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61章 做个和事老

第261章 做个和事老

“这款够暴露够大胆,可以给闺房之乐添加不少的趣味,这样一来就可以增加夫妻之间的感情!”杉萝补充道,一个个都不好意思了,真是女人听了脸红,男人听了兴奋啊。

“赵大哥,你觉得如何?”

“可行!现如今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妻妾争..宠..已经是见惯不怪了,她们也一定会想尽各种方法来取悦自家夫君的。”赵元朗忍着不好意思,发表一些看法,得到了一致的认可。

还希望只和赵家合作,一来赵家可以趁这次机会提高名气,二来独家的生意会更好,双方赚的也就多了。为表诚意,赵元朗提出五五分,然后一切材料由赵家提供!

陆君甯觉得挺好的,省了一笔本钱还可以拿五成。双方当场便达成了协议!

三人回屋之后,陆君甯答应给喜儿一成粉红,其他的她要用来结工钱以及凑个数目以高琰的名字都捐到大工程里。喜儿一听到这样一个宏图大业的,觉得自己拿走一成着实有点多了。

“这些都是你应该得的,给自己存点钱以后有钱就在嘉陵开家店,只要记得把赚来的钱捐点出去就行了。”

“是啊,多做善事多积点福荫。”

“嗯嗯!”

给足了好处,人家就会为自己更卖命,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突然察觉到有人在门口鬼鬼祟祟的,过去开门把赵月逮个正着,只见她笑得一脸的尴尬道:“呵呵,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快进来,这里是你家,用得着鬼鬼祟祟吗?”

“其实我是来……”方才那么多人在她不好意思说,可现在她们四个都是女的所以也就好意思提了。

她话还没说完,陆君甯就知道她要什么了,便让她自己挑喜欢的颜色,“这些都是喜儿设计的款式。”虽然点子是她们出的,可功劳还在喜儿身上。

“既然你这么喜欢,以后出新的款式第一个拿给你好吗?”喜儿的话,让赵月感动死了,虽然不是亲姐姐,可对她如同亲妹妹一样,“三位姐姐真是太好了,如果老天爷能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把二哥三哥换成你们来做我的姐姐。”

三人皆笑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没有姐姐或者妹妹,就按杉萝说的那样,“相聚就是有缘,如果把这缘分用来勾心斗角的会很累,倒不如一起开开心心过足每一天。”

悯枝也喜欢这里,主子能玩在一起,下人们也都可以玩在一起,所以这次到赵家也认识了不少人,绵雨啊、进宝啊、添福添寿啊!倒是觉得有家不回是不是不太好啊?她时不时就得劝劝她的主子,离家太久会惹人嫌话的,但她一点都不在意,就是不想那么快就回去!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如果男方不主动一点,这冷战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刚好这段时间又因为那项工程的事,高琰也忙得不可开交,一天到晚都在皇宫,也因为阿甯到别人家里去住而生闷气,宁愿生闷气也不愿意过来把人接回去?杉萝都看不下去了!

阿甯可是为了和他在一起,连死都不怕,他居然还因为这些小事情跟她冷战这么久!如今她又要开始做生意就是为了帮他筹得资金,就连离家出走都还在为他着想!

所以杉萝特地去一趟琰王府,把阿甯对他的好都告诉他,并让他要好好珍惜眼前人,要是失去她他一定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高琰对杉萝告诉他这些事而感激不尽,不管她是谁,他不会再调查她了,因为她不但救了他的父皇还救了他的妻子!现在还亲自过来告诉他有关阿甯的事,这样的恩情他这辈子都还不完。后面还为了那件绑架她的事做道歉,叫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些事都不要放在心上,阿甯她对我们而言都很重要,所以姐夫你现在知道该如何做了吧?”

于是,杉萝又做了个举手之劳,有意告诉阿甯说方才遇到姐夫了,脸色相当差,好像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奔波,身体有些吃不消,整个人都快倒下了,“所以说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回。”虽然阿甯嘴上回答的这么快,可当天晚上就自己偷溜回去看高琰了,杉萝知道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也没见她回来,看来是成了。

“姑娘,我家主子呢?”悯枝进来没看到她主子时,一边伺候杉萝更衣洗漱一边问道。

“回家去了。”

“真的啊!”听到这里,悯枝比谁都高兴。

陆君甯昨晚一回去就知道是上了杉萝的当,所以一早就来兴师问罪,却被杉萝调侃得脸都红了,“有人昨晚没回来睡觉噢。”

“你还说!”

这么冷的天,说话都带白雾的。部分女工都把工作的桌子搬到院子里来一边做一边晒太阳,不够位置则继续呆在屋里,用火炉来保持室内温度!

喜儿给了十张样图,没什么变化,就是需要绣不一样的图案。于是开始分配工作,几人一个小组负责一个样图!

陆君甯则和杉萝带着成品一起女扮男装到烟花柳巷之地进行推销。

这些青.楼女子可是能够赚足一笔钱啊!于是她们挑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青.楼——入云阁。

一般青.楼女子分两种人!

清倌人和红倌人!

清倌人即是只卖艺,不卖身的欢场女子。她们不光有着清丽脱俗的外表,也有读书写字、吟诗作画。然而她们只是妓.院中的清倌,她们的才华只是覆盖于欲.望之上的一层薄纱,一旦真正勾起了买主的兴趣,它便不再具有存在的价值。

红倌人即是卖艺又卖身的欢场女子。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好像钱和银票般微妙,钱不一定是银票,银票却一定是钱。红倌不一定曾是清倌,清倌到最后却总会变成红倌!客人对待清倌通常和对待红倌没什么区别。清倌换句话说是一种高级卖身者,是需要一次性大出血才能被买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