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96章 哀嚎连连

第96章 哀嚎连连

原本嘈杂的膳食堂因为这一巴掌都安静下来了,侯子华觉得事情惹大了,走了个大师兄却来了位神明!!是哪个混蛋去把月和仙君给请下来的?!!只见杉萝坐在地上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发呆,久久回不过神来。

“喂,这事都是我一个人惹出来的,你不要责怪小萝。”哼哼一说完直接挨了月和一掌,重重摔在墙上,硬是吐出一口鲜血来。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匍匐在地。

杉萝跑到哼哼身边来,红了眼眶道:“仙君,你不要伤哼哼,不是我们的错,是师兄们先挑起的。”

月和冷着一张脸不再看他们,转过身问这里的大师兄侯平在哪里,三清观一向没有观主,只有一个大师兄在管着一群各殿的师弟师妹。如今膳食堂出了这样的事,那那位大师兄在哪里?

“回仙君,大师兄有事下山去了,不在期间由侯师兄接管。”跪在地上一群人,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叫侯子华想去死一死,这下完了,月和仙君啊,他跟三清殿的太上老君熟得不行了。

侯子华自觉地挺起腰杆子,弱弱地把手举着,特别怕月和仙君对他也来一掌,到时候可不是吐血这么轻了,他可是凡胎肉体啊,“回仙君,弟子便是侯子华。”

“哼,你也在场?那你应该知道事情的经过,自己看着办吧。”月和冷笑一声,化作一道流光上天去了。

领罚堂。

侯子华乖乖的自己趴在长凳上,欲哭无泪道:“开始打吧。”

“师兄,真的要打吗?”领罚堂的弟子都下不去手了。

“打,不打不行啊。”侯子华无奈地感叹着,“就打个二十杖吧,认真点啊。”

他本人得带头领罚,然后才能罚其他看热闹没有出手阻止的弟子以及闹事的弟子,每人都来个二十杖吧,至于那是个新来的就算了,要不是因为他,杉师妹也不会被打,这下可好了,千万别让我逮到那个把月和仙君给请下来的人,否则要他好看!!

一杖下去叫侯子华忍不住叫了出来,“啊!!”

杉萝不敢回月老殿了,直接在回廊上坐着叹气,看着她的脸颊五指鲜明,哼哼顿时感到很内疚,对于她第一时间到自己身边来还是有些感动的,“那个臭月老他还真下得了手。”伸手摸了下她那火。辣辣的脸颊,叫她瑟缩了下,“疼,别碰。”

“到底是谁把仙君给请下来的?”段生甩了甩吃疼的肩膀,有些不解,按道理他不可能会知道这些事,除非他无聊得天天在关注三清观的一举一动。

杉萝也觉得奇怪,一定是有人去月老殿说了这里的事,才让仙君这么及时的看到自己拿着木棍棒打师兄,居然被仙君给看到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一定对自己很失望吧!!半个月都没到就打起架来了!!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烦躁起来,看到他们每个人都有伤在身,一人拍一下背叫他们疼得龇牙咧嘴,身上明显有外伤,“不要坐在这里了,去上药吧。”

药堂里聚集了好多去领罚堂领罚的师兄们,叫他们看得都有些目瞪口呆了,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就连侯子华本人也是,躺在**一动不动个的哀嚎着,正让药堂的弟子上药呢。

一看到杉萝师妹来了,一个个都赶紧把裤子给穿起来。

杉萝面无表情的无视掉他们,让手上这三位把衣服都脱了,她帮忙上药,一个个都不好意思起来了,扭扭捏捏的就是想自己上药。这么多人看着哪里好意思啊?

“姐姐我可是看过不少男人的身子,不要害羞嘛,脱吧脱吧。”杉萝一边找药堂的师兄拿药一边说道。

三人只好光着膀子让她帮忙上药,杉萝下手可不轻啊,完全是把被仙君打了一巴掌的仇给记在这上面了,“你明明就是只猪还要装成自己是个人,人家说你吃猪食不能想想怎么反驳嘛,天天就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

哼哼很难得的没有反驳她!!!

侯子华看到她一身怒气,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上去招惹她比较好,可又觉得应该道个歉,如果他及时阻止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那个师妹……”

杉萝无视。

“对于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起!”侯子华在她身后来一个九十度鞠躬,哼哼嗤之以鼻道:“有种给老子跪下来道歉啊!!”

杉萝拍打了下他的背,让他不要多嘴,人家是在跟她道歉便冷嘲热讽的回应道:“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师妹我可承受不起啊。”

“承受得起,承受得起,师妹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师兄这次吧。”

“原谅你不是不可以,不过师兄你得帮我把那个请仙君下来的人给揪出来才行。”

“这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害得我挨了二十板子。”侯子华咬牙切齿道,杉萝很满意地把头点着,又趁机开条件,“我被仙君打了一巴掌,最近的心情都会很不好,会影响每天的训练的,该怎么办才好呢?”

“懂的懂的,我会改变训练的法子的,不会让师妹那么累。”

“那就谢谢师兄了,不过那件事要私底下调查,不要宣扬,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这下杉萝的心情舒坦了许多了。

从药堂出来之后,四人便回上清宫去了,杉萝让哼哼先进去睡,她要在院子里坐一会儿发发呆。虽然以前也见过仙君生气的样子,可这次眼神比较可怕,明天该如何面对仙君呢。

就在杉萝感到有些烦躁时,一道流光从天而降在她身后现身,察觉到什么似的,慢慢转过身一看,看到仙君面无表情的站在数步之外,居然闹起了小脾气,把脸一别不去看他,“仙君你又想来打我吗?”

月和冷哼一声,信步至她身边坐了下来,从袖袍里拿出一瓶珐琅瓷的药瓶放在桌子上道:“要不是我,你以为这事会不了了之?”

什么意思?杉萝有些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