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36章 海底龙宫

第136章 海底龙宫

无限的苍穹上,一轮明月高挂,皎洁的月色泻了一地,亮如白昼,却没有白日的喧嚣,连虫鸣都没有,寂静一片。

然而,在这看似静谧平和的月夜里,在光照不到的地方,似乎又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异样躁动。

清冽的泉水从高山流下,平缓地径流过森林,从落差大的悬崖骤然跌落,在下面冲刷成一弯不大的水潭,然后继续蜿蜒而下,流向远方。。

“哗啦——”

平静的水面突然掀起一道水花,一条白色身影破水而出,那一头青丝般的长发如墨水般在水面上散开,白嫩的脖子上戴着一块御寒的玉佩。从这块玉佩便认出了这位半身浸在水里,身姿曼妙,白色襦裙下有着让人臆想连篇的曲线的少女是何人了。

不就是杉萝本人嘛!!

杉萝的肌肤,白皙如雪,吹弹可破,眉如弯月,那月眉之下,是一双清澈犹如琉璃般的眼睛,那眼睛漂亮得令人有种忍不住沉醉在其中的感觉。

岸上则坐着月和、清风明月他们,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像一条鱼一样在水里游来游去的。

杉萝一头扎进水里继续潜水游一圈,正想浮出水面换下气时,脚踝突然被什么东西给勾住,回头一看,卧槽!!那一只虾头人身的玩意是什么东东!!妖怪吗??

只见那东西伸手抓住自己的脚踝,往下一拉,杉萝下意识用另外一只脚不停地踹他的脸做挣扎,可脚掌也因此被刺伤,导致鲜血流出来,口中仅存的气也被她给吐出来,看着离水面越来越远杉萝觉得她就要窒息而亡,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了。

岸上的三人还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看到杉萝这一次许久都没出来换气,打从心里觉得厉害,一个凡人能在水中憋气这么长时间也是很厉害的说了。

越等下去越觉得不对劲,月和一个施法,周围生成了一个圆圆的薄膜,可以帮他将那些水抵挡在外,一头钻进水中,连点水花都没有,湖面一片平静。

清风明月二人也跟着下去看个究竟,结果他们在水下什么都没看到,除了鱼还是鱼。

月和在水中隐隐约约闻到血腥味,眉头不由得皱起。清风明月都不敢说话了,而是在四周寻找着杉萝的身影,还是找不到。

月和发现水底下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转身回到岸上去让清风明月上前将此地的河伯给请出来。

清风明月二人皆行了个揖礼:“是。”

然,上前几步站在岸边施法并呐喊道:“河伯言无夷速速现身!”

下一秒,平静的湖面上开始起了波澜,几道水柱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透明的人形,紧接着变成了一个人站在水面上,那便是此地方的河伯言无夷了。

言无夷屁颠屁颠地上了岸,行了个大大的揖礼:“小仙拜见月和仙君。”

“本君问你,方才在你河中游水的姑娘哪去了?”

“方才小仙正在睡觉,没注意……”

“河伯,那位姑娘是我们仙君的未婚妻,你最好如实相告,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清风明月站在月和左右两边,异口同声道。就连清风明月二人都知道这里是他在管的,有个人平白无故失踪了他不知道谁知道?

一听到这里河伯言无夷那叫一个左右为难啊,一边是龙宫那边施给他的压力,一边又是来自月和仙君的压力,双方之间的恩怨为什么要带上他啊??

最终言无夷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人被抓去东海龙宫了。

三人化作一道流光往东海的方向而去,言无夷赶紧钻回自己的巢穴去,一个个都不好惹啊。

与此同时,杉萝慢慢拧着眉头醒来了,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周围一片漆黑,她这是在哪?伸手一摸就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用力一堆,这大贝壳就自己打开了。

原来她正躺在一个贝壳里,脑袋下方还枕着软绵绵的枕头,不禁坐了起来,看到自己身上被换了件衣服,一件白色的公主裙,裙摆上的饰品都是一颗又一颗闪闪发亮的珍珠,不由得捂着嘴。巴,珍珠啊!!这些都是真的吧?

杉萝开始环顾四周,如果没猜错的话她这是在一座位于水下的宫殿,因为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成群的大鱼小鱼游过,明明没有墙壁却能够将这水抵挡在外,真是厉害呐!!

这座宫殿本身就自带着照明的功能,点亮了外面不一样的世界,叫杉萝感叹连连啊,五光十色的珊瑚礁从,原来真正的海底世界竟然这么美!!

房间内不用灯笼、不用油灯,只用夜明珠照亮!!用贝壳做床!就连珠帘都是由贝壳加工而成的!!

突然想起自己是被抓来此地的,瞬间严肃起来了,准备朝门口走出去时,两个婢女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来,奉劝你们还是让我离开,否则我家仙君要是找shang门来了,有你们好看。”

“姑娘,这里是海底龙宫,就算奴婢们让你走你也走不了。”一婢女不卑不亢的说着。

杉萝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一出去就被淹死了,还是算了。不过……这里就是海底龙宫了吗?抓她来的是东海龙王敖广吗?

面对这个问题,两个婢女不再回答了。气得她只好动手离开这个房间了,伸手打掉两婢女拦在中间的手臂,“让开!”准备踏出殿门一步时,左肩右肩都被她们给死死摁住,想要把她们的手从自己身上扒开时,却发现她们的皮肤滑得惊人,完全就抓不住啊!直接跌坐在地。

“住手!”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那两个婢女立马收手了,站在一旁把头低下来。杉萝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华丽衣裳的男子款款而来,身后还跟着虾兵蟹将,其中那只虾她认得,就是把她抓到这里来的那只!!

八太子敖广居高临下的把杉萝看着,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她,最后来了一句“那臭月老的眼光也不过如此嘛!”眼神很是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