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74章 意想不到的表现

第174章 意想不到的表现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罗思雨被拉住了!众人循着那双手看去,只见杉萝双。腿挂在木架上,双手抓着罗思雨的衣服,腰身一用力,把人给拉了回来!

真是虚惊一场啊!罗思雨恨不得在杉萝脸上狂亲一顿,可现在不是时候。她们和第一名已经拉开很长的一段距离了,下意识加快步伐攀上去,在和一个师兄并肩的时候,那位师兄一看到她就出手,杉萝一个转身及时躲开和他拉开距离,以防再遭突袭,这样的攻击并不算是作弊,是正常的。

只是那人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在攻击自己的时候没注意到突袭而来的木桩,人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月和三人站在观世珠前看着这一幕,视线一直都在杉萝身上,清风明月忍不住说道:“仙君,其实月娘挺能干的。”

“还用你们说。”月和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白眼。

上面距离较近的人也开始攻击彼此,呆在木架上的人数越少,赢的几率就越大。不只是他们这里,其他九座木架也是一番激烈的战斗啊!!

杉萝不管他们的互斗,趁机往上爬,却被一个掉到她下面的人给抓住了脚腕,用力一拽,叫她的身体悬了空,只剩下双手还在木架上死死地握住不放。

另外一个人是下面那人的队友,互相对视一眼后,准备来个双面夹击,杉萝暗叫不妙!罗思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脚把那人给踹了下去,又沿着杉萝的身上翻了下去,一脚踹中紧抓住她脚腕不放的人的脸,也掉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头上,左右两边共有三队队员停止攀爬,瞬间联盟想先把她们给干掉,他们人多处于优势,而她们人少便处于劣势。

罗思雨可不想输在这里,看了下周围,这个木架共有四个角,每个角都垂着一条红绸带,便有了妙计!

“师妹,我喊三就跳!”罗思雨伸手揽着她的腰道。

“嗯!”

罗思雨一手抓住红绸带,底下的唏嘘声转变成惊呼声,杉萝看到她们正沿着木架周围旋转飞起来。罗思雨把杉萝放在木架上,因为后面有人学着她这样吊在红绸带上,正在追击她们,由她来对付这几个,让杉萝继续往上攀爬。

又是一次双面夹击,左右两边撞来时,罗思雨把力气都用在手臂上,在红绸带上向后翻了个身,致使他们互相撞到一起,眼疾手快的再送上一脚把他们给踹了下去。

杉萝这边突然有人把一块木桩对准她一脚踹了过来,一个心惊躲过,倒是把追在她后面的师兄给干下去了,赫然发现还是同队友干的好事。

把看台上的人看得一阵乐呵,极其有趣。

第一名轻功厉害,施展轻功一根一根的踩在凸出的木桩飞快上升。见此杉萝则钻进木架内部,无数根木桩正在运转,每根的距离并不长,一根一根上去还是可以的。

第一名踮起脚尖正准备摘下那彩球时,被一双来自木架里面的脚给勾住了,用力一带,直接从上面掉了下来,虽然及时抓住木架,但瞬间就和彩球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他的队友见此,也钻进木架里面来,看到杉萝背朝木架而立大喘粗气,两人敌视一眼后,二话不说的开打起来,不停地用脚攻击对方,各自的手都紧紧地抓住木架。

这一幕叫看台上的人都紧张起来了,毕竟杉萝的对手是三枚铜钱的师兄耶!!

在过了几十招后,杉萝的脑袋一偏,对方踹来的脚直接在她脑袋边开个洞来,眉头不由得轻皱,抬脚就将此人给踹了出去,直接破木架飞出,紧接着木桩皆因为失去了支撑点开始往下砸。

危险!段生看到杉萝在木架里面四处躲避从她上面砸下来的一个个木桩。

上面也往左开始倾斜,在左边攀爬的参赛者皆一个个放弃比赛飞身下去,罗思雨在右边的木架上,就算开始倾斜也还在继续攀爬,没有要放弃的打算,反而加快了速度,否则木架顶离彩球太远的话就勾不到了。

低头看了下下面,所有木桩开始往下掉,所以她没了木桩的突袭之后反而上得更快了。

杉萝最终从木架内部钻出来,整座木架就要从中间腰斩了,越往上就越危险,大部分人都自觉的放弃比赛。唯独杉萝和罗思雨以及方才第一名的那一队还在坚持着。

看台上的观众们的视线都被他们这边给吸引来了,杉萝刚到顶上就被人发起攻击,一脚一脚的踹来,左闪右躲后往对方的大。腿内侧狠踹去,再一个转身伸手向他的脖子狠劈去!致使对方连连后退,身形一颤。

这些拳脚功夫可都是她这几个月和段生、张远他们一起学来的喲!

唏嘘间,身下劲风来袭,杉萝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眸子里闪过一丝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仿佛此时此刻的她不只是一个十五岁的丫头,而是一个近三十的成熟女性!

一脚撩起!砰!的一声响,气劲冲撞,对方手臂一横,挡住劲腿却被踢飞,手臂酸麻,杉萝的力气出乎他的意料。

杉萝解决完这个之后,看到罗思雨那边也在激烈交手,便用力一跳将彩球拿到手,唤了罗思雨一声后她便赶过来,然后两人便施展着轻功从上面飞下来。

身后的木架也就在这个时候全塌了!!

下一秒,掌声轰鸣般的响起。看台上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为这两个配合度极好的女弟子鼓掌呐喊。虽然这一次活动状况连连,可是有一个观表现得非常精彩,那便是来自清源的三清观,人家还是派出女弟子!叫众人一致认为女弟子未必会比男弟子差!

杉萝和罗思雨直接被本观的人抛起来了,一次又一次,把她们给高兴坏了。

侯平一把老泪纵横啊,清源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光彩一次了,还是拜女弟子们所赐,这更不得了啊!!

杉萝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被抛向空中,每一次觉得离天空更近了,不知道月和可有看到这一幕?想到这里,忍不住对着天空调皮地眨了下眼睛。叫月和看了,深邃的眸子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