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14章 有缘无分

第114章 有缘无分

结束和黑白无常的通话之后,杉萝建议到关押她的那个小屋去看看,那边怨气非常重,要是楚伦成了一方恶鬼还得了,肯定会回来找她报仇的。

为了夜长梦多,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

段生直接御剑带着杉萝和哼哼过去那小屋一趟,结果什么都没看到,方圆百里一个鬼都没有,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没有办法,他们只好先行回三清观再想办法。

崔判官他们一定不会叫楚伦那厮在外面狂。野太久的!!

三人回到清源山上的三清观时,樊君荔居然还来亲自迎接他们,他们一落地就朝杉萝快步走来并将她强制给拉走了。杉萝任由她把自己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去谈话。

“师妹,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啦师姐?是不是和猴子师兄有进一步发展了?”杉萝坏坏地说道,掐指一算,他们俩一看就是很配的一对,肯定会成功的。

“你走了之后,子华他的确经常来找我,不得不说你这个法子还真是管用,只可惜好景不长啊,我们走得太近了引起大师兄的注意力。后来大师兄把他找过去谈话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跑来跟我说要断了这不该有的念想,还说什么他一向玩心大,这次却玩得有些过火了,就怕再继续下去会没办法收场,所以打算点到为止。”说到这里时,樊君荔已经说不下去了,“什么叫不该有的念想?什么叫玩心大?师妹你说他这样说是不是很过分?难道他们这段时日都只是玩玩的?”

樊君荔再也撑不住掩面痛哭了起来,“我几次跑去找他要解释,可是他都以潜心修炼不能被打扰拒绝跟我见面,大师兄更因为我的胡闹而威胁我,说我要是再这样不守门规就要将我赶下山去。”

听到这里,杉萝也是很无奈啊,这分明就是大师兄跟猴子师兄说了什么,才让他态度如此坚决,不禁说道:“师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猴子师兄他在你和修仙之间选择了后者。”

在感情方面,受伤害的往往是女人。不论男人平时多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一到紧要关头他们比谁都更理智。

杉萝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上清宫,整个人直接倒在**,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樊君荔给劝不哭的。不行!还是得去见见猴子师兄才行,说不定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这是她惹出来的姻缘乱,得负责任一点做到有头有尾才行。

杉萝换回道服之后,便到三清殿去找猴子师兄,从其他师兄口中得知他正在后山修炼,便又赶到后山去。这个地方还真是修炼的好场所啊,她也喜欢在这里,特别是跟仙君在一起练剑的时候。

“猴子师兄!!”杉萝在不远处向侯子华挥着手,只见侯子华正坐在一块岩石上盘腿打坐,一看到她来了便停止打坐道:“师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

“够意思,刚回来就到这里来看师兄我,是不是太想我了?”侯子华不改往日的不羁,这才叫气人哪,男人说放下就放下,可苦了女人。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一回来就听说了你和樊师姐的事。”杉萝不客气地往岩石上盘腿一坐,和他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准备来个开门见山的一场谈话。

一听到她是为了樊君荔的事而来,一个川字便出现在他的眉宇间,“该说的我都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师妹你也不要再管这件事了,就让这件事就这样结束吧。”

“师兄,我也不是来逼你的,只是想先听听你的想法,再去劝劝樊师姐,毕竟大家都是一个观里的,这抬头不见低头还要见呢,关系不好弄僵啊,而且这里面还有我的缘故,我也会过意不去的。”她也不想的好嘛,要是这件事被仙君给知道了,一定会被教训的,她现在还只是一枚铜钱的庙祝,连经验都没有居然敢乱点起鸳鸯了,仙君不气才怪。

侯子华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和她说说了。杉萝让他不要有任何的隐瞒,放心的说,她也会斟酌一番再去劝樊君荔的。

“我娘在生下我没多久就去世了,而我爹为了抚养我和大哥不惜出远门打工,没多久就传来他去世的噩耗……”杉萝只是想了解他和樊君荔之间的事,没想到让他有顾虑的还是以前的家境以及修道的初衷。

侯子华的父母去世之后就只剩下他们兄弟俩相依为命,不对!准确的说他是他大哥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爹去世的那年大哥才十二岁,他才两岁。

家中没了依靠后,侯平便出去找点零工做,上工期间都把他寄放在邻居家,下工之后才会回来接他。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已经够惨了,没想到一场高烧花光了侯平辛辛苦苦赚来的积蓄,还在外面欠了不少钱,把房子卖了还债。最后不得不到街上去乞讨,为了生活,他们偷鸡摸狗的事都做过,还挨了打。

然后在侯子华十二岁的时候,他们受一高人指点上了山去学道。从此三清观便是他们的家,而他们发誓要潜心修炼做个有用的人,从此不为穷困而潦倒。

如今他却因为一丝儿女私情而忘了当初到这里来的初衷着实叫大师兄侯平相当失望,“一日为兄终身为父,我的这条命是大哥给我的,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不想让他失望,只能选择对不起君荔了。”侯子华顿了顿继续说道:“如今我已经有三枚铜钱了,只需要再多多努力这第四枚铜钱就唾手可得了,我实在不敢去想象离开这里回到凡间之后我能做什么,我没有勇气去赌一把,我怕我会后悔。”看到侯子华抱着脑袋痛苦万分的样子,杉萝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施以宽慰道:“师兄,其实你不必这么懊恼的,人生在世颇多无奈,如果事事都能顺心的话,那生活中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们去珍惜的,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只是既然你选了这一条路,那未来无论出现什么状况,你就算跪也要跪着走完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