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61章 拜访荔峰观

第161章 拜访荔峰观

素兰在大鹏家住了差不多有一个月,大鹏也早已爱上素兰了,只是一直都没有说罢了。

从早到晚都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从笨手笨脚的到流利觉得非常非常的幸福。

直到有一天,二人上集市的时候,看到有人出嫁了,素兰便看了半天,看不出发生什么事,唐大鹏便给她解释,然后素兰才一脸兴奋的说着,“大鹏,我也要嫁给你。”

唐大鹏听了这话,手上的东西都掉在地上了,他是太兴奋了,可是又太自责了,这种事怎么能让一个女孩子说出口呢。

乐春给拒绝了。

素兰不高兴了。

唐大鹏一回家就开始不知道在准备什么,一句话也不跟素兰说,后面素兰才知道原来他拒绝自己的原因是这种事应该由男人开口,便想要重新来一次。

重新向素兰求婚,把素兰给兴奋坏了,当场点头答应。

二人的婚姻,当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穷,所以也没有请人来,双方没有父母,天地便是他们的见证人。

唐大鹏用家当买了一套喜服来,这个一定不能缺。

素兰穿上喜服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她每天都是这么笑,因为遇见了唐大鹏,又成为了他的娘子。

可是他们幸福的日子就这样被他愚蠢的行为给终止了!!

想到这里,唐大鹏懊恼的哭了起来。

杉萝三人就坐在石阶上双手捧着脸颊看着他哭,他说这么多无非还是让他们考虑一下帮帮他。

“师妹,要不你……”张远想说什么时,被她给打断了,只见她神情凝重地蹲到唐大鹏身边去,伸手摸着系在他脚踝上的一条红绳,问道:“看到了没?”

“什么?”三人异口同声,表示没看到,不过那个地方应该是系红绳的部位,段生是这么想的,莫非……

杉萝双眼一闭,慢慢去感应和唐大鹏系上红绳的人是谁?嚯!一只被关在铁笼子里的兔子!那就是素兰?!这条红绳在唐大鹏悔不当初的情况下红得这么深,可以断定他是真的后悔了,颜色越深代表情深,颜色越浅就代表两人快没戏了,缘浅。

“行了你别哭了,你和你娘子这辈子注定是要在一起的,月老的红绳可以证明。”

“真的?”唐大鹏红着双眼,脸上说不出的惊喜。

“虽然如此,但月老的红绳也不是让我们直接去抢人,人妖终归殊途,我们得想个办法让他们自愿交出素兰才行。”杉萝又坐回石阶上,双手捧着脸颊开始发呆。

“首先得把这件事告诉大师兄。”张远竖起一根食指道。

“说得好有道理噢。”杉萝和段生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想办法。

大师兄侯平在知悉这件事时,神情很是凝重,觉得这事说好办也挺难办的,“既然是唐大鹏shang门来求助的,那我等下让子华带着书信去让荔峰观把素兰移交给我们三清观来处理。可人家若是以人妖殊途拒绝移交那就不好办了。”

“既然如此,我们让素兰自己做个选择,是要继续做妖,还是放弃修行做凡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像荔峰观这种凡间道观,特别不好相处,里面的人嚣张得没谁了,这不才刚换了一波人过去,还没打过交道,要是处理得不好的话他们就会以我们三清观欺负他们这种小观的理由来让你们吃瘪,建议你们分头行动。”

三人恍然大悟,有了大师兄的指点,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偷人!

四人御剑而来,还没到的时候就分开了。一边明着来,一边暗着来。

侯子华上前敲了敲门,很快紧闭的大门便有人来开了,看到对方身穿道服腰间还挂着三枚铜钱,立马大敞开门,行了个揖礼问道:“敢问师兄是从何而来?”

“清源山三清观,烦请师弟通传一声,我要见你们大师兄。”

“请师兄随我来。”

此时此刻,龙王殿之上。

邢世恩看着来自清源山三清观大师兄侯平的书信,张口就是拒绝,一点配合度都没有,“敢问贵观让我们交出兔妖是有何打算?放了她?”

“人家无罪,何来的放不放?难不成你认为知恩图报是错的?”

“知恩图报本身无错,但她留在凡人唐大鹏身边就是在折损他的阳寿,这就是错!报恩有很多法子,她选了这样的法子来报恩还动了情,这就是错!”邢世恩一口气说了两个错给侯子华听,叫他忍不住要动手的冲动!都没什么好说的,人家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大家都是三枚铜钱的,嚣张给谁看啊?

“但素兰的确和唐大鹏有缘,他们身上还有月老系的红绳。”侯子华低头吹着茶水,淡定的抿了一口道,“否则我们不可能插手这件事的。”

“果真如此?”

“是唐大鹏到我们三清观来寻求帮助时,我们家月老庙的弟子看到的,所以不会有错的!”

“是吗?就是那位杉庙祝?”

“有什么问题吗?”

“也没什么,就是有传言说你家那位弟子觊觎自家神明月和仙君很久了。”邢世恩抿了口茶道,听到这话时,侯子华一怒之下把茶杯重重地“搁”在茶案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你家那位弟子说的话可信度就不高了。”邢世恩笑了,笑意也是带着讥笑,“毕竟这有没有红绳除了月和仙君和他的庙祝,其他人也看不到啊,真是有些伤脑筋呢,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就把月和仙君给请下来吧?”

“行了,不必再说了,一句话交还是不交?”侯子华的耐心全都被磨完了,一个潇洒站起身来往中间一站,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居然诬蔑起他的同门师妹就更忍无可忍了。

看着他这个阵势是要打一场吗?!邢世恩居然还在笑,扬着眉,有些调侃的。

侯子华右手一翻,一把长剑握在手中,用力一握。荔峰观的弟子们正准备摆阵型却被邢世恩给制止了,一边去!他正想看看同样是三枚铜钱的弟子,是他们清源三清观有实力还是他们荔峰观有实力!打一架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