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48章 哪个不长眼的

第248章 哪个不长眼的

卓良出来硬是把隔壁的摊子踩成两半,杉萝吃力躲过,却被他抓起来丢向一个布料的摊子,疼得闷哼一声。用力甩出去,甩到对面的摊子。

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随便抱起一个西瓜向他的头砸去,他也同时给了她一脚,飞了出去!一路滚到高琰的脚下,叫他的步伐一顿,看到摔在自己脚下的人,眉头一皱道:“杉萝?卓良,你这是在做什么?”说着还帮忙把杉萝给扶起身,她已经没有力气了,不得不往他身上挨着,“姐夫,他说我是女刺客,想杀我。”

“岂有此理!”

“你叫九王爷什么?”卓良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姐夫?!!

这个时候,高泓才赶到,跑得有些喘,看到高琰将他要抓的姑娘拥入怀中,嘴角扬起一抹欠揍的笑意道:“九弟,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肩搭背的,阿甯知道吗?”

“王爷,刺客唤九王爷姐夫。”卓良小声说道。

“什么?”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不对!最好给阿甯一个解释!”高琰说着,将杉萝橫抱在身,转身走人。杉萝还不忘回头看他们一眼,勾唇深意一笑。

与此同时,陆君甯正在凉亭里看书解闷,悯枝突然跑来告诉她说王爷把杉姑娘给抱回来了,吓得她立马赶到前厅去看个究竟。杉萝坐在位置上,快要呜呼哀哉了一样,看到阿甯急急忙忙的跑来时激动的张口就喊姐。

“姐姐。”然后小声快速的说道:“那次我推你入水被七王给看到了,你快点想办法解决。”

陆君甯的嘴角忍不住扯了扯,“小萝,你怎么啦?”然后小声说道:“我知道了。”

这一举一动并没有让高琰看出什么马脚来!

“我被人打了。”

“妈的,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居然敢打你!”

“是他!”杉萝举着颤.抖的小手往她身后一指,回头看到高泓主仆来了,便上前质问道:“七王,是你让人把我姐妹打成这个样子?”

“阿甯啊,她明明就是刺客,怎么就变成你的姐妹了?”高泓那叫一个冤啊,他明明想把她给抓住然后带到她面前来邀功,讨个好印象,谁知这又是哪出戏?

“什么刺客?杉萝可是我陆君甯最好的好朋友。”

“可是那日本王分明看到是她把你给推下水的,还是我及时赶到救你一把,阿甯你忘了吗?”经高泓这么一提醒,高琰也想起来了这件事,那也猜测推阿甯下水的人应该和她认识,没想到是杉萝。

“那个啊……那个压根就不是什么刺杀事件,我们姐妹只是在做个小小的实验。”陆君甯正在想方设法的胡编,“这个不好说,我怕我夫君会生气。”

“你说吧,我不会生气。”

“那好吧,其实那个时候就是知道你在场,所以才打算演这么一出苦r计,你懂的!”陆君甯还没来之前,原主的的确确是心心恋着高泓的,为此还一直把琰王府搅得天翻地覆就是要让高琰把自己给休了,所以这个解释非常之合情合理。

然后,高泓会意加不好意思的笑了。高琰倒是黑了一张脸,只能先摆平高泓再回去慰劳一下他了。

“所以说啊,七王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让人把我姐妹打成这个样子,对你太失望了。”

“阿甯,对不起啊,本王以为……”

“我不听!”

看到陆君甯此等演技,杉萝直接把脸埋在手臂里,肩膀一颤一颤的,“你看看,我姐妹都疼得哭了。”说着,她自己都想笑了,还是忍住了!

最终,高泓为了表示歉意,放下身份向杉萝道歉,让她要是还不高兴的话,就打回来吧,想怎么打都行,绝对不还手,对吧,卓良?

“……是!绝对不还手!把卓某打死吧!”

杉萝的肩膀依旧是一颤一颤的,摆了摆手,不打算在追究下去了,知道她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了,陆君甯便替她说道:“算了,我姐妹大度,这件事就算了,你们只要去处理一下后事就行了。”

“知道了,本王这就让人去做,如果没什么事就先走了。”高泓那叫一个开心,乐呵呵的离开琰王府,还让卓良双倍理赔给那些百姓。

待人走了之后,杉萝抬眸和陆君甯相视一眼,皆噗嗤的笑出了声来,“啊啊啊……疼疼疼……”杉萝更是笑得全身都疼,方才那个卓良下手可一点都不轻啊,还好遇到高琰了。

看到她们俩笑得这么开心,高琰的脸更黑了,“碰“的一声,桌上的茶具跟着震了震,吓得她俩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回头看到他的脸色不大好看,杉萝觉得这里已经没她什么事了,连连嗷叫起来,“不行了不行了,悯枝快点扶我回屋休息。”

“是!”

看到她们都走了,陆君甯这才过去撒娇道:“是你说不会生气我才说的,你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啊?”翻脸翻得比我们女人还要快,“快,给我笑一个,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只要知道现在我陆君甯只爱你一人就行了,至死不渝。”

“这还差不多。”高琰这才消气,然后又把话题转移到杉萝身上,问她是怎么认识她的!陆君甯支支吾吾了个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是让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还不崩溃了?这种事让她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他没必要知道,只要记得和她在一起时的幸福就行了,“我不想欺骗你,所以这件事你不要再问了,我去看看她。”

悯枝拿了跌打药来帮杉萝擦一擦,没擦两下阿甯就回来了,便让悯枝下去准备点吃的,她来帮她擦,这一换人,杉萝就觉得全身痛得更厉害了,很明显她这是在伺机报复自己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这次是因为我的事嘛?”说着,还把手伸到靴子里,她习惯在靴子里藏一把匕首。

“我是来帮你的,仙君说只要我能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他就会答应。”

“真的?你没有骗我?”听到这里,陆君甯又把匕首给放回去。

“真的!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和姐夫在一起吧。”

“谢谢你啊小萝。”

“轻点,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