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78章 段生的真实身份!

第178章 段生的真实身份!

后来,姬白卉负伤回到闇云宫,没多久就把孩子给生下来交给护法就走了,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对于她的生死有很多传言,被仙界囚禁或流放又或者早已不在人世间。

说到这里,素兰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此以后,闇云宫那里便什么风声都没有,我们也不曾再见到现任妖王出来主宰妖界过!是男是女不得而知!只知道现在闇云宫那边护法最大,由她主持!如果不是她的话,妖界会大乱。”

“这个护法是什么人?”

“护法的大名叫姬白芷,是宫主的妹妹。”

“那你可知道妖界有对双胞胎是什么人?”

“双胞胎?那一定是雪滟和雪凝二人,她们是护法的左右心腹,同时在帮护法整治妖界,一般有事都由她二人出面。”

“那你可知那个神仙是谁?”

“这个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毕竟天上有那么多的神仙。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有关前任妖王的事你应该去问你家月和仙君,他掌管三界姻缘,哪个神仙和姬白卉相爱他一定知道的。”

从素兰家离开之后,杉萝的心越来越不淡定,她怎么可能会去问月和?!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太冒失了。不过至今现任妖王都没有现身过,可大家都说现任妖王天天躲在闇云宫里歌舞笙箫、夜夜销魂,说不定妖王压根就不在闇云宫里,而这些传言都只是闇云宫故意散播出来为的就是掩人耳目!想到这里,杉萝都惊呆了好吗?!摇了摇头,不敢往下想下去了,御剑回三清观。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

段生躺在**闭眼熟睡时,忽然耳边传来一道悠扬的笛声,他的眉宇间便开始散发着一丝红光,红光凝聚在眉心便是一点。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眸光闪过一丝红色的光芒,慢慢坐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睡在隔壁的张远,翻下身,带上门走了。

这笛声也让浅眠的杉萝听到了,赶紧出去看看,大半夜的有笛声也太奇怪了。

到廊道上仔细一听,笛声是从后山传来的!

与此同时,君陶独自一人来到后山,笛声便消失不见了,雪凝、雪滟看到人来了,纷纷有些激动的单膝下跪抱拳道:“属下参见主子。”

君陶居高临下的把她们看着,眉间一点红极其引人目光,歪了歪脖子,呼吸着新鲜空气,邪魅一笑道:“啊……终于醒了。”晚风拂过长发和衣摆,甚是飘逸。

“虽然如此但主子您要完全苏醒过来还需要等上一段时日。”

“不急,本王有的是时间,现在这具身体也够弱的,还需要再强大些才行。说吧,你们把本王唤来有何要事?”凋零的黄叶瞬间遮蔽了清澈冰冷的眸,滑过挺直的鼻,抚过弧度完美的,淡色的唇,又恋恋不舍地随风荡开。

“您现在这个身份有个师妹名叫杉萝,她好像发现了您的身份。”

“是吗?那就把她给杀了!省得破坏了我的计划。”

“是!”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雪凝一脸的得意,她就说嘛,只要主子苏醒过来,压根就不会看上那个黄毛丫头!

躲在角落里正看着这一幕的杉萝听到这对话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这一举动被君陶给发现了,小声地嘱咐雪滟去把人给带过来!雪滟抱了抱拳便飞过去,杉萝见势转身欲逃,却被雪滟拦个正着。

杉萝被步步逼退到段生面前,不!面前这人已经不是师兄了,而是……妖王!!雪凝和雪滟交换了下位置,一个到杉萝后面让她没有机会逃,一个到君陶旁边附耳道:“此人便是您的师妹,杉萝。”

噢?君陶开始用打量的目光把她看着,邪魅妖孽的眼眸上下来回的打量,叫杉萝很是不自在的反驳道:“他才不是我师兄,我师兄怎么可能会杀我?”

雪滟又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那个您喜欢她。”听到这话,他直接嗤笑了一声,“什么眼光?”

“什么?”杉萝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下意识后退一步,不小心踩到雪凝的脚又退了回来,然后就被他的手掌覆在后腰上,用力一带,整个人直接扑到他怀中去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把他看着。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端详段生,面无表情,五官端正棱角分明,剑眉斜飞入鬓,红眸如血目光似剑,想要看穿她的心思似的问道:“女人,你都知道些什么事?”

“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些都只是我的推测而已。”

君陶放开她,转过身去摆弄着自己的头发道:“不妨说说看。”

“……既然你是妖王,那你娘就是前任妖王姬白卉,而你爹就是某个神仙。那么你费尽心机以凡人之身混入仙界,要嘛是要找你那个抛弃妻子的神仙父亲,要嘛寻找你母亲的下落,又或是想杀了一手拆散你们的王母。”

雪滟和雪凝都惊呆了,单凭两次相遇以及去调查她就可以推测出这么多事来?而且准确率极高!

聪明!果然是聪明伶俐!另外一个自己眼光不错!

“嗯,是这样没有错,那你又想如何对付我们?”君陶爽快的承认了,“准备到那些神仙面前揭发我们嘛?”

“你错了!我不会这么做,虽然事实很残忍,可师兄终究还是我的师兄,我不想因为你们有朝一日被迫和他对立!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你们给毁了。所以这件事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如果要说我早就向大师兄禀报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有趣!你竟然愿意为了另外一个我和仙界为敌?”

“在你身边或许有很多对你忠心耿耿的人,可一定没有知心朋友!而我虽说朋友多,可能像师兄对我这么好的朋友却只有两个,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做点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

这件事还真是如此!她本有很多机会可以告诉他人,可她并没有。雪滟可以替她证明,而且她还是月和仙君的庙祝,是唯一一个能够接触到月和仙君的弟子,就这样轻易杀了她的话,等于错失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