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57章 糟糕的生日

第157章 糟糕的生日

他们走了之后,杉萝三人才从屋子里走出来,面上都非常平静,好像在一旁旁观更难受!杉萝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人和妖,人和鬼不能够在一起,所以往往都是悲剧结尾。妖非草木,也会动真情,一旦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心有归宿,再无所求。”

她真的很想当面问问唐大鹏为何会如此狠心做出这样的抉择来?

“你们是什么人?”唐大鹏看到他的娘子被带走之后,便出现了,看到自己家门口站着三个乞丐,不禁皱眉问道。

“是我,月老庙的庙祝。”在他面前,杉萝便不再伪装了,“看样子你和你娘子的缘分到尽头了,我很想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会做出这等举动来?”

唐大鹏心虚了,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客气的请他们离开,自己进了屋子后无情的把门关上。

“师妹,我们走吧。”段生觉得跟这样的人多说无益。

“哼,负心人,你这辈子注定孤老终死。”杉萝忍不住冲着门唾弃一句道。

唐大鹏背靠在门后而坐,望着空无一人的屋子,久久的陷入沉思。

这件事之后,杉萝便迎来了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生日,不打算告诉其他人,而是想留着和仙君自己过。便一大早就去月老庙上香,顺便留了口信,但愿他能听到,就算没听到清风明月也会帮她转达的。

为此,还特地给大师兄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先是到厨房里做些吃的,带上一壶酒后回到屋子里给自己脸上上些胭脂水粉,再换上定做的裙子,外面披上斗篷,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美美的出门去。

清风明月收到杉萝的口信之后,便打算等仙君回来之后再告诉他。仙君现在在瑶池那见王母娘娘,不知道所为何事,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吧!

此时此刻,月和两指间夹着一颗白色的棋子往棋盘一放,坐在对面的王母一边下棋子一边说着话:“这东南地区多久没降过雨了?也是时候该降降雨了。”

“遵旨。”雨婆听到这话后,便退下着手安排时间来一场大雨。

月和对此没有什么感想,这个时候下雨也只是让温度有所下降而已。

殊不知杉萝已经抵达目的地了,这里是一个峡谷,好像没什么人会来这里,便把食盒放在榕树下,再取出一块布来铺在地上,打算在这里野营了。面前是一片花海,开着好多好多的花,花绽放着,红的花,白的花,紫的花。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这里是她之前下山途径此地无意间发现的,一个非常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哈哈。

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流,听着溪流那边传来叮咚叮咚的声响,心情就特别的好。过去花海摘了几束花编织了个花环戴在脑袋上,往水里一照,瞬间又好看了几分,心情美美的。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杉萝觉得月和应该快到了,便将斗篷脱掉放到一边,站在花海前。一阵风吹了过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毕竟在这三月天里露着两只胳膊有点冷的说。

可这丝毫不影响她继续站在花海前等着月和的到来。

可是天公不作美啊,居然在这个时候给她下起了雨,还是场倾盆大雨!!瞬间就把杉萝一番的精心打扮给淋成了落鸡汤,这简直了,“不是吧?老天啊,在这个时候你下什么雨啊?”之前天气不还是挺好的吗?

轰隆一声,把杉萝给吓了一跳,回到树底下把斗篷拿出来挡在头上,又不敢站到树底下,只好站在花海前用斗篷挡着雨等月和来。可是到这个时候还不来该不会是迷路了?还是没收到她留的口信?

晶莹的雨点在水面上怦然溅开,形成一簇簇植物界绝对没有的素色花朵,花瓣晶明透亮,骨朵儿呢,只在水面上灿然一现,仿佛不胜娇羞似的。。

杉萝瑟瑟发抖的站在花海前,低头望着这一片花海,雨势来得太快了,无情的打在花瓣上,不少花朵都被这一场大雨给压弯了腰。

杉萝环顾四周,除了她连个鬼影都没有。雨水肆意在她脸上流淌,所化的妆也早就被这雨水给冲没了,便失望的转身离开,不再继续等下去,头也不回的走了,连饭盒都不打算带走。

清风明月都快急死了,这仙君怎么还不回来啊?赴约的时间都迟到了呢!!

“要不你去瑶池找仙君?”

“我不敢啊,没有王母宣见,谁敢擅闯瑶池啊。”清风明月不停地在月楼大门口来回的踱步,心里寻思着王母娘娘也太会挑时间了,偏偏挑这个时候召见仙君,一见就是这么久。

“你们两个不在里面工作,站在外面做什么?”谢天谢地仙君终于回来了。

“不好了仙君……”清风明月赶紧把杉萝约他的事说出来,他便赶下凡去。可是她人已经不在峡谷里了,饭盒却还留着。

杉萝从后山回三清观时,大雨还在下,身体已经被淋成落鸡汤了,心情要有多糟就有多糟,恨死老天爷了,拜他所赐,她第一个生日简直糟糕透了,再也不想过生日了。

月和一路追来,在她身后现身,手里撑着一把雨伞,看到她被雨淋成这个样子,不禁问道:“有什么大事非得让你淋雨也要等我?为什么不先回来?万一生病了怎么办?”

杉萝慢慢转过身来,看到他来了,嘴角扯了扯,说不出的苦楚,努力挤出一抹苦笑,耸了耸肩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你,现在已经见到了,所以我先回去了,有点冷,还得训练受了风寒可不好。”话毕,转身深呼吸了口气,咬牙努力不让泪水夺眶而出,踩着雨花回上清宫去。

全身湿哒哒的回到上清宫,推开门看到罗思雨和解丹凤还没睡,正在闲聊着。她们看到她这身狼狈的回来了,不禁问道:“师妹,你这是怎么啦?不是去约会吗?为什么……”

杉萝没有回她的话,而是关上门闷不做声的开始脱衣服,擦身子,穿衣服,擦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