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13章 义庄寻人

第213章 义庄寻人

义庄,一个专门寄放棺柩的地方!

义庄是存放棺材的地方。当然,棺材不会是空的,棺材中都有尸体,大都是一时还未曾找得好地方安葬,或是死者客死他乡,家人准备运回本土去安葬,或是穷得无以为殓,只好暂时寄放在义庄之中,也就是医院里的太平间了。

此时此刻,夜黑风高狼嚎狗叫,段生推开义庄的大门,一阵阴风扑面打来,冷不禁打了个冷颤,阴风侵蚀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时而卷起地上的残叶穿过他们的脚尖。

四周漆黑一片,临泰县更是一片万籁俱寂。整个义庄被黑暗笼罩着,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息。

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难闻的腐臭味,常人呆一会儿就会觉得受不了,更何况是住在这里。

段生没有多想,向里面走去,杉萝尾随其后,段生说这种偷尸的事还得晚上做比较安全。推开置放棺材的屋子,那味道就更重了,捂鼻强忍住,这里面大部分的尸体都已经腐烂,有的甚至长出蛆虫都还没有人处理掉,我靠,在这里还能找到完整的人嘛!!

杉萝屏住一口气,进去挨个挨个掀开棺材,她压根就不认识那五个女孩,只知道名字,得怎么找啊?能找到这个地方还是通过段生的能力,便问道:“师兄,你再感应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位米萱。”

段生摇头,只能锁定这个地方,具体哪具无从所知,有点困难的说,什么困难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感觉有点奇怪啊,“确定要找的是个死人?”

“义庄也只有死人啊……”还是月和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错!杉萝寻思着,没有注意到脚下一根手骨,脚一踩,人一滑,向前铺去,一头撞上棺材,差点没晕过去,只是一排放置在长凳上的棺材因为她这么一撞,哐的一声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推翻了,里面的腐尸都从棺材里滚了出来。

完了!杉萝心想着,段生赶紧过来将她扶起,“师妹,你没事吧?”

“我没事……”杉萝的额头都青了,段生让她先到外面去,他会把这里恢复原来的样子的。

这种活怎么让他一个人做,明明闯祸的人是自己,所以想了想,还是一起帮忙,帮忙把棺材搬回长凳上,再把腐尸给抱回棺材里,最后盖上棺材盖就行了。

不过还没完呢,杉萝特地挑了一具情况不是那么惨的,一把将尸体抱了起来,仰着头,屏住呼吸,一步一步往空的棺材走去,谁知又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手中的尸体“漱”的一下飞了出去。

段生的视线跟着那女尸一起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落在地上,紧接着看到杉萝因为被拌了一脚导致步伐踉跄整个身子向前扑去,摔一跤倒没什么事!可问题是为什么那具女尸就刚好躺在那里?

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女尸上扑去时,杉萝的心情是崩溃的,在内心里不停的咆哮着:雅蠛蝶——

当杉萝扑到女尸身上,还嘴对嘴的亲到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静得足够可以听到杉萝内心深处山崩地裂的声音。

“……”段生惊呆了。

下一秒!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划破临泰之上的天空!

这里的主人听到动静之后,立马从隔壁屋里跑出来一看,看到有两个陌生男女直接抄起门口一把棍子皱眉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段生哪有时间回答她的问题啊,赶紧要水,杉萝正跪在地上吐得好惨,整个义庄除了她的呕吐声就是她的呕吐声了,看到她手中的木棍有些多余,一施法,她手中的木棍就掉落在地,把姑娘也吓得连连后退,去拿干净的水给他。

杉萝连漱了好几口水,用手洗着嘴唇消毒消毒一下,该死的,怎么这么霉啊?!

“你们到底是谁?偷尸人?”对面的女孩一身素衣白衫,大半夜的被他们吓得连头发都没来得及盘就跑出来了。

“我们是来找人的,请问这里有一个名叫米萱的姑娘吗?”

“我就是,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嘛?”

杉萝一口水喷出来,“什么?米萱不是死人而是一个活人?”想到这里,杉萝的内心就更加崩溃了,蹲在地上一边漱口水一边哭,那她晚上的遭遇不都多余的嘛……凄惨落魄啊……

米萱一脸黑线,这两个人到底想做什么?来找人居然连想找的人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之后杉萝便了解到米萱跟段生的遭遇是一样的,一个是被丢在阎王庙门口,一个是被丢到义庄门口,而她就被义庄的主人也就是她的义父给抚养长大了,义父死了之后,她就一直住在这里,从事义父生前一直在做的事。

“那你就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吗?”

米萱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因为从事这个工作,县里人都拒绝和她来往,还说她是个不祥之人,义父就是被她活生生的克死的。可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义父是病死的,没有足够的银子来治好他的病,就这样走了。

街坊邻里都说是被她克死的也懒得解释,也没什么意义,想到这里又继续说道:“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找我?”

“我们是清源三清观的弟子,我是月老庙的庙祝我叫杉萝,这位是我的师兄段生,他是阎王庙的。”杉萝自报姓名道。

“两位小道长有礼了,方才真是多有得罪。”米萱低头福了福身,清源的三清观自然清楚,她也去过,没想到会找上自己来。

杉萝顿了顿继续说道:“目前我们月老庙需要招新庙祝来打理庙宇,而你又跟我们有缘便来了,但我们不会强迫你的,如果你愿意离开这个地方重新生活的话五天之后就到长乐坊来找我。”

杉萝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了,机会就这么一次,而且还给足她时间来考虑,所以这样就行了,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一想到方才那一幕,心里又开始崩溃了。

该死的月和,也不把话说清楚一点,还以为他有什么癖好要找一个死人回来当庙祝,看样子有问题的人是她自己,脑洞太大了!

段生也终于知道奇怪的地方了,对方还真是个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