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30章 光环的实验

第130章 光环的实验

杉萝趁着她的丫鬟悯枝不在的时候偷偷的在床边现了身,着实把陆君甯吓得不轻,差点叫出声了,还好忍住了,要不然扯着了伤口更痛了。杉萝往床边一坐,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药,“别说我不帮你啊,这是仙药,对你这伤口非常有效的,还是立马见效!”说着就洒在她那皮开肉绽的屁。股上,白嫩。嫩的屁。股被打成这样也是够了。

陆君甯感觉屁股冰冰凉凉的,且肉痛的感觉越来越轻了,不禁说道:“谢谢啊!”

上了药之后,陆君甯那白嫩。嫩的屁。股连块疤痕都没看到了。陆君甯开心的坐起来,趴着实在是难受啊!!

趁着没人便到外面去,她已经找好实验地了,王府里有一座名叫竹韵的人工湖,湖面上一座凉亭,夏天供人纳凉的好地方。所以就把陆君甯给带到人工湖来走走,一路上没看到几个下人。

“说吧,要怎么实验?”

“很简单。”杉萝嘴角一上扬,伸手往她后背用力一推,直叫她来不及尖叫就扑通一声掉进水里了,正好这一幕被偷偷潜到琰王府来看陆君甯的高泓给瞧见了。

杉萝和他对视了一眼,转身就跑了。

高泓来不及去追她,而是纵身跳下去将陆君甯给捞了上来!!

上岸之后的陆君甯不停地咳着嗽,鼻子呛水可不是一般的难受,高泓坐在一旁小喘粗气问道:“那个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为什么要杀你?”

“我也不知道……咳咳……”很快高琰也闻讯而来了,看到俩人如此狼狈的坐在岸上,便让悯枝赶紧送王妃回去。他有话对这个不堂堂正正从大门进来的七哥说。

高泓只是认为他这个时候来看陆君甯的话,她一定会很感动的,没想到遇到这一幕,还有理了,拧着袖子不以为然道:“要不是我,九弟妹可就没命了,你有时间来质问我倒不如派人去调查此事,方才我看到一个女子把陆君甯给推下去的。”

“这件事就不牢七哥费心了,本王让下人送七哥回去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

高琰怒皱眉头,凝视着他远去的背影,转身去了毓灵斋。陆君甯正好换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不禁无语了,要开始好歹说一声啊!!

“娘娘,您身后的伤怎么就好了?”悯枝难以置信啊,明明方才还是皮开肉绽的,怎么她离开那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好了呢?

“呃……那个……”陆君甯一时忘了这事了,连连吩咐悯枝不要说出去,悯枝点头,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娘娘不用受到皮肉之苦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重要。

“王爷吉祥!”悯枝突然大声说了一声,福了福身,是想让陆君甯知道高琰来了。

陆君甯立马往**一趴,假装要起身行个礼却被高琰给无情揭穿了,“别装了,你那伤口已经好了不是吗?”对此他很想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最近这一个月她的表现和以往的她大相径庭,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既然如此陆君甯也懒得装了,一屁。股往**一坐,“那不知王爷到毓灵斋来有何贵干?”

高琰的手掌直接攀附在她脖子上,扼住,吓得悯枝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也吓得陆君甯背后一紧心想:他不会又要杀了自己吧?

“你别忘了,你这条命现在是本王的!如果下次还让本王看到你和高泓呆在一块,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高琰说的同时,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叫陆君甯的双拳紧握,见她没有要反抗的打算便松开了。

“王爷,这次可不关臣妾的事!是七王自己找shang门来的。”

“哼,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你在勾。引他,他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shang门呢?”听到这话,陆君甯很想甩他一个耳光子看看一个巴掌响还是不响,可想想还是忍了,人家是王爷,不能在这个时候惹事了,“说吧,推你下水的那个女子是谁?”

“不知道,臣妾不认识,可能是臣妾无意间得罪到的人吧。”

“不见得吧?如果是你不认识的你怎么可能让她靠你这么进,还有机会下手,看来此人你不但认识,还很信任对方。”高琰又一次无情的戳穿她的谎言,叫她一时咋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也对,自己还有一身功夫在,也和高琰几次交过手,想骗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看到陆君甯回答不上来了,高琰也就不再继续问下去,转身就走,虽然不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

等他走了之后,陆君甯让悯枝出去她想自己一个人静静,悯枝只好应了一声,转身带shang门离开,陆君甯一脸疲惫的往后一躺,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心想着:这个地方呆不下去了,必须想办法离开,最好能让他把自己给休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条白绫正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陆君甯的脖子,弄得她痒痒的直挠着脖子,像是摸到什么似的睁开一只半眼瞧瞧,还没来得及瞧上一眼,白绫一紧直接勒住她的脖子甚至吊了起来。

陆君甯不停的挣扎着,踢着腿,一张脸涨红无比,头爆青筋。用脚踢掉枕头,底下正藏着一把匕首,这是她藏在枕头下面以备不急之需的,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吃力的用脚拇指捡起匕首,递给手后扬手往头顶上的白绫划去“嘶啦”一声又砰的一声,陆君甯倒在床榻上,用力的咳着,天哪!这又是杉萝在做实验吗?别被她给整死就阿弥陀佛了!

唏嘘间,那条白绫又向她袭来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还来!!

站起身来从白绫之上一记鲤鱼跃了过去,在地面上翻了个跟头后站了起身,想要离开房间时,卧槽!这房间的门居然被锁得死死的打不开!

陆君甯后背贴着门,看着面前这一条白绫如同一条蜿蜒曲折的蛇般!正虎视眈眈地把她看着,背脊不禁一凉,再白绫迎面而来时,撒腿就跑,直接撞开窗子跑到外面去!!滚啊滚,一路滚到一双脚跟前,抬头一看是高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