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43章 官二代VS富二代

第243章 官二代VS富二代

杉萝和他们三人一起用过早饭之后,赵月提议要带她到街上逛逛,既然是他们赵家的客人,那就应当尽地主之谊才对!老二老三都没意见,难得意见这么一致!

杉萝心情好,所以也没有意见!

嘉陵城的这条大街一天到晚都可以这么热闹,要是碰上一些节日那就是人山人海的画面了。

“杉姐姐,你看这个好看吗?”

在首饰铺里,赵月给自己挑选了一支金光闪闪的金钗,可杉萝觉得这么老气的头饰并不适合她现在这个年纪,人长得不错,眼光就差了点,然后低头看了下,便挑了一支比较简单又适合她这个年纪的流苏簪子,“这个更适合你。”

“可是这个有些便宜啊……”赵月努了努嘴小声说道。

“你买东西向来只挑贵的买吗?”真是有钱任性。

“肯定的,她虚荣心可大着呢,只买贵的,那些廉价的她丝毫都看不上眼,只要贵的就行。”赵元明在一旁附和着。

赵月不爽她二哥的话,只好放下自己看中的金钗,买下杉萝给她挑的那支,“老板,我就要这支了!绵雨,付钱。”

“老板给。”

“等下,这簪子也贵了,老板便宜点吧!”杉萝都是要一番砍价才会掏钱买的,叫赵月感到目瞪口呆,她已经觉得很便宜了,还要再砍价吗?那岂不是更廉价了?

最终,杉萝砍了一半的价钱下来。毕竟,这条皆可不止他们一家在卖首饰。然后她自己掏钱买来送给赵月道:“你大哥父母赚钱不易,不要大手大脚的花钱。”

“嗯……谢谢……”赵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走吧杉姑娘,我们到前面去看看。”老二、老三直接把人强行拉走。

赵月回过神来看他们走远了便小跑过去想要追上前面三人,一出门却不小心撞到人,二人皆坐倒在地,屁.股疼!

“哪个走路不长眼的,居然撞了我家小姐,要是撞坏了身子,你担待得起吗?”对方的贴身婢女惊呼一声,立马囔囔起来了,赵月烦躁的扭头去看对方,真是冤家路窄啊,怎么就让她撞到那个贱人了!

“原来是你这个没教养的丫头。”那个婢女又开始咄咄逼人,出口伤人,正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丫鬟都这个德性,主子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你骂谁没教养啊?”赵月瞬间就怒了,不爽地站起身来咆哮着。

“你把我家小姐给撞了,连声道歉都没有,从乡下来的就是没教养。”珍眉扶起她家小姐冷笑一声道。

“你!”赵月正想发怒,却被绿雪和绵雨拦住,对方的爹可是刑部尚书啊,赵家只是一介生意人,生意人怎么斗得过做官的呢?要是不小心得罪了这些做官的,那赵家能不能继续在嘉陵混都是个问题。

“珍眉,你怎么可以这般说人家呢,人家好歹在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地方也是身份尊贵的小姐呢。”鄂妙龄说着,看到地上掉落了一支簪子,想来是赵月的,便率先捡了起来,嘲讽道:“赵月妹妹的品味一向很独特……”说着,鄂妙龄身后的随从皆笑出声来,明显就是要让赵月难堪。

反正这些程度足够让赵月回家哭个好几天都不敢出门了!

赵月一点都不喜欢这里,在老家多好啊,至少不会有人说她是从乡下来的,那些小镇小县在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主仆眼里就是乡下!想到这里,袖子下的双拳下意识握紧,看到她们主仆的嘴脸,恨不得上去抽几巴掌。

“你们这样对一个人冷嘲热讽的算哪门子教养?什么是教养都是你们说的算的?啧啧啧,看不出你们有这么大的本事啊。”杉萝从人群中挤出来,大步来到鄂妙龄面前,不客气地把赵月的簪子给抢回来道。

“你又是谁?”有人当街和她呛声,叫鄂妙龄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我是赵月的朋友。”

“在嘉陵没见过你,也是从哪个乡下过来的吗?”鄂妙龄双手抱胸,趾高气扬的审视着杉萝道,又是一个土包子。

“哎,咱们玄北国的锦绣江山,居然被你一个有教养的千金小姐用乡下两个字来概括,不知道皇上听了会有什么样的感触啊?你口中的乡下都是皇上一直在守护的国土,乍一听从你口中出来的,皇上好像一直都在守护低贱的地方呢?”

“我……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说……”这么随口一说就让把她们主仆给吓得没胆了。

“小姐你张口闭口都是乡下,难不成是我理解错了?”

“肯定就是你理解错了,我爹是朝廷命官,你要是诬蔑我的话可是要吃板子的,不过看在大家都是玄北国的子民,这件事就算了,珍眉,我们走!”鄂妙龄说着,转身急急忙忙地撤了,不想再跟她们纠.缠在一起。

“那就多谢这位小姐啦。”

“哼!”鄂妙龄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爽地走了。

赵月都不敢相信了,就这么算了?要是以前她绝对会让她难堪的,“杉姐姐,谢谢你啊,以前遇到这样的事都不会有人出面帮我解围的,我讨厌我两个哥哥就是因为这个,他们看到我被那些小姐欺负,也不懂得出来帮我,还说什么对方家境显赫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着,还恶狠狠地剜了他们一眼,这次他们依然在人群中看着。

“不用客气,给。”

像他们这种富二代走到哪里都是跟富二代打交道,而那些官二代则不喜欢和他们这些身上都可以闻到铜臭味的富二代打交道。特别是像鄂妙龄这等盛气凌人的官二代!毕竟这些官二代的千金小姐都是要入宫选秀女的,所以跟他们这些富二代的千金小姐们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面,所以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为好!赵家老二、老三是这么认为的!

杉萝倒觉得他们的顾虑没有错,不论哪个世界都还是会有很多不平等的事存在。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挤破脑袋去考官,或者买官来做。

所以在嘉陵城不乏做生意的,也不乏做官的。你上街不小心撞到的人非富即贵的概率非常高!

与此同时,站在酒楼二楼上看到这一幕的七王高泓觉得杉萝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