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26章 危险重重

第126章 危险重重

杉萝三人在皇宫内大摇大摆的走着,因为清风明月施法凡胎肉眼一律看不到他们,所以杉萝就想着等会儿办完事能不能去一趟御膳房。她还没吃过这皇帝吃的食物呢,想想都嘴馋了。

清风明月两人都太担心了,月娘的脑海里咋除了仙君就是吃呢!

杉萝终于知道月和为啥让她带上清风明月了,原来是跟他们来涨涨见识,看看他们是如何执行任务的。

清风明月对这皇宫已然摸清,穿过一队又一队巡逻侍卫来到大牢外,门口笔挺地站着两位带刀侍卫,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仿佛睡着了一般。

三人直接入内,里面还有几个侍卫在有说有笑的,便往关押陆君甯的牢房里走去。沿路看到不少被关押在此的人,一个个面如死灰。

最后看到陆君甯被单独关着,还是靠最里边的一间牢房!上前凑近一看,只见一个身穿囚服的女子正躺在杂草铺成的石**,翘着个二郎腿,面色淡定的哼着小曲儿。

“陆君甯这是犯了什么罪被判死刑?”

“这不是楚辛琪被三王高瀚接回宫之后,在太和殿上顺利的认祖归宗……”

这件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岳亦然一行人在回嘉陵的途中果然遇刺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行刺,次次都伤亡惨重,因为对方派来的都是一些死士,而高瀚能给他的救兵不多,回程的路只能靠他自己了。

于是,他不得不带着楚辛琪抄小路走,翻山越岭的。一路上楚辛琪跟着他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可是一声苦都不敢吭的,毕竟大叔的人为了保护她都死光了。

“公主,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取点水来。”

“嗯。”楚辛琪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细珠,在石头上坐了下来,捶捶发酸的两条腿,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到嘉陵城啊,对方那么强大,该不会没到嘉陵就先到黄泉了吧?

没多久,岳亦然就回来了,还顺便提了一只兔子回来做午餐吃,全程都是他在动手,她在一旁坐着休息,都很不好意思了。

虽然她在楚家顶着千金小姐的身份长大,但楚伦有时还是会使唤她做事的。对于天一和小艾,她这个姐姐的待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岳大叔,还是我来吧。”

“这是奴才分内的事,公主就安心的坐着吧。”岳亦然必须让她好好休息恢复一下。体力才行,后面还有那么多路要走。

楚辛琪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后腿了。

“到前面看看!!”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楚辛琪赶紧躲到岳亦然身后去。岳亦然连火堆都来不及灭拉着她往林子里跑去,这些人真是够阴魂不散的,居然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林子里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磕磕碰碰了好几回,又不小心摔倒了一次,手心都磨破皮了,强忍着泪水又重新站起来逃命。

最后被逼到一个断崖处,想要回头的时候那些死士已经追上来了,“岳大叔,我们该怎么办?”

岳亦然回头看了眼底下,虽然不是很高,但水流湍急很是危险。可是若跳下去的话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不跳就什么希望都没了。想到这里,岳亦然抱拳说道:“公主,失礼了。”话毕,直接抱着她的腰,一个转身纵身跃下。

“啊——”楚辛琪尖叫连连。

噗通一声,二人纷纷落水。断崖上的死士们面面相觑了下,转身就撤退了,心想:这底下水流湍急,活的希望不大。

可还是叫岳亦然和楚辛琪两人活下来了,一路被湍急的水流冲到下游去,被住在下游的村民给捞上来时,双双皆已昏迷,这才捡回一条命。

那些死士飞鸽传书回嘉陵给他们的主子萧清河传递消息。

萧清河还是不放心,必须要见到尸体才行,并让他们一路沿着河流找下去。

在村民家中醒过来的岳亦然差点失手伤了救他的人,在知道实情之后感到万分抱歉,那好心的村民也没放在心上,便带他去隔壁家找楚辛琪,楚辛琪也已经醒了,正捧着一碗热汤咕噜咕噜的喝着,也不怕烫。

二人温饱了下肚子之后,岳亦然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们,并让这些村民不要告诉任何人曾救过人,就火速离开了。

在河流的尽头扔了两件衣服试图能骗过那些人,这样接下来再回去的路上才能够一路顺风。

没多久那些死士便来到河流的尽头,也看到了那两件衣服,心想:也许已经葬身这湖底了,还是先复命吧。

于是萧清河得到岳亦然和楚辛琪葬身湖底的消息,悬在喉咙间的心总算是放下了,现在想想他会翻船也是因为派了几个专业坑队友的死士。

岳亦然历经风险才将楚辛琪安全的护送回嘉陵的翰王府,当高瀚第一眼见到浑身好不狼狈的楚辛琪时简直不敢相信,不停地说道:“像!实在太像了!”

楚辛琪有些害怕的往岳亦然身后躲,这些生死一线的日子,她的命是岳亦然拼命救回来的,所以比较相信他。

“赶紧带公主下去梳洗一番,千万不要怠慢了,否则唯你们是问。”

“是!”

楚辛琪不愿意跟那几个丫鬟走,而是一直躲在岳亦然身后,一边拉着他的衣服不放一边拍掉那些丫鬟的手。最后还是岳亦然说晚点去看她的时候才同意了。高瀚并不觉得奇怪,毕竟二人一起共患难过,他这个妹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选择信任一个一路上保护他的人是很正常的。

岳亦然又和高瀚闲聊几句之后,也下去梳洗一番。

他们并没有一回来就把楚辛琪给呈现到嘉明帝面前去,而是故意在萧清河面前摆出一张愤怒的脸,好让他相信他的下属岳亦然和楚辛琪真的命丧回嘉陵的路上,先让他得意一时。

主要还是楚辛琪有神明庇佑着,否则这一路上不知道可以死多少回了。

“那陆君甯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杉萝听得非常认真,举手发问道。

“没有关系,只是顺便让你了解一下楚辛琪这件事的状况。”

杉萝恍然大悟的把头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