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15章 带着师兄逛青楼

第215章 带着师兄逛青楼

夜幕降临,青。楼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

张远别扭的跟在杉萝身后,这种烟花柳地他出生到现在都没来过,以前是没钱,现在是修道更忌讳,“师妹,我看我还是不进去了。”

“怕什么,我们是去找人的,又不是去做坏事的。”杉萝说着,强行把张远给拖进去。

一到晚上,这条街就是整座城池最热闹的地方了。一眼望去,五颜六色的灯笼以及花枝招展的姑娘在门口招揽着客人。

一进霍美兰所在的青。楼里,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胭脂水粉味,着实有点呛鼻了,揉着鼻子四处环看,张远的视线畏畏缩缩的不敢直盯着里面一个个美。艳妖娆的姑娘们看。

“哎呀师兄,别这样嘛,放开一点。”

“师妹啊……”

“叫我什么?”

“师……师弟……”张远一时没有办法改口,嘴巴凑上去小声地说道:“你到底还是个女儿身,怎么能到这里来呢?我们还是走吧,找其他法子来接近霍美兰吧。”

杉萝正想说什么时,四周突然都安静下来了,视线齐刷刷地抬头看向二楼廊道上,一位紫纱遮面的女子从上面轻轻飘了下来,姑娘们还在上面帮忙撒着花瓣,让她看起来更加仙,更加美。

“霍姑娘来了。”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杉萝这才拉着张远往前面挤去,原来她就是霍美兰啊。

乐曲起、舞步起。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心中的节奏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若有若无的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又清雅如同夏日荷花、动人的旋转着,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那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舞结束、站起身来,朝底下施了一礼。

杉萝跟着大家猛地一阵鼓掌叫好,看到张远已然是看呆了不禁觉得好笑,方才是谁一直要走的,现在却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姑娘看?!

“师兄,好看吗?”杉萝故意戏弄他,叫张远惭愧的把头低下来。

接下来就是老鸨开始让男子们喊价的时间了,谁出价最高,美兰今晚就陪谁!

身边有钱的公子哥们一个接着一个喊价,很快这价钱就从几百两抬到上千两了,虽然杉萝很想喊,可是她哪里有这么多钱,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挥霍,要是被月和给知道了,还不一脚踹飞,只能另想其他法子了。

最终,霍美兰被一个公子哥以一千五百两银子买下一。夜,啧啧啧。

看到霍美兰直接被带回房间时,杉萝也偷偷跟上去,假装路过他们的房门口,实则在偷听里面在做什么。张远又觉得这样偷听是不对的,想把杉萝给拉走时,自己也忍不住偷听起来了。

“公子,请你不要这样,小女卖艺不卖身的。”

“不要怎么样啊?哥哥我花了一千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听你说卖艺不卖身。”只见这位公子哥说着,直接把霍美兰推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小女又没逼你花钱买我一夜。”霍美兰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话,却被人家甩了一个耳光子,叫她红了眼,再也不敢呛他了。人家的钱已经给了,所以今晚她就算被打死在这里,都不会有人来阻止的,真是恨透了这些人。

“禽。兽!”门外两人忍不住唾骂了句。

杉萝让张远在门口把风,她则蒙着面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到霍美兰身上差不多被脱光了,只剩下亵。衣,而那禽。兽也脱得只剩下裤子了,看到有人闯进来,直接下床囔囔着,“你谁啊你?”

霍美兰则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不敢发声。

“这位大哥,我和霍姑娘有话要说,能不能借借?”杉萝搓着手,试着和他商量一下,谁知人家竟然爆粗口,“借你娘个头,赶紧给老子滚!”

“我打!”杉萝不想跟他废话,扬手一劈,人直接晕倒在地,吓得霍美兰那张小脸惨白惨白,害怕的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杉萝把脸露出来,坐到床边递给她衣服道:“我是女的,你别怕,快把衣服穿上吧。”

霍美兰照做,等她穿着完毕之后又看到那位公子哥,打从心底感到忧虑,醒来肯定会找她麻烦的。万一要退钱,那妈妈一定会责罚她且克扣月银的。

杉萝二话不说就把张远唤进来,张远一进来看到霍美兰,下意识把头低下来,然后按照杉萝的吩咐把那禽。兽公子给捆了丢在**用被子盖着。

“多谢你们,只是这样做是没有用的,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只要小女还在这里一天,就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些臭男人。”霍美兰坐下唉声叹气的,不过还是对他们的出手相助感到感激。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个地方?”

“进来容易,出去难啊,除非我自毁容颜,否则妈妈她是不会让任何人帮我赎身的。”霍美兰说到这里又无奈道:“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出去之后能做什么,一旦到这里面来,名声什么都已经没了,就算嫁人也只得做妾的份,怎样都逃脱不了一个低贱的命运。”

霍美兰是被亲生父母卖到青。楼来的,她的父母都是赌徒,在外面欠了一大笔钱,所以就把她给卖到这里来赚钱,不但拿了卖身钱去还债,还要她每月都上交银子,实在是受不了了,很多时候都起过轻生的念头,可还是下不了手。

“还好你没有选择轻生,轻生可是要下地狱的。”

她说的话,霍美兰听的不是很懂,这世间果真有神鬼之说?

杉萝觉得霍美兰的脸就是一个大写的摇钱树,老鸨肯定会紧抓着这棵摇钱树不放的,便问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

霍美兰听得无比认真,那颗心出现了久违的心动,生怕这个机会没及时抓住的话就消失了,当下便点头答应下来了。

于是杉萝让她等到明天,明天她再来帮她离开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