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44章 秘密对话

第144章 秘密对话

敖媚很快就被她的随从们给接回西海去了,西海龙王敖闰在得知这件事时非常生气,并且发誓不会再看东海的人一个脸色了,就算曾经有手足之情又如何,如此伤害他的宝贝女儿就是不行!!

西海龙王可以说是四海龙王里最出名的一个,不论能力还是子女,是四兄弟里出名度最好的一位。

二太子敖荣在听到这件事时非常生气,一拳打在桌子上,茶杯都被因此颤了下,“我这就去找他们一家算账为姐姐讨个公道!”

“二弟!我已经够烦的了,不要在找谁的麻烦了,这件事就这样让它结束吧。”敖媚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

“可是他们东海实在太过份了,你怎么说也是我们西海的大公主,欺人太甚。”

“过不过分以后都不关我们的事了,这段时间我需要闭关一些时日恢复元气,如果你真的为姐好就不要去找麻烦。”这是敖媚在闭关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敖荣虽然不乐意,可是他一向是最听姐姐敖媚的话,所以她不让去的话他就不会去。

朦胧的月色消失了。月,不知躲去了哪里。浓墨一样的天上,连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夜已经很深,但对于杉萝而言。这个静谧的夜晚,注定无眠……

翌日,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

算算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在这里呆到初六,三清观的师兄师姐们在明天也要相继的离开温暖的家前往三清观。

由于昨夜意外失眠,杉萝很早就醒了,站在竹屋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伸了伸懒腰,望着竹林里一片浓雾。这几天实在发生太多事了,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似的,见证着一段段恋情,或恩爱甜蜜,或相爱相杀,或你爱她他不爱你。

唏嘘间,突然看到一抹身影,一眼就认出那抹身影是吴先生的。只见他朝竹林里走去,身影在地面越瘦越长起来,像细线似的。没有多想就这样跟上去了。

吴夲负手而站在一座桥上,俊美突出的脸庞、清逸的五官混着优雅与阳光的独特气质,蕴含着属于男人的俊魅。这样的一个人到底和左青有着怎样的故事?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只要有不明白的事就会来这里站半个时辰。这里空气清新,让人心旷神怡,思绪就会更清晰。”吴夲开口说道。

杉萝知道他早已发现自己,且是在跟自己说话,便问道:“那吴先生是遇到什么想不明白的事了吗?”

“你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什么?”

“可以无视天条律例和月和在一起?”

“这件事的确是需要一些勇气呢。”杉萝扶着木桥,低头望着桥下的溪流,思绪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时光,“我都是一路和自己赌过来的。”

“你觉得你和月和有可能吗?”吴夲不禁转过身来,薄唇的笑意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打从心底不得不佩服面前这个凡间小姑娘的勇气。可这份勇气在他眼里却有些可笑,在天条律例面前,光是有勇气是不可行的。

“或许有可能,或许没可能。”杉萝耸了耸肩,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如果我太笨了,没有通过考试,那就没有可能。”

“我看得出来月和对你是真心的,我太了解他了,他不喜欢凡人,要是不喜欢你的话,早就把你给赶走了。所以有他的帮忙,你肯定会成功的,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只是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说到这里,吴夲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没有打算在继续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说他们应该都已经醒了,回去吧。

杉萝站在桥上望着吴夲远去的背影,对于这条路他好像颇有了解似的。

二人一前一后的回去,大家果然都醒了。月和正坐在客厅里喝茶和凤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听清风明月的意思是要派他去做一些事。如今凤生已经没有受到任何的束缚了,却依然不情不愿的留下来接受差遣。

所以说,这才刚回来没多久就要走了吗?!杉萝带着清风明月一起去送凤生和司紫离开,月和正在里屋和吴先生闲谈着。

“仙君他交了什么任务给你?”杉萝已经做好打听的准备了。

“没什么,你别想试着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哼,行!他可是一直在使唤你,把你当祖宗供着喂养的人可是我耶。”

“威胁无效!走了。”凤生说着,对司紫一个坏坏一笑,伸手抱住她的腰往自己身上贴着,如此暧。昧的姿势叫司紫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差点叫杉萝给笑出声来了。

凤生挨了一巴掌之后就变乖了,不抱她的腰而是拉着她的手起飞,司紫不忘回头和她挥着手道别。

哎!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啊!

与此同时,东西两大海所发生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三界了,包括玉帝也有所耳闻,既然这件事已经得到合适的解决了,那就这样过去吧。东海八太子敖春的确是该贬入凡间去历练历练一番,否则下次再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来,是会直接降罪整个东海的。

正所谓子不教父子过。

所以,敖广和龙母不得不将敖春送到岸上放他走,玉帝说了,除非敖媚自愿双手归还灵珠,否则她一日不还灵珠,敖春就一日不得回到仙界。如果东海想要对西海做出什么事,或者去抢灵珠的话,哼哼。

敖春从他父王的口中得知此事,毫不在乎道:“我不稀罕得到她的原谅。”

“春儿啊,别说傻话了,你一个从来就没有吃过苦的人现在被贬入凡间肯定会吃不少的苦头。所以一定要好好过着,父王母后会抽空去看你的。”

“嗯,儿臣就此拜别父王母后!”敖春跪下来向他们磕了三个头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人。

敖广真是不能想,一想心里的这份怒火就越烧越烈!如果玉帝没有什么表示的话,他真的会冲到西海去向敖闰讨这个灵珠,就不信他不给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双双转身化作龙形一头扎进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