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82章 她喜欢女人?

第182章 她喜欢女人?

自从住进这个渔村时,司紫每天的生活就是被娴儿拉去和别人家的姑娘聊家常,唯一不同的是,她们当中就只有娴儿还未出嫁,其他都已经嫁给当地的小伙子了。

说来也奇怪,娴儿的相貌算是这几个姑娘当中比较出众的,要是想嫁的话肯定不愁嫁的,而如今敖春也已经到她身边来了,所以还是没有要成亲的动静吗?

这点凤生已经试探性的问过他了,还是陪他上山砍柴的时候问的。

“话说你和娴儿姑娘是怎么认识的?”

认识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在海里吧,当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不小心掉到水里被路过的他给救上岸了。

当时娴儿已经奄奄一息了,他略施法术便将她救醒。

“大哥哥,是你救的我吗?”娴儿坐起身来问道,似乎一点都不怕陌生的他。

“是我,你怎么会掉进水里的?”

“我在我爹的船上玩不小心掉进水里了,多谢大哥哥的救命之恩,大哥哥,我叫娴儿,你呢?”

“我叫大春。”敖春给自己取了一个凡人的名字,便坐着和她闲聊几句,得知她家就住在这个渔村,他本不喜欢这里的村民,因为自己族里的鱼啊虾啊都成了他们的食物了,好几次都想来一场大水淹死他们得了,可这样做会惹怒玉帝和王母的,所以想想还是算了。今天却遇到了这么可爱,这么善良的小天使。

于是他便经常上来和娴儿偷偷玩,这一玩就好多年,娴儿也长大了。而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娴儿了,这种感情还是在月和把西海大公主敖媚许配给他的时候才彻底爆发出来。

敖春只是把这个故事简单的改了下家庭背景,所以重点的还在,叫凤生听了之后有些无语,也不知道是他语言上表达得不清楚,还是他听不懂,并不能从中听出什么来,好歹要有什么事让他下定决心和敖媚斩断姻缘的吧?

“那你有找机会跟娴儿姑娘表明心意吗?”

“总是没有机会,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帮你。”

“嘿。”

敖春没有说什么,而是尖叫一声。凤生算是听出来了,敖春这个白痴就是选了得不到的这一份感情!人生在世,最珍贵的是什么?

一个是“得不到”,一个是“已失去”。

人们常说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因为得不到,我们会怅然若失,会绝望,会撕心裂肺的痛。这种感觉会深刻的印在我们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这便是人们口中越是得不到的感情或事物就越想要得到!所以他才一直看不到真爱就在自己身边,而那份不属于他的感情只是纯属的占有欲和好奇心罢了。

于是凤生让司紫去旁敲侧击一下娴儿姑娘的口风,看看她到底喜不喜欢敖春?他发誓,他见过这么多女人,还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难以摸透!对每个人都好,男男女女都一样!

害得他都不需要故意暗中做什么手脚来阻止他们在一起,光是娴儿本人就已经做得很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会吊人胃口了,每次敖春的话到嘴边的时候,她都会生出一些事来转移话题或者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这便是敖春口中的没有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

算是情圣的凤生好像观察出什么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打算牺牲一下司紫了。

第二天的时候,娴儿抱着个木盆,里面放了些要洗的衣服,是来找司紫一起出去洗衣服的。他装作和大春有约,前脚出门,后脚就跟上她们了。只见娴儿一路都很亲昵的拉着司紫的手,同样都是女人,所以司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或者尴尬的地方。

凤生便施法在司紫的脚下变了一根木棍,叫她一个没注意踩到后向前扑去,伴随着一声尖叫,司紫直接把娴儿压在身下,且二人的嘴亲到了!!!司紫瞪大了双眼,赶紧起身道歉着:“对不起啊娴儿,我不是故意的。”

“不要紧的。”娴儿露出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笑意来,肩膀这块单薄的衣服被扯破了呢,司紫让她随自己回去,她给她补一下,若不然就这样回去的话,指不定会让别人作何感想。

娴儿没有拒绝,随她回去,大大方方的在她面前把衣服脱下来,只穿着红色的肚兜,叫司紫看了更不好意思了,赶紧拿自己的衣服先给她穿上。

娴儿闻了闻她的衣服,好闻极了,坐在床边看着她有模有样一针一线的为自己补着衣服,笑道:“阿紫姐进步不小呢,都会自己缝补衣服了。”

“呵,住在这里这么多月了,肯定要学会的,如果再笨手笨脚的会被嫌弃的。”

“阿紫姐很爱姐夫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司紫抬眸看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在衣服上穿针引线的。

“我只是觉得姐夫非常幸福,能遇到阿紫姐这么好的姑娘,你为了他学了这么多事。”

“我倒是觉得别的男人娶了你才叫幸福,你看你性子好,能干,又长得漂亮。一定有很多男人想要把你给娶回家吧?”

“真的吗?你真的这么觉得?”

“嗯嗯,不过你到现在都还没有中意的人吗?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看其他姐妹都已经嫁人了,你也得抓紧时间才行,那个大春我看他挺喜欢你的,那么听你的话。”

提到这里,娴儿的表情依然平淡,往**一躺无奈道:“大春哥是个好人,我不想耽误他的幸福,可是怎么委婉的去跟他说他就是听不懂,我也挺伤脑筋的。”

“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大春?”司紫过于激动,导致手中的针不小心扎到自己的手指,倒吸了口气。

见此,娴儿坐起身,抓着她的手道:“怎么那么不小心?都流血了。”说着便低下头含。住。叫司紫身形一颤,华丽丽的石化住了,现在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