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18章 独自面对

第118章 独自面对

张远被一番动静给吵醒了,揉着惺忪的眼到殿外一看,发现隔壁有人在斗法,赶紧冲过去看看,这才看到侯子华和罗思雨正在对付解丹凤,似乎明白了什么事。

侯子华一看到他来了,赶紧喊他去找段生!!对于这样的鬼物是段生比较擅长的!!他们可不擅长!!

张远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段生,猜到他一定在阎王殿,撒腿就跑。

结果一到阎王殿看到段生被一女鬼给压。在地上,姿势有那么一丢丢的暧昧,连连说道:“师兄,解师姐被上身了,侯师兄和罗师姐正在对付她,要你过去。”

“我正忙着呢!”他自己手上还有一个没解决呢!!

张远“噢”了一声,跑过去跟他们说他正在忙着对付一个女鬼呢!!

“那你去要几张符纸过来。”

张远“噢”了一声,跑到阎王殿要了几张符纸,看他没有空拿,只好自己动手操起一个盆栽狠狠地往女鬼的脑袋上砸去。

流星直接一个白眼晕了过去!!吓得张远直把清静经挂在嘴上。

段生觉得得救了,大喘粗气。方才他的喉咙被扼住了,对方要将黑气吐进他嘴里,好在张远动手得及时。

“快快快,符纸!”

段生赶紧拿了一沓符纸给他,谁料那边流星很快就醒来了,白绫一出,勒住他们的脖子慢慢提了起来,窒息感一下子扑面而来。段生在手心划出一道口子在白绫上摩。擦着,然后决了个口诀把黄符在白绫在一拍,哗啦一下,燃烧了起来!

段生得到落地的机会之后,桃木剑在手扬手一劈救了张远,张远一落地赶紧退到一旁去。

方才本来是无心伤害流星的,可现在不得不动真格了!举起桃木剑冲了过去,流星一个空手接木剑,两手滋滋滋的冒烟,疼得连连后退。猛地一个转身,两条白绫从她的袖子里飞了出来。

段生一边后退一边刷刷刷的将白绫切成碎片,脚下步伐一顿,将桃木剑抛掷半空之中,双手快速掐着指,决了个口诀之后,那把桃木剑便绕着他周围转了一圈直向流星攻击而去!

流星不停地躲着那把烦人的桃木剑,每在她身上划一剑,皮肤不是流血而是冒出黑气来。

最后以一道血符打在她脸上,叫她倒地不起!!

“这下是真晕了吧?”张远小心翼翼地上前用脚碰了下她的手,没动静,便放心了。只见她的脸上印着一道血符,段生说只要那道血符还在她就动不了,“走吧!过去那边看看!”

等过去上清宫的时候,看到现场一团乱!侯子华和罗思雨压根就靠近不了解丹凤,且杉萝还受了伤,第一时间跑去看她,“大师兄,她怎么了?”

“黑气进了她体内,我正帮她逼出来,你快去帮忙。”侯平皱着眉头,看到她的伤口都黑化了,赶紧加把劲。

见此,段生卷了张符纸让她含在口中,希望能有所帮助,然后便去帮他们对付解丹凤了。只见解丹凤正被他们困在剑盾里,两个人的剑盾并不能坚持多久!

“师弟赶快!”

段生抓紧时间用了血符打在解丹凤的脸上,叫她惨叫一声摔在剑盾上晕死过去!成功将解丹凤给制服之后,看到一口黑气从她口中飞了出来,在半空中发出一阵鬼厉般的笑声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罗思雨赶紧过去瞧瞧解丹凤,“丹凤?”已经昏睡过去了,侯子华将她抱回寝殿内让罗思雨好好照顾她。

那边的大师兄也正好将黑气给杉萝从体内引了出来,段生以一道符纸将黑气焚烧掉!!

杉萝捂着肩膀上的伤口,疼得直皱眉,一张小脸不知是因为害怕而侯平收法让他们把人送到药堂去上药。

段生把这件事交给侯子华去做,他还得回阎王殿去看看那个流星,只是回去的时候,已经不见流星的踪影了!!

侯平有些不能忍了,不管对方是谁也太嚣张了,都打到他们的地盘上来了!!所以这件事要重新计划一番,既然对方有意挑衅,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那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虽然这是阎王殿的事,但他作为他们的大师兄,还是有管的资格。让他们都先各自回去休息一下,还给杉萝放了小假,明早早课之后私底下开个小会!!

段生过去药堂看杉萝,药堂的师姐正在帮她上药,好在没伤及筋骨,每天按时过来换药,不让伤口碰到水,吃点清淡的食物即可。

这还是杉萝第一次受伤,以前在现代最多就是被刀切到手,又或者小时候学骑车的时候摔倒,印象中也没伤得这么严重啊。想到这里忍不住红了眼睛,这古代的日子可真是不好过啊,人命一点都不值钱,说死就死,说杀就杀。

一路看杉萝不开心的样子,段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别多想了,回去好好休息,我一定会把楚伦给抓回来的。”

杉萝点了点头便进了女殿。把大门关上之后,整个人慢慢瘫坐在地,方才她完全是在强忍着,其实已经害怕得双。腿发软了,直捂着眼睛不言一语。

“师妹,你怎么了?”罗思雨见杉萝久久都不回来便出来找她,结果看到她坐在门后,伸手拿开捂着眼睛的手,看到泪流满面的她,不禁问道,“是不是伤口疼?”

“师姐。”杉萝扑到罗思雨的怀里,伤心的哭着,“刚刚如果不是你,我就死定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哭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月和不出现不管她死活?还是伤口疼?还是害怕!!

罗思雨不禁错愕,还是第一次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刚刚一定把她给吓坏了!!拍拍她的后背,“可我还是晚了一步,要不然你也不会受伤。”听她泣不成声的,就更加内疚了。

月和至始至终都站在树上面无表情的把杉萝看着,他已经出现很久了,只是没有过去罢了,就一直站在这里,他不想杉萝过多的依赖他,只有独自面对这些事情才能够变得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