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46章 结束假期

第146章 结束假期

“老板,再来一根。”

杉萝三人并肩坐在一张长桌前人手一根大。腿卖力的啃着,啃到只剩下骨头时和坐在隔壁的姑娘一起用力趴桌道,听到老板说腿只剩下最后一根时,互相看了眼对方,眸子里冉冉升起了火苗子。

“清风明月,快去!”杉萝说着,一脚踹了下桌子,直接拦住了那位姑娘的去路,只见姑娘两手摁住桌面轻而易举的翻了过来,藐视的看了杉萝一眼仿佛在说:小菜一碟。

杉萝已经不在意了,因为腿已经被清风明月给买下来了,正在大老远和自己打着招呼呢,气得直扬言道:“你们人多不算,有种跟我一对一比一场。”

“你想比什么?”正准备转身走人的杉萝又折回来问道。

“既然我们都喜欢吃东西,那就比吃东西如何?如果你赢了,这里的美食我打包一份送给你。”对方一看就是个吃货,这么诱。人的条件让杉萝想拒绝都难啊。

“老板,上两盘肉。”

结果二人面前放着两盘看起来非常辣的肉块,杉萝伸手沾了下含在嘴里,舌尖立马麻麻的,果然如此,要跟她比吃辣?没问题,只要不是比吃辣椒就行了。

“这个味道可不一般,这里很少人能够坚持吃完一整块。”

“稍等一下,有没有菜?”

虽然妖怪们都是无肉不欢,但还是有素菜提供给想要减肥的妖精们。

所以杉萝面前放着一盘可以生吃的菜以及一盘辣肉,然后将一整块肉切成薄薄一片,在盘子里摆放好。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妖怪们,看到她的一举一动,都觉得她好像很懂得吃似的,有点想要跃跃欲试的感觉。

“请吧。”

对方开始大口咬一块在嘴里咀嚼着,杉萝不急不忙的拿一片菜叶子包了几块肉塞进嘴里吃着,真是赞啊!这里的烤肉技术真是绝了。嘴里还没吃完又包了一块往嘴里塞,看得旁人直吞口水,这样也行?

而对方被辣得大汗淋漓,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是杉萝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偶尔喝一口水,不急不慢的吃着,她是属于无肉不欢、无辣不欢,在现代的时候特别喜欢吃川菜啊湘菜的,纯属重口味。

等她吃完最后一份满足的拍了拍肚子时,对方的嘴唇已经又红又肿了,认赌服输啊,花了大钱把这里所有的美食都给杉萝打包一份。

她走后,这样的吃法便在这里流行起来了。

月和看着杉萝三人大包小包的回来,不禁拧着眉头,“你别告诉我钱都花光了?”

“这是我跟人家比赛吃东西赢来的,好多好多。”摆在桌子上直接叠成了一个小金字塔,杉萝打算把这些美食都送出去,当做新年礼物送给段生、张远、猴子、李凡、徐若阳、蓝宇风这些认识的朋友,以及陆君甯这个老乡。

虽然她是混仙界的人,但这人界的关系还是要打理好的啦,想到这里心情就美美的。

于是剩下的时间就变身快递员到处送礼物。一个个回到家中都看到桌子上一个精美的盒子以及一张字条:

新年快乐

落款人:月老庙。

陆君甯一路和悯枝有说有笑的回到毓灵斋,这才看到杉萝送来的礼物和字条,打开一看,脸色都不好看了,一盒的虫子是愚人节恶搞礼物吗?

“娘娘,这个好好吃喔。”悯枝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来尝试了,两眼直露精光。

“嗯……”看着这一盘虫子,陆君甯的思绪不由得飞得老远了。

回到三清观之后,杉萝继续到处派送礼物,由于所剩不多,所以得一起吃。当然关系好点的有独立一份,“段师兄,你在吗?”

段生听到杉萝的声音,知道她回来了,便将一缕魂魄送入地府。他每天都会帮忙完成一些鬼朋友的心愿,然后心愿达成之后便送入地府!

“师妹你回来啦。”

“师兄快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刚刚路过土地那怎么没看到张师兄?”

“他出去执行任务了。”

“那就先给他留着,这些都是妖界美食,可好吃了,就是卖相有点……”杉萝把盒子一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还没吃就有种想吐的赶脚,“这……”

“试一下。”杉萝拿了个肥肥的虫子,已经烤熟了的,往他嘴边递,段生觉得盛情难却便张开嘴。巴一口吞,也太给她面子了。

不过味道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恶心难吃啊,挺不错的把头点着,“挺好吃的。”

“好吃一定要多吃点啊。”

段生一边享用美食,一边说道:“从今年开始咱们要继续备战三年后的考试了,你知道你的考试内容了没?”

“仙君还没跟我说过这件事。”杉萝摇头说道,一般第一年都是先用来学习观里需要学习的东西,正如他们现在所学的。只有到了第二年的时间才要开始为三年后的考试做准备。

对于杉萝来说,这第二次的时间相对于第一次来得更充裕,时间不用安排得那么紧张,不必晚上加班熬夜背书。她得把时间利用得更充沛才行,吴先生那番话,话里有话。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他是想说天上有些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吧?根据电视剧上看的,传说里听的,一切不符合天条律例的有情。人都会被一个人阻止!那人便是王母娘娘。

之前有过一面之缘,可以确确的从她眼神中看出对自己的不喜欢甚至还有些嫌弃,否则她也不会在他们身上施加仙咒。而对于她想做的事玉帝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庭好!不过有件事她可以肯定,那个人现在一定不会急着对她使什么手段,毕竟自己能不能考过一关又一关的仙庭考试还不知道呢!或许这些事左青师姐会非常了解,可以找个时间去她那请教一下。

屋子里黑了下来,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很安静。人的感知似乎也在这黑暗中变的灵敏起来,杉萝以手做枕躺在**,听着外面微风轻轻吹拂着树叶沙沙的响,思绪却飘忽至遥远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