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29章 神助攻

第229章 神助攻

嘉陵城,琰王府中。

陆君甯为了让杉萝能够拾回对生活的信心,不断地带她到处转悠着,看看这些平凡人所过的生活,说不定能勾起她的斗志呢!也说不定这平凡的生活才是属于她的!可她的脸上至今为止都没有笑过,有也只是强颜欢笑。

于是,她又把高凤姝和萧越给找出宫来,高凤姝见到杉萝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一直拉着杉萝的说聊天聊地聊皇宫里的事。

“小萝,我有一件事实在不知道该找谁说才好,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你说来听听。”

“我喜欢上了萧越,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在一起吗?”高凤姝小声地说道,余角的视线都在那边和陆君甯聊得很开心的萧越身上。杉萝不由得一怔,“对不起啊,我现在已经没有帮你的能力了,我。我已经离开清源了。”

这下换高凤姝愣住了,难怪总觉得她没有以前活泼开朗了,“不不不。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好像勾起人家的伤心事了。

接下来,四人又到街上去逛。逛着逛着,杉萝就不见了,三人到处都找不到她,萧越更是疑惑道:“是不是离开了?”

“怎么可能,她都没有地方去了。”

“那会去哪儿呢?”

与此同时,杉萝偷偷来到城中的三清观,那数千层阶梯爬得她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入了观,又偷偷来到月老庙,好在这些建筑格局是一样的,所以她才能够熟门熟路的找到这里来。

看到有人刚好烧完香走了,这里便只剩下她一人了,看着那具神像不禁红了眼眶,她还是忍不住到这里来,希望月和能够原谅她,她不是有意要瞒着他的,只是有不能说的苦衷。

想到这里,便跪在硬邦邦的地上,不敢再进去了。

清风明月看到这一幕,不禁潸然泪下,可仙君好像铁了心不想见她,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喝着自己酿的无味酒,觉得有些苦便袖子一挥,整张书案都翻了出去,书案上的酒壶和酒杯哐当一声滚落在地。

一直跪到晚上,陆君甯和高琰这才出现,看到她果然在这里,赶紧上去把她扶起来,“别跪了!既然已经离开了就不要再来啦,徒增伤感。”她也真是的,这么晚才想到她会到这里来。

“我想要求得他的原谅……”杉萝抬起一双泪眼汪汪的眸子,叫陆君甯都不忍心了,扬手往她后脖子上一敲,人便晕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还愣在那边做什么?快过来帮忙啊!”

高琰上前将杉萝横抱而起,转身回府去。

在阿甯亲自照顾她的同时,也站在一旁观看着,不解地问道:“她为什么要向月老求原谅?”

“其实她是修仙之人,这次因为被人陷害杀害同门才被赶出清源三清观的,而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是月老庙的庙祝,所以才觉得让神明月老失望了吧。”

“原来如此。”

“凤姝也认识她,她还在临泰县的时候被迫嫁给那里的县官,还是她出手将此事摆平的。”

“原来如此。”

“现在这些事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提起了,免得她想忘也忘不了。现在最重要的事得把她从阴霾中拉出来!”

“那当时你挨板子的伤口也是她帮你治好的?”

“嗯!”

与此同时,左青亲自到月楼去见月和一面,谁让她都到月老庙找他他也不下来,那就只好她上去一趟了。看到他正在发脾气,把清风明月给吓得一直跪在地上不敢起来,看到面前多了一双脚便抬头一看,行了个揖礼道:“左青仙子。”

左青在门口偷偷向清风明月了解了下月和的情况,这才开门进去,看到一地板都是一个个纸团,而他正努力地集中精神写字,却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一而再再而三的写错,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你当真不打算再见她了?”左青在他面前坐下来,顺手帮他理理书案,他一下也挺爱干净的,这会儿倒乱成这个样子。不过有机会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是挺有趣的。

“这都是她自找的,都不愿意告诉我她究竟在保护谁。”

“这醋吃得还真带劲儿啊!”

“谁吃醋了?”

“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左青不想在跟他开玩笑了,而是起身撂下这么一句话道:“小萝的事已经有新的眉目了,如果你还想她回来就下来一趟,可不能在这里跟你谈这件事,下去之后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恭送仙子。”清风明月太感激她能把这么好的消息带上来一趟。

左青前脚刚下去,月和后脚也下来了,差点没把她笑坏肚子了,嘴上说不愿意管,心里还是挺在意的。月和黑着张脸不想跟她废话道:“赶紧入正题。”

“这件事牵扯过大,有人利用两个丫头来拆散你和小萝,你自己掂量掂量该如何做吧……”左青上前附耳道,将她所发现的线索都一一告诉他,之前他也帮了自己很大的忙,所以现在她也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帮他。

这边,段生三人一起到三清殿恳求大师兄能重审此案,不要让无辜的人白白蒙冤。侯平不由得挑眉,“宁真儿,你怎么也跟着他们一起来胡闹?”

“大师兄,这次连我都看不过去了,虽然我跟杉萝的关系不好,但我相信她不是那样一个人,且不能把长孙灵和唐天姿两件事混为一谈,这样对她来说有些不公平。且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大师兄你不能因为她刻意隐瞒了和月和仙君这一件事而迁怒于她。”

“是啊,左青师姐那边已经有新的线索了。”张远附和道。

“行了行了,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我想重审也得有上面的指示才行啊。”关于长孙灵这件事,他都已经从侯子华那里听说了,那三巴掌纯属是她自找的,所以不能强加在杉萝身上。如今她不好好呆在江云也就算了,还敢回来落井下石,哼!真是岂有此理!

现在除非上面开恩,再给杉萝一次机会,否则他也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