,五圈跑完就是扎马步了,头上还得举着一盆水。侯子华围着他们走了一圈又一圈这才道:“因为你们的时间不多,所以你们的午休和晚饭过后的自由时间都要拿来加强训练。”

“什么!!!”连这点自由时间都要剥夺吗?!!

“杉师妹,你有什么意见吗?”

“有!很大的意见!师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庙祝,不需要认真到这个地步吧?”杉萝再也沉默不住了,她要抗议,凭什么啊!!她只是个文科生啊,为什么要进行魔鬼训练。

“因为呢这个世界是靠武力说话,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有没有听过啊?”侯子华一边说着,一边往她头顶上举的水盆加水,我忍!只听他继续说道:“你家神明大人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月老,但就是因为仙术厉害,所以就算他拆散了很多妖啊魔啊鬼啊仙啊那些一对对有情。人都没事,因为他们都打不过他,不服只能憋着,所以杉师妹你明白了吗?”

“……可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庙祝啊,我又不是月老,那些妖啊魔啊鬼啊仙啊想要姻缘也不会来找我啊,肯定是直接去找我家神明大人啊。”杉萝一副“你个白痴”的表情把侯子华看着,叫他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你们四个先去休息。”侯子华让除了杉萝以外其余四人到石阶上坐着休息,他要好好的培训一下她,其他四人的资质都不错,只要稍微加强一下训练就可以了,除了这个资质特别差,还话多的死丫头。

“师兄你经常在夜里的时候有没有曾何时觉得空虚寂寞?”杉萝觉得自己死到临头了,一脸正色的问道。

“有啊,关你什么事?”

“这是典型缺爱的现象!!你该找个女朋友了,这个忙我很乐意帮你的哟。”

“ho?你刚刚还说要姻缘找月和仙君,找你没用,现在又这么说。”

“笨!试问谁能比我更接近月和仙君呢?!”

“师妹说得有道理啊,不过你好像还不怎么清楚咱们三清观的规矩啊,我们要戒贪、戒嗔、戒情的。”

“师兄,你说得没错,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如果没点武艺傍身,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从三清观走出去的弟子了。”杉萝一脸肃穆的肯定道,叫侯子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下不为例啊。”

结果几天下来,侯子华给他们测试了不同的体能训练,其他人都可以过关,唯独杉萝!!对于她,侯子华给的评价是“基础差的惊人”!!

在拖着疲乏的身体准备去膳食堂吃饭时,有三个素未谋面的师姐把她给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堵上不让走,其中为首的是三清观女弟子们的女老大名叫樊君荔,也是三清殿的。

杉萝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看她们来势汹汹的,她不记得几曾何时惹到她,这几天不是训练体能就是在月老殿练书法的说。

“喂,新来的。”

“啊?”

“你就是那个基础差的惊人的新人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个人的确是我,敢问三位师姐有什么……”杉萝的话语还没说完,樊君荔一记拳头打在她耳旁,叫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