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08章 月和的礼物

第208章 月和的礼物

刘若彤离开之前,张远还给她几瓶可以恢复灵力的丹药,如果她不嫌弃的话,但她并不!

段生盘腿在地上打坐了会儿,仙船便抵达天河,众弟子开始有秩序的登天梯,一个一个上去,不能拥挤。

“师兄,你可以吗?”杉萝有些担心的问道。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他回头还得好好感谢一下那个师姐才行。

“这次真是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没有把我丢在那里。”宁真儿突然忍不住说道,就凭他们这样的关系,他们大可以舍弃自己,不用一路背着他一起逃命。

“我们是同门,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想感谢的话,记得让我赚大钱啊。”杉萝一脸坏坏地说道,她爱钱。

经过这件事之后,宁真儿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有所缓和了,他也不会再对杉萝板着张脸了,实在是没有必要!

这次毫无压力的直上天梯到南天门,杉萝到南天门第一件事就是拨开人群到公告栏面前,石碑上正不停地刷新着众神明受欢迎程度的列表,哈哈哈哈这次终于没有垫底了,还爬上前十位,不错不错!

张福德拄着拐杖走到南天门入口处,咚咚咚!拐杖在地上敲了三下之后,原本吵得跟市集有得一拼的环境瞬间就安静下来了,土地公公像往常一样让他们有秩序地入接引殿。

众弟子们挨个挨个手持令牌进入接引殿,一入接引殿便有道光打在他们身上,陆续地将他们发配考场,有了第一次,这次杉萝就没有在大惊小怪了。

不过考场的宫殿似乎还是一样的,什么都没有,只有桌子和他们这群考生,偌大的地方连说话都有回音。

在此参加掐算考试的弟子非常多,有男有女,堪称人山人海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轮到她,也不知道这次的监考官会是谁!

直到所有弟子分配考场都分配完了之后,考试这才开始!

这次由土地公公做考官,开始叫号码,目前杉萝的掐算虽然没有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对考过这场考试还是没有问题,绝对信心满满!

各个地方的考试也陆陆续续地展开了。

这次掐算,土地公公把已经发生过的事拿出来考,这样就可以知道他们算得对不对了。

还是老规矩!对的,当场通过。不对的,遣送凡间。

很快就轮到杉萝,土地公公给了她时间和事件,她伸手掐了掐,嘴里默念着,然后把自己所算出来的结果大声的说出来,这也是她对自己掐算一种肯定的表现。

“通过。”

土地公公一点都不卖关子,直接宣布她通过了。杉萝开心的行了个大大的揖礼之后,转身便离开考场。一出考场就看到清风明月站在不远处的廊道上,恭恭敬敬地朝她行了个揖礼道:“杉庙祝。”

杉萝也回了个揖礼。

“杉庙祝,请随我们来。”清风说着还调皮地眨了下眼睛。

杉萝知道是月和派他们过来接自己的,便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一路跟着他们再次来到月楼,方才在考场内就一直期盼着早点轮到她,这样她就能在月楼呆久一点了。

清风明月已经帮她准备好食物了,从试炼里出来之后又马上接着考试,肯定饿坏了。

杉萝一边吃一边询问月和在哪里?她都来了有一会儿的功夫了,还不见他出来夸她,她对自己的表现十分给九分,还有一分怕自己骄傲。

明月又把凰果盆栽拿来放在她面前,杉萝看到被照料得挺好的,心里很是高兴。如今司紫不必再经历凡人的生老病死了,所以她一定可以等到凤生回来的。

“仙君。”清风明月跪坐在一旁,看到主人回来了便行了个揖礼,月和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走进来往杉萝旁边坐下来。杉萝忍不住问他上哪去了,她考完试可是想要第一时间就看到他呢!

“我到金枪阁给你挑武器去了。”月和说着,从袖袍里掏出一个锦盒,杉萝开心的拿过来捧在手心里,没有马上打开,而是问道:“金枪阁是什么地方?”

“所有触犯天条神仙的兵器都在金枪阁里,分发兵器也在里面,是天界兵器储存处最多的地方,无王母娘娘和玉帝令牌不可入内。”清风缓缓解释道。

“你不会是偷来的吧?!”

月和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给了她一记白眼:“这是玉帝当初承诺过的,要送给月楼未来的女主人一件礼物,让我自己到金枪阁里挑,月楼女主人的名单上暂时只有你一个,所以就先借给你用用,要是你不能成为女主人,这个可是要回收的。”

“你还想要几个女主人?只有我一个不是挺好的嘛?”杉萝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然后打开锦盒,发现里面一枚金色的戒指,不禁捂住嘴。巴,惊讶道:“这是在向我求婚的意思吗?”

“求你个头!这个叫无定飞环,你这么笨的人也只能用这样的兵器了。”月和说着,施法将无定飞环取出来演示一遍给她看,只见无定飞环在他的手中可大可小,可多可少,唰唰唰不停地变着,两手一打开,变出了十几个的无定飞环,再一合上又变成一个,变多变少就看自己的修为了。

“好厉害啊!”杉萝猛一阵鼓掌,觉得很新奇拿过来想要学月和把无定飞环控制在双掌之间时,它却一点都不给面子的掉落在地,叫月和一脸黑线,金枪阁里大多都是笨重的兵器,所以他挑了这么一个不笨重的又方便携带的无定飞环。

“我就不信了。”杉萝喃喃自语着,还想再试一次,结果这次发力有些过猛,无定飞环直接从她手中飞了出去,当场打碎一个花瓶,再弹回来打中了她的额头。

duang的一声!

砰的一下!杉萝直接向后倒去,泪花都快喷出来了,“好疼啊……”疼得直捂着额头叫得好不凄惨。月和无奈的摇了摇头,让清风明月去拿药过来,然后为杉萝那又肿又紫的额头擦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