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191章 凤生的心事

第191章 凤生的心事

月和正在地府和阎王下棋,阎王一边放棋子一边狐疑的把他看着,这都好几局了,面前这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还不道出来此陪他下棋的目的,他才不会真信了就是来陪他下棋的这个鬼话的。

崔判官在棋盘桌旁现身,“下官见过王爷,见过仙君。”

“怎么了吗?”今晚不是要做审判吗?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事情是这样的……”崔判官在一旁把庙里的事以及杉萝求情的事都娓娓道来,阎王爷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这就是你来的目的啊!”

月和一袭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面容出奇意外的淡定,手捏着一枚棋子放入棋盘道:“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从来都是互相帮忙的,你不会连这个忙都不帮吧?”

“认识归认识,这个忙实在是没办法帮啊,你自己都不愿意做一些坏规矩的事,怎么每次都让我做坏规矩的事?这不公平!”

“你输了!”月和一枚棋子落下,阎王便输了,还出声提醒着他,叫他崩溃着抓着头发,“有你这么求人的吗?想求我还不让我赢一次,今晚都赢了我多少次了?”他都快吐血了!

“下棋归下棋,有求于你是有求于你。”

“是吗?那你想怎么求我?”阎王一本正经地问道。

“别这样,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我同流合污了有一段时日了。”月和的嘴角扯出一抹坏笑来。

“谁跟你同流合污了。”

“要不是你错勾杉萝的魂,你觉得会有这么多事嘛?按道理她所闯的祸你得承担一半。”月和的手背轻轻支撑着脸颊,另外一只手把。玩着白色棋子。

“……看来我今天要是不帮你这个忙,你就会一直在这里跟我翻旧账了。”阎王爷一脸的黑线。

“怎么会,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月和坐直了身姿,袖子一拂,棋盘上的棋子被清空了,“再来一局。”

不知过去多久,崔判官终于回来了,面带愁容叫杉萝的心很是不安,别告诉她阎王爷不答应啊!连连问道:“崔判官,如何?阎王爷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阎王他……答应了!”崔判官面带愁容的脸瞬间乐开了花,杉萝直接站起来兴奋的跳跃着,“吓死我了,崔判官跟阎王爷都是大好人,娴儿快点谢谢崔判官。”

“谢谢判官大人,谢谢阎王爷……”娴儿连磕了三个响头,感激涕零,终于感觉到被人眷顾的滋味了。

“阎王爷开恩给了你一次投胎做人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别再因为他人的言语左右了你的生命,知道了吗?”

“知道了!”娴儿一脸的笃定。

就这样,娴儿获得一次投胎转世的机会,黑白无常送她入地府上奈何桥喝孟婆汤。杉萝则去买了些贡品回来好好上了一把香,拍胸。脯道:“他日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在所不惜!”

“还好这次有惊无险。”段生站在一旁看着她说道。

“是啊,如果没有帮娴儿求到投胎转世的机会,我会内疚死的。这次我真是太马虎了,为了能撮合敖春和敖媚,完全忘了娴儿的感受和立场了,要是仙君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责罚我的。”说到这里,仰天松了口大气,“好在多亏了师兄帮我拖延了点时间。”

“我们师兄妹三人还需要这么客气嘛?就算我遇到困难的事你也会二话不说的出来帮我的。”段生始终坚信着这么一点。

“那是必须的!咱们三个的关系是铁打不断的。”

杉萝回到月老庙时,凤生已经在和月和站着聊天了,不禁努了努嘴,自打上次东海的事,俩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聊天也是难得啊!

看到杉萝回来了,两人的话题也就此结束,什么嘛,神神秘秘的。

“拜见仙君。”杉萝上前行了个揖礼。

“你们在渔村的事我都已经知晓了,所以这次所犯的错误你好好反省了吗?”月和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里道,听到这里,杉萝连连跪在地上听候发落,“还没来得及反省。”

“那便去藏书阁抄写经书吧!”

“是!”杉萝又行了揖礼,没有要为自己辩解的打算,只是罚自己去藏书阁抄写经书已经是最轻的责罚了,她心甘情愿接受!

“这段时日凤生都会和你在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记得把他带上。”月和最后吩咐一句后,转身回了天。

“恭送仙君。”杉萝毕恭毕敬的行了个揖礼。

于是,杉萝忙完观里的事之后,便去了藏书阁抄写经书。凤生陪她一起去,可是她在抄写经书时总是看他一副心不在焉的,问他他又不愿意说,难道是在想娴儿?

自打回来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话都比以前少了,也不在像以前那样色胆包天的在观里撒网泡师姐了。只是一直魂不守舍的跟着自己,走到哪就跟到哪,要不是作为他的主人,早就轰走了好吗?

“哼哼,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杉萝没心思抄写经书了,放下毛笔,一脸正色的问道,“别再说没事了,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有心事,如果只是在想娴儿的话,你还是去找她吧,别让自己后悔。”

“我就是不想后悔才不让她继续跟着我。”凤生不禁拧着眉头脱口而出道,“月和说你会帮我解决这件事,让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你是我的。宠。物,为了你的幸福,我当然会帮你啦。”杉萝母爱泛滥似的,伸手过去摸摸他的脑袋道,“说吧,到底怎么了?”

凤生寻思了下,还是决定把他以前的事告诉杉萝,“你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吗?我本是人却被人下了诅咒成了猪妖……”叫杉萝听得一惊一乍的,不断地用“噢~嗯!原来如此~”等简短的话语来回应他以前的一笔风。流账,等听他把故事说完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母爱泛滥的笑意道:“你死的时候我一定会亲手写上死不足惜四个大字送给你的!”

“……”凤生一脸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