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17章 被撞见了!

第217章 被撞见了!

杉萝把自己干净的衣服拿出来给她换上,叫何佳怡很是感激,一上岸就跪在她面前连磕三个头道:“多谢女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女侠,我早已被当做祭品祭天了,今后我就是女侠的人,女侠要我做牛做马都可以。”

“我不要你做牛做马,我只要你做庙祝。”

“庙祝?”何佳怡抬起一张哟嘿的脸,很是茫然。

还有最后一位来自江云城封家小姐封贞叶,封家在江云城是有头有脸的生意人,富甲一方。只可惜封家上下都是重男轻女的种,所以封贞叶虽然顶着小姐的身份,却过着下人般的日子,跟下人住一块,一起吃,还要一起干活。

如果她是嫡出的话,情况可能不会这么苦,只可惜是庶出的。爹不疼,哥不爱,还有后娘欺压着。

所以杉萝带着何佳怡偷偷到后院来找封贞叶,看到她正在洗衣服,便上前一起洗衣服道:“你好,我叫杉萝,你是封家小姐封贞叶吗?”

封贞叶觉得“封家小姐”这四个字是在嘲讽自己,她甚至觉得姓封都是一件侮辱人的事!

“我没在封家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吗?”封家的下人她几乎都认识了。

“你好,我是清源三清观的弟子……”

“原来如此,可是家里有权有势和地方官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我现在就逃走的话,一定会被抓回来的。”她正处于花季,还有很多的利用价值,所以后娘是不会轻易让她离开的。

杉萝觉得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一句话走不走?走的话,后面的问题自然都会解决。不走的话就继续留在这里做一个下人吧!

封贞叶的回答很是果断,这个地方已经没有留念的价值了,她还恨不得离开之前能放把火将这里的一切烧成灰烬,可是她不能这么做,会殃及到无辜。

来自义庄的米萱,来自北阳的郡主狄晴柔,来自青。楼的霍美兰,来自贫民窟的何佳怡,来自封家的庶女封贞叶。不仔细一想的话就不会发现她们五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孤独无助,杉萝隐隐约约明白了月和的用意,顿时觉得她们是幸运的,能被月和挑中,也觉得庙祝真的比她们如今的身份要好很多。

差不多到了第五天,五位姑娘都齐聚静阳城中的长乐坊,长乐坊里里外外的打扮均为一个雅,一切都是木制的。檀香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闻一闻心旷神怡。

这里她成功砍价签了一年下来,租下这个之后私房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未来的日子她们五人都要在这里学习有关庙祝的基本内容。正好这里勾住,住五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平时会客的客厅就来拿做课堂,这里没有椅子桌子,只有书案和蒲团,一人一张,上面还摆着各种资料以及各种书籍。

“欢迎各位的到来,很高兴你们勇敢的为自己做出了选择。从踏入这里的一刻起,你们就不再是以前的你们,这里没有郡主,没有小姐,没有穷人,没有青。楼女子,更没有不祥之人,这里只有人人平等……”杉萝坐在书案前致辞,滔滔不绝的有感而发,且这里没有下人,所有一切都需要她们自己动手,饿了就自己上街买菜做菜,地板脏了就自己动手打扫,一切都要亲力亲为。

每个人一点意见都没有,叫杉萝暗暗高兴,相对于观里的新弟子,她更喜欢这五位,也许是她们和自己一样把握机会。

“不会让你们白忙活的,每月都会给你们月钱,保证你们的基本生活。”杉萝觉得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然后给出时间让她们开始提问题,自己来解答。

“师姐,仙庭考试是什么?”何佳怡举手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仙庭考试就像咱们民间的科举考试是一个道理,到时候我们都要到上面去考呢。”杉萝兴奋地作答,她们一个个也听得兴奋,感觉在做梦一样一点都不真实,她们居然也有上天的机会?!

“那要是考试的时候没有通过,是不是又得回到凡间去?”封贞叶也提出问题。

“是的,要是你们没有通过考试,又得回去过原来的生活,你依然是青。楼被人践踏的女子,你依然是做着苦活的小姐,你依然逃不过被祭天的命运……”差不多就是这样,吓吓她们才能让她们留下来的念头更强烈。

“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就不会再回去!”霍美兰皱着眉头一脸笃定的说着。

“对!没错!”其他人都跟着附和。

“相聚也是有缘,这里面美兰和晴柔的学问比较高,所以你们在平时空闲时间一定要多帮帮其他姐妹。”好在其他三人也都不差,至少会认字。

把她们都安排妥当之后,杉萝就和张远先回去了,她不能每天都过来,只能有时间就抽空过来教她们一下,大部分还得靠她们自己了。

御剑回到庙观之后,便去三清殿报到,这里有专门记录弟子们出勤的师兄,出勤之前和出勤回来都得到三清殿报到,这样大师兄才知道大家都在外面做什么,到底是去玩还是去任务。

回来之后,杉萝便去了一趟月老庙,点了三支香跪下来拜了三拜然后插在香炉上,“仙君,五位新人都已经找齐了。”

面前一道光从天而降,落在杉萝面前,满意地点点头道:“辛苦了。”

杉萝直摇头,一点都不辛苦。现在她大部分时间都要在外面执行任务,所以她已经把凰果交给月和帮忙照料了,而且让凰果呆在天上对凤生来说会更好,还能吸取更多的天地精华,就能早日成人了。

杉萝直接上前索抱,如今她的身高已经到他的肩膀了,之前还一直在胸膛这边,暗暗高兴着。

月和正想伸手摸摸她时,突然察觉到什么,对着院门口一个施法,便将一个人给揪了出来,定睛一看竟是唐天姿,不知道她在这里做什么,方才明显是在外面偷窥,否则也不会被月和逮个正着?有没有看到不该看到的事?

唐天姿一张小脸唰的下就白了,连连跪在地上磕头认错,不该在外面偷听,她也没想要偷听的,只是正好想来月老庙问问自己和陈中凯有没有可能在一起,没想到却撞到这样的事。

杉师姐她……她竟然和月和仙君……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