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67章 女人真可怕

第167章 女人真可怕

待大家都入座之后,蓬莱岛主夫妇一起并肩入场了。纷纷站起身来行了个揖礼,山呼道:“童岛主,童夫人。”

夫妇俩一直步入殿堂,步上台阶,站在台阶之上笑不拢嘴的很是开心,爽朗道:“欢迎大家来我蓬莱做客,都不要拘束,请坐,好吃好喝。”

童炀一外貌粗犷豪雄,一看就是个大老粗,旁边的童夫人倒是丰姿绰约,艳光四射,顾盼生辉,举手投足皆带着一股女人妩媚甚至妖艳的风。情。

看起来画风明显不搭,却彼此相爱。毕竟他们之间的红绳红得辣么鲜艳

佳肴美酒开始一盘一盘的上桌,张远要保持身材,有肉的盘子都亲自放到杉萝面前,菜都归他吃,叫杉萝很是感动,她这是无肉不欢啊好在修炼时间已过,她不必禁荤食。段生这边她想吃什么就自己拿,旁人看到两个师兄对她这么好,好生羡慕。他们是本观公认的铁三角,所以大师兄有什么事都不会拆散他们,这样更好更有默契。

杉萝一边塞满脸颊一边吟诗道:“命里有时终须瘦,命里无时胖成球。今朝有食今朝吃,明日更肥明日忧,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就在这个时候,乐曲响起,从门外走进来一群舞女,以及飞进来一位美丽的少女,殿内瞬间安静下来了。杉萝竖起耳朵听旁人说起,这位便是蓬莱千金童瑶

身穿一袭白衣,飘带在臂间。精美得仿若人工精心雕琢而成的完美五官,柳眉翘鼻,嫣红的樱桃小。嘴,果然是个美人啊所有男弟子的目光皆被吸引了去,就连身旁两位师兄亦是如此还看到许多女弟子的脸上都表现出不屑的神情来了。

杉萝一边吃肉,一边观赏蓬莱千金的献舞

童瑶和十名舞女们配合得相当有默契,伴随着乐曲,以右足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十名舞女围成一圈,玉手挥舞,数十条蓝色绸带轻扬而出,厅中仿佛泛起蓝色波涛,少女凌空飞到那绸带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凌波仙子。大殿之中掌声四起,惊赞之声不绝于耳。

一曲舞毕,童瑶纷纷向四面的客人施了一礼,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到她父母身边施了一礼。

童夫人也是比较有心机的,叫自己的女儿在这个时候出来献舞不就是趁机选个乘龙快婿嘛,正好坐在最前面的都是一些拥有四枚铜钱的弟子,再过两年多的时间他们之中说不定有谁被神仙收了做徒弟成了仙人呢,所以这次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物色才行。

杉萝只顾着吃,压根就没听清楚前面那些人在和蓬莱岛主聊什么,有说有笑的。

晚膳时间过半时,蓬莱夫妇这才带着他们的女儿下来一一敬酒,每个人都敬上一杯,不过只敬那些四枚铜钱的师兄,其余三枚、二枚、一枚的都一起举杯敬酒,童瑶还没喝上几杯,两个脸颊就微红了。

“两位师兄,你们一定要好好表现啊,说不定能娶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回家呢。”杉萝一脸坏笑,如果他们有缘,绝对会帮忙牵线的

“师妹你想多了,人家是蓬莱千金,怎么可能会看上我们,更何况那蓬莱岛主的眼里只容得下那些四枚铜钱的师兄们。”张远是这么觉得的,美人欣赏欣赏一下就行了,别觊觎。

这边段生虽然没有发表什么感想,但从他脸上就看得出来一点兴趣都没有。虽然他们都说情情爱爱会影响修行,但对杉萝来说却是动力

蓬莱殿接风洗尘的宴会丝毫都不关他们什么事,蓬莱岛主甚至连过来打声招呼都没有的,他们也吃自己的聊自己的。直到散了之后,各观便开始到蓬莱安排的地方开会,每个观都会安排一个地方用来开会,平时用餐啥的。像这样的宴会只有来的第一天以及最后一天才会举行。

夜晚中的蓬莱岛就像是一个不夜城似的,有说不出的美感和白天不同的美眼睛可以享受到无比美丽的星空,耳边可以享受到海浪一声又一声不绝于耳的声响抛开明儿个的比赛好像来这个地方度假似的。

“姑娘们感觉怎么样岛主夫妇甚至都没把咱们放在眼里。”侯平一边喝茶一边好奇的问着,这样被人冷落的滋味以往参加过比赛的弟子们都是知道的,所以现在一个个都不愿意来。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吗”有姑娘不以为然道,不就是一个蓬莱岛主嘛

“哼,他们夫妇是出了名的势力眼,还真是可怜了他们的千金就这样被推出去攀关系。特别是想跟仙家联姻想疯了,自认为得太上老君的徒弟才配得上他们的千金,也不掂量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这世界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多得是就他家把自己的千金当宝了。”

“就是说啊,太上老君拥有什么地位蓬莱岛又拥有什么地位这是能相提并论的吗我相信太上老君选中的徒弟,一定不是那种俗气之人,不会看上蓬莱千金的。”

“这还用说吗又不是说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这不还有我们左青师姐嘛,要不是左青师姐不愿意出风头扮了普通装扮,今天哪有那个蓬莱千金的事啊呵呵”

话语至此,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女弟子这才开口道:“低调一点。”

女弟子们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面面相觑了下,皆笑了,蓬莱岛主夫妇是挺势力的,表现得非常明显,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可还是会有人飞蛾扑火,谁让他们生了童谣这样一个美人呢可她们相信,这样的人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

侯平打从心底佩服这些姑娘,果然男人跟女人的心态是不一样的,重点完全不在一块上男人在意面子上的事,女人聚在一起能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了可怕,女人真是可怕啊

“咳咳,明天第一场比试射箭,还是一样老规矩,咱们也训练多次了,要的就是快准稳。第一场的成绩可不能太难看,君荔由你来吧”

“是”樊君荔没有任何意义

“第二场便是杉萝的游水了,记得比赛之前别出什么差错。”

“是。”被大师兄点到名的杉萝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