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0章 摊牌

第220章 摊牌

唐天姿到处都找不到杉萝的身影,月老庙没有,寝殿也没有,最后直接去三清殿问问负责记录出勤的师兄,这才知道她人身在何处了。岂有此理!她都已经发了毒誓还要怎么样?什么叫这辈子都不可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当真如此,那倒不如同归于尽来得更痛快些!

杉萝,本小姐得不到幸福,你也休想!

杉萝做完任务正在市集上帮师兄师姐们代购些东西,突然感觉到杀气重重的,一道寒光从她的眸子闪过,下意识拾起摊子上一个盘子挡住剑尖,定睛一看,居然是唐天姿这个丫头,眉头不由得一拧,“唐天姿,你这是在做什么?”

“少说废话,看招!”虽然唐天姿入观不久,可家族也会传授一些武学给她,虽然不会本观的剑法,但也会其他武学。

面对唐天姿无情的剑刃,杉萝连连后退,周边的人们也赶紧躲到安全的地方去,生怕跟着遭殃!杉萝觉得唐天姿疯了,居然在外面和自己的同门师姐动起手来?想被赶出本观不成?

想到这里,直接施展轻功飞走了,在这里过招难免会破坏百姓财产和危急到生命安全!

二人一前一后的飞到树林里,杉萝徐徐落地,转身一看,唐天姿已经追上来了,紧接着又飞到树上去,躲避她的追杀。只见唐天姿手持她的长剑不停地向杉萝进攻着。

杉萝又是用脚又是用手来对付她这把碍事的长剑,没两下后,先是两指夹着长剑再是身子沿着长剑转了个身,抬脚向她的胸口踹去。

下一秒!长剑就变成在杉萝手中,一点都不客气的直指着她,叫她不屑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杉萝正想问她在唱哪一出时,大师兄派来的人及时赶到了,正好看到杉萝用剑直指着同门师妹,勒令让她把剑放下。杉萝一脸黑线,直接把剑扔还给她,然后两人都被带回去了。

此时此刻正跪在三清殿上,门口挤满了人,段生和张远急急忙忙赶来,挤都挤不进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居然在外面打起来,成何体统,都不把门规放在眼里了嘛?”大师兄正襟危坐在位置上,心情糟糕得很,连茶水都不爱喝了,质问道。

杉萝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她自己都一头的雾水,她怎么知道这个唐天姿为何要来找自己的茬?所以还是先听听看唐天姿如何做解释吧!谁知道她竟然也没有话要说,而是胡说八道道:“因为我不小心发现了师姐的秘密,所以师姐想要杀人灭口。”

杉萝差点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去了,杀你个头!

“什么秘密?”大师兄把视线转移到杉萝身上来。

“秘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秘密?”杉萝反问唐天姿,就想赌这一把了。真是的,她该不会知道仙君要她发的毒誓不会灵验所以才会这么大胆吧?可这件事除了她和仙君知道,就连段生和张远都不知道,她不可能会知道啊!仙君也只是吓吓她而已。

唐天姿话到嘴边不敢说,可一想到诗音说的话,怒气一下子便冲昏了脑袋,脱口而出道:“大师兄有所不知,杉师姐爱上了自家神明。”

这话一出口,杉萝的脸都黑了,身后更是炸开了锅似的热闹,一片唏嘘声和议论声不绝于耳。大师兄不禁翻了翻白眼道:“就这个吗?这个事我一早就听说过了,你杉师姐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件空穴来风的事杀你灭口?你说话能不能带点脑子,就不能拿点新鲜的事出来说吗?”不就是月和仙君只要了杉萝这么一个庙祝流言蜚语才会那么多嘛,最近杉萝不也招了五个新庙祝了?!

“是啊,小朋友屎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杉萝看到大师兄一脸的不相信,也就放心了,有趣的挑眉说道,“你说我爱上自家神明可有何证据?如果你指的是我平日里喜欢对神像说话那些的话,那我也不会否认的,对自家神明我是又喜欢又尊敬,难道你不喜欢自家神明吗?”

“我……”唐天姿一下子被她的话堵得语塞,“我对自家神明的感情只有敬重,而你对自家神明的感情是不一样的,你那分明就是爱慕之情。”

“行了行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们两个人各有各的错,都给我到藏书阁抄写门规一百遍!禁足半个月。”大师兄都懒得听唐天姿说了,这件事他还是选择相信杉萝的,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比较多,杉萝的为人他还是知道的。而唐天姿跟陈中凯他们是一起的,天知道这会不会又是他们一个爱没事找事的手段,“都散了吧,谁要是再敢在外面对自己的同门动手,可不是抄写门规那么简单了,念你们是初犯,这次就小惩一下。”大师兄撂下这么一句话后,拂袖走人。

杉萝站起身来,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看了唐天姿一眼,给她传了音道:“不错,胆子够大的。”转身就离开三清殿。

慕容诗音担心的过去问话,“天姿,你吓死我了怎么会这样啊……”

“回去再说吧!”唐天姿绷着一张脸道。

杉萝出去之后便和段生和张远他们走了,三人到阎王庙来谈话,杉萝怀疑那个唐天姿被人利用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比较靠谱。

“那会是谁利用她?”

“还会是谁,就是她的闺蜜慕容诗音,唐天姿和慕容诗音都喜欢陈中凯,你们千万不要小看了女人的嫉妒心,嫉妒心会让人变得不折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说到这里,杉萝表示好无辜,坐在石阶上托着腮帮子道:“这次被那个臭丫头给拖下水了,这下好了,被禁足半个月,长乐坊那边张师兄你代我去授课吧。”

张远义不容辞,她都被禁足了,肯定要做点什么来帮她的,既然她有需求,那他就悉听尊便。

除了这件事,她还拜托了段生去做其他事。她怎么知道对方的目的有没有达成,所以不能够坐以待毙,得去查一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