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06章 京都风云3

第106章 京都风云3

哼哼一到晚上的时候,就找一些寂寞难耐的女妖怪来让廉坤那家伙,足足三个晚上。每天见到廉坤时,他的面容一天比一天消瘦,唇都脱皮了,狂喝水。

只是他人都这样了,还想再继续。一直以为他是跟哼哼那啥那啥,所以觉得他好厉害,好风s啊,他喜欢他喜欢实则是被一群妖怪给伺候着那啥那啥。

不想活了打算精尽人亡吗哼哼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把你给neng死了我还得遭殃。

廉坤的妻妾们倒是个明事理的,成群结伴的来劝廉坤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了,都成这副德行了还怎么迎娶新娘子然后都怪罪起哼哼了,都把话说得非常的难堪,想来是想把她赶走。

哼哼自然是不能这么快就离开的,来这里做这么多事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阻止廉坤的婚事举行不下去吧。想到这里,捧着胸。前一对软绵绵的玩意儿,扭了下腰肢后,直接跪倒在廉坤脚下娇滴滴地哭了起来,“大人,这是不要奴家了”

“谁说的谁说的”

“大夫人说的”哼哼手捏兰花指指着大夫人,害她挨了廉坤一巴掌,哭着跑出正厅。其他小妾都不敢多管闲事了,在这个家一向是廉坤说得算,而且对于他喜新厌旧这个毛病已经习惯了,要是为了这样的一件事落得吃力不讨好的下场,那就不值了。

等她们都告退了之后,哼哼这才撒娇着,“大人,是奴家伺候你伺候得不够好吗为什么你还要娶别人的女子是不是那人家的女子长得比奴家好看,长得比奴家美呢”在内心深处,哼哼是拒绝这样说话的。

“没没有的事那姑娘与你年纪相仿,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伺候老爷我啊哈哈哈哈”廉坤厚颜无耻地说着,还捏了一把他的p。股。如果还不能离开这里的话,他迟早会忍不住杀了这个家伙的杉萝总以为这世界他最色了,实际上她是没见过比他更色、更禽兽的人最重要的是还没颜值,那可就是在犯罪啊。

楚家那边,对于楚辛琪身边在这个时候突然多了个丫鬟,楚伦表示有所疑惑。众所周知他是出了名的吝啬鬼,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她家仙君都比他大方得多了。

楚伦一个早上都在问楚辛琪她这个新来丫鬟的事,“花了多少钱给人家葬父的”“卖身的契约签了没”听得楚辛琪都快被气死了,她嫁出去的那些聘金、聘礼还不够塞他的嘴。巴吗直接带着两个丫鬟转身回房去。

楚伦觉得她身边有一个丫鬟伺候着就已经很不错了,居然敢擅自做主从外面自己买回来一个丫鬟,想到这里眉宇间皱成一个川字,难不成那个小妮子又在搞什么鬼不行我得提防着点,那个小妮子已经越来越不信任我了,万一这个节骨眼上给我跑了可咋办略微思忖了下,便派心腹去盯着那对主仆的一举一动,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一定要回来告诉他。

廉坤正在屋子里想要做锄禾日当午那种羞耻的事,哼哼有些不耐烦的把他一脚给踹开,开门想要出去,结果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黑衣人,那双冷清的目光早已将她是女子的身份给出卖了,还没来得及往下打量一番时,眸子闪过一道刀光剑影。

哼哼暗叫不妙,这是要杀人灭口啊身形一闪,一手擒住了对方的手腕冷哼一声道:“姑娘,刀剑无眼啊,好好耍。”说着,就把对方的手腕一带,叫泛着寒光的长剑朝她的脖子扫去,回过神来时,她的剑已经在她的脖子上了,冰凉的剑身微微陷入r里,叫她眉头不由得一皱,好快的伸手,都来不及躲了。

哼哼冷哼一声,他只调。戏女人,不杀女人。想到这里,伸出另外一只手摘下她的面纱,脸上不施胭脂水粉却显得格外的清秀,十八。九岁的年纪,穿上一身黑衣略显飒爽英姿的风范,只可惜了那双眼睛一点感情都没有,活脱脱就是一个杀人工具。

司紫看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眉头一皱,空出一掌迎了出去,可凡人的功夫,哼哼压根就不想放在眼里,略微施法就叫对方动弹不得了。

廉坤都惊呆了,那个女人居然会武功,这个黑衣女子又是谁脑子一抽大喊道“抓刺客啊”“抓刺客啊”,哼哼暗叫不好,直接逃了。他一离开,司紫便可以动弹了。

恨恨地看了那女人远去的方向,钻进屋子里并关上屋门开始办正事。

为了夜长梦多,楚伦不得不去县衙一趟。正遇到廉坤收了有钱人的银子定了穷人家的罪一事,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他这样的事迹在临泰县早就出了名了。这里山高皇帝远,老百姓也是有冤没地方喊啊正是因为如此,楚伦才觉得和他联姻是件好事,实在不想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哎呀,你怎么又来了”廉坤一看到楚伦就烦,他这里都一团乱了,哪还有心思去娶他女儿啊

“为什么不能如期举行”楚伦表示不解,虽然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还是忍不住一问。

廉坤把他拉到一旁小声道:“嘉陵来人了,事关重大,我们做亲家的事也只能先搁着。”他可不想为了娶个女人乌纱帽都被摘了,这样可不划算啊

廉坤都把话说白了,如果他还在这里执拗只会让他觉得烦,万一改变主意就完了。所以只好先回去,让他先忙正事,什么时候成亲家都是可以的。

由于和王爷党都还不知道临泰县上哪位姑娘是公主,所以那边已经联系上廉坤,让他把十六年前出生的女娃都找出来一一盘查,到了现在也就才十六岁,只要把十六岁的姑娘都找出来就行了,一个都不能放过。

楚伦觉得这事都聚集在一起未免也太巧了,心里越想越觉得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