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85章 东海之上

第185章 东海之上

如今,凡间又一次迎来了新的一年,渔村的村民们开始忙碌起来了。大家都会到隔壁大一点的镇上去购置年货,每逢春节来临,家家户户都燃起鞭炮,放起礼花,辞旧迎新,释放一年的快乐。

司紫和凤生也适当性的买一些春联、字画回来装饰下这个略有些冷清的家,还没开始,娴儿就跑到她家来邀请他们一起过去吃年夜饭。不过凤生觉得年夜饭还是自家人吃比较好,有了他这么一句话,司紫暂时从那件别扭的事缓过劲来了,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开始张罗这些事。这个年对她来说意义非凡,以往都是在丞相府和他们一起过,甚是拘谨,现在是自己过,想要怎么过都随自己,还有个家给自己装扮,挺好的。

几天之后,西海。

敖荣看到姐姐这般模样,百般于心不忍,他的姐姐压根就不是这个样子,都怪他辜负我姐的一番盛情!姐姐变成这个样子,他还有闲情和凡间女子在一起恩爱吗?!!

“姐,我们大家会陪你一起度过这一关的。”

“嗯!”敖媚挤出一抹笑来,弟弟真懂事,平时没白疼他。

敖荣一头钻出西海,往东海飞去!!很快就在西海上空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一虾兵见此赶紧进来向敖媚禀报,敖媚一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离开西海,往东海飞去。

此时此刻,在凤生的帮助下敖春准备向娴儿表明心意了。对于这一切,娴儿并不知情,只是在司紫的带领下去了布置过的现场,在海边。

娴儿看得出来她这几天的情绪都很低落,便开口问道:“阿紫姐,你怎么了?这几天的心情好像很不好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我对你做了奇怪的事?如果是的话,我向你道歉。”

“娴儿不关你的事,只是跟他在一些事上有了争执,过几天就会好的。”

“那就好!感情再好的夫妻也是会有争执的,没事的,彼此冷静几天就行了。阿紫姐你这么好,我相信姐夫他不会让自己冷静太久的。”

二人并肩来到海边,远处海鸥翱翔,浪花翻滚。近处是凤生和敖春精心布置的花瓣爱心,敖春手里还捧着一束花,这些都是凤生建议的。看到这里,娴儿的脸上倒是平静的很,挪步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

“娴儿,我想了好久好久,今天一定要把话给你讲清楚。”

“你说吧,我听着呢。”

敖春正准备开口时,天边传来一道呵斥声道:“敖春,我姐在家里备受煎熬,你却在这里逍遥快活,不可饶恕!”说着,直接一掌打了下来!敖春立马将娴儿扑倒在地躲过他的攻击。

还不容凤生出手阻止他时,“砰”的一声,一条青龙从东海钻出向敖荣冲去,敖荣也变成一条黑龙朝对方冲去。所以底下的人看到两条不同颜色的龙在半空中互相撕咬着。

渔村里的村民们皆看到这一幕,脸色都不好看了。两龙相抗,受遭殃的就只有他们这些凡人了。

果不其然,随着两条龙在半空中激烈打斗时,东海的海面上变得不是那么平静,而是开始波涛汹涌起来了!浪花越打越高,最后在海面上形成一度几米高的水墙,砰的一声砸在海滩上,叫身在海滩上的村民们逃也似的离开,纷纷躲进村子里,门窗紧闭,不愿意出去看热闹。

凤生也护着身边几个人离开海滩,再不来人阻止的话,这个村子都会被海水覆没!唏嘘间,敖荣“砰”的一声,重重砸在海滩上,形成一个巨坑,海浪打来直接将这个巨坑填平了。

“西海二太子,你跑到老夫的地盘上撒野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在老夫的眼皮底下杀我儿?”敖广的声音在半空中响彻响彻,铿锵有力。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一个逼敖媚交出敖春的灵珠的好机会。

“哼,既然打不过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要我还活着,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渣。如何伤害我姐的,我就如何讨回来。”敖荣的态度坚决,正合敖广的意,既然如此就将他捆了等西海的人找上门来。

想到这里,敖广施法变出一条绳子准备将他捆了,敖媚的及时赶到阻止了。只见她右手一翻,龙骨鞭在手狠狠地甩出去,将那条绳子还给敖广,叫他忍不住后退几步,一看是曾经的儿媳妇到了,脸色这才有了几许缓和道:“敖媚,是你让你弟弟来伤害敖春的吗?”

敖媚徐徐落地,过去扶敖荣起身,小声斥责他不该这么乱来,这样做只会陷西海于不义,可知道这个傻弟弟是为了自己好,便也没有过多的苛责。这一幕被敖春看在眼里,话说好久没看到敖媚了,她可还好?

这边的娴儿都惊呆了,她住在这里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真龙,只听说过!

见此,凤生转身用了一道传音符把杉萝给请来,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东海这里。这是月和说的,有需要就找她帮忙。

敖媚施法飞到半空中,飞到敖广面前落落大方的行了个揖礼道:“按现在的情况好像是龙王把我弟弟给伤了,你家儿子却毫发无伤啊!”

“还不是老夫出面制止的及时,才没让你弟弟得逞,否则这后果你们西海担待得起吗?”

“这一点自然是我弟弟的错,我代他向你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不想把事情闹大的话,你且把敖春的灵珠交出来即可,从此东海西海再无恩怨,再无瓜葛。”

“这不可能!”敖媚果断拒绝了,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意道:“就算我现在把敖荣交给你,你也不敢对他如何?别忘了你家儿子的灵珠还在我手上,哪天我要是不高兴了不小心捏碎了可就不好了。”

“你!”听了这话,敖广气得脸都青了,只听敖媚继续道来:“这事没闹到玉帝面前去已经很给你们东海的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竟敢威胁老夫,看掌!”敖广不爽被曾经的儿媳妇给嘲弄了,竟然不顾后果,公然的和敖媚过起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