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65章 帝王家的无奈

第265章 帝王家的无奈

高凤姝还没回宫之前就已经十六岁了,如今呆在嘉陵城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所以也该嫁了。 嘉明帝并不是没有为她着想,赵家都在嘉陵城,这不是挺好的?想想高昭云就知道了,她都是外嫁!三任都是联姻的,联姻是身为皇家子女必须要有的觉悟!

高凤姝不愿意,躲在自己的昭阳宫哭个不停,任高昭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大姐,我不想嫁给赵家二公子,你去帮我跟父皇说说好吗?”她跟父皇比较亲,她这个临时找回来的,亲也不会亲到哪里。

“凤姝,我太了解父皇了,如果有我们选择的余地,我也不用在经历一次休夫之后又把我嫁了两次。你要记住在皇宫里的亲情永远都及不上眼前的利益,不论我们是公主还是皇子、王爷,只要圣上一道圣旨或者一句话,你都不能抗旨!虽然他是我们的父亲,可也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帝王!”

“姐姐,我该怎么办呜呜呜……”高凤姝直接躲到她怀里痛哭,看样子她注定不能选择自己的幸福。

杉萝马不停蹄地进宫,正好在宫门口遇到了九王夫妇,一个是来上朝,一个跟她的目的一样是来看凤姝的,二人异口同声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很明显两个人都没办法,谁让指婚的是当今圣上呢?现在想想好像是她们一手造成的一样,毕竟皇帝现在很看好赵家的经济,只有联姻才能让赵家在经济上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支持。

当时也没想这么多,谁让皇帝那么贪心啊?其实完全不需要再让赵家出手支持的,光凭阿甯得到的分成就够了,虽然目前银子只是够那么实施一个阶段,但想要完成这个阶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在实施第二个阶段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凑齐下一批要花的费用的!

“说来说去还是皇上太贪心了!”陆君甯忍不住说道,不管高琰是不是在她身边,她说的都是事实。

“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无奈啊。”表面却是光鲜得很。

后面她们和高琰分道扬镳,一个去太和殿上早朝,一个则去昭阳宫找凤姝。

她们去的时候,昭阳宫的宫女们都在外面拍着门,高凤姝把他们都赶出来了。至于大公主已经试着去见皇上求个请了!

阿甯一脚把殿门给踹开,让宫人们在外面候着,不要喧哗。说完就把门重新关上,朝内殿走去,看到凤姝正趴在床边哭得很是伤心,“公主……”

高凤姝抬起一双哭红的眼睛,一看到杉萝也来了,立马跪着求她道:“小萝,你帮帮我吧,我不想嫁给赵家二公子,我不想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你先起来,哭也无济于事啊,别哭了。”二人把她扶起来到**坐着,拿出手帕擦掉脸颊上的泪珠,“小萝,你快帮我看看,我和萧越有没有缘份?”

“凤姝,你喜欢萧越?”陆君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也太荒谬了,你怎么可以喜欢萧越,他……你……”想到这里下意识看了杉萝一眼,她也挺无奈的!

“你别这么这么激动啊。”杉萝拉她坐下来。

“阿甯,萧越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可是你母妃和姐姐一个把萧越当儿子看待,一个当弟弟看待……你觉得你有可能和他在一起吗?你的喜欢是不是仅限于兄妹之间的喜欢?”

“不是的阿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爱萧越,不管他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我就是无法自拔的沦陷进去了。”高凤姝顿了顿,继续说道:“萧越他并不知道我的心思,我没敢让他知道,可我能感觉得到,他也喜欢我的。”

这种感觉她们俩都懂的,可是……就算大公主和萧妃都同意,皇帝也不会同意的,萧越现在的身份相当于一无所有的庶民!庶民和公主门不当户不对的。

“你不能和他在一起,我劝你还是尽早打消这个念头,别到时候害得萧越连紫竹苑都呆不下去!”

听到这里,高凤姝又伤心的哭了起来,她在宫里没什么朋友,唯一的好朋友阿甯都劝她打消这个心思。

虽然现实很残忍,但杉萝还是得说,“阿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你和萧越很难走到一起的……”

高凤姝看到她们两个人如此一唱一和的,往**一趟,被子遮头道:“你们走吧,我想自己静静。”

杉萝还想说什么时,却被陆君甯给拦住,“走吧。”

二人出了宫殿不忘吩咐宫人们记得照顾好公主。然后便往紫竹苑去了,好久没去了,也该去坐坐了。

因为杉萝想见见这个萧越,对于凤姝被指婚一事有什么看法,如果他对凤姝也有男女之情的话,她会想办法帮他们的!

此时此刻,萧越正蹲在菜田里除草,却把菜给拔了,倒是把杂草留在田里,完全的心不在焉啊!两人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了下,决定先试探一下萧越,如果萧越也喜欢凤姝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萧越!”

“阿甯,小萝,你们怎么来啦?”

“哎,我们是从昭阳宫来的,公主的事你应该听说过了吧?”

“嗯。”萧越从容的给她们俩斟茶,“公主她怎么样?”

“哭得一双眼睛都红了。”

“皇命难为啊。”对此萧越只说了这么五个字,语气却颇为无奈道:“我以前的太子妃也是皇上指定的,你不也是皇上的一道圣旨嫁给九王吗?那个时候你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会闹闹脾气。大公主亦是如此,三次婚配三任夫君都不是她喜欢的人。”

是啊!如果不是她代替了原主,高琰和原主肯定往老死不相往来的剧情发展了。她也知道抗旨是多么多么严重,否则那个时候高琰完全可以抗旨娶她,原主也可以抗旨嫁给他,可是这抗旨的后果并不是他们所能够承担的。

窗外大雪纷纷扬扬落下,那一片雪花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直直地快速坠.落,铺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