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80章 再次赐婚

第280章 再次赐婚

一道白色倩影从一片竹林之上飞过,所及之处压倒一片竹叶,叶子不停地往下掉落,白衣女子似有些不耐之色,忽然展开广袖停在一枝桠上,枝桠被她踩得变了形,转过身来,一头三千青丝及衣袂被风吹得上下翻动,巴掌般大的脸颊尽显苍白,面如死灰,张开双臂,一片片竹叶漂浮在她的周身,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匕首似的,迎掌而出,便向段生飞去。

七天之后,段生独自一人到嘉陵,他没有去找杉萝,而是去了一趟当地的三清观,到阎王庙上报一些事。七天前他在和一个拥有五百年鬼龄的女鬼交手,被她给逃脱了。一路追到这里来,没了踪迹。

崔判官允许他留在这里执行任务,所以这里的三清观也没有任何异议。

离开三清观之后,到处都找不到杉萝。后面才得知她每天都混在宫女堆里监视着刚进来不久的秀女。月和说这堆秀女当中有新后的人选,那么说现在的这任皇后注定要被废掉了,真是可怜。

一个裴皇后、一个权太妃,之前都被萧太后给压得死死的,都早日盼着她驾鹤西去呢!现在萧太后一病逝,权太妃就顺顺利利坐上了太后的位置了,裴皇后也能够作妖了。

这些秀女大多都是官宦之女,就连鄂妙龄也在里面。她的容貌在这一批秀女当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在这个靠脸吃饭的时代,很有前途的说。杉萝坐在御膳房的某个角落里,手里捧着一盘菜,一边吃一边寻思着。

“咳咳。”段生故意靠近的时候干咳两声,就把她给吓得跪下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果然这一盘菜是你从御膳房偷来的吧。”

“师兄,你怎么来啦?吓死我了,我以为我被人给抓到在这里偷吃呢。”杉萝擦了擦嘴.巴,不好意思道。

“这便是你不愿意出宫的理由吗?”

“哪有,我是留下来观察那些秀女的,顺便过来温饱一下肚子嘛。话说你是来嘉陵城执行任务吗?”

“是啊,在找个五百年鬼龄的女鬼。”段生往她旁边一坐道,屁.股还没坐热她就起身说道:“你一定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啊。”说着,就跑了,段生甚至都没来得及阻止她。

御膳房里一桌子的菜,准备上桌,而且那些大厨们还在继续做,实在是太浪费了,皇上和后宫的妃子们都吃不完,一人还有很多道菜,啧啧啧,浪费是可耻的,倒不如她来帮忙解决,“太好吃了,有木有?不愧是御膳房的厨子啊。”

段生也只是小吃几口,大部分都被杉萝自己解决光了。

突然有几个宫女到他们隔壁的角落里八卦着,便竖起耳朵一边吃着一边听着:“听说皇上今早下旨把昭阳公主许配给岳将军。”

“不是吧,太后才刚去世没多久,皇上就反悔了?”

“是啊,太后一走,皇上也就没了压力,临时改了圣旨要让昭阳公主下嫁给岳将军。”

“当初萧越还是太子的时候,没少为难过皇上,如今风水轮流转,皇上自然不会那么好心的成全他们。”

是啊!如今萧太后一走,高瀚的嘴脸正慢慢地显露无疑了,先从萧越开刀,高昭云肯定也逃不过,而九王夫妇肯定会留在最后,岂有此理,找他算账去。

段生及时将杉萝给拉住让她不要冲动,高瀚如今可是皇上,得罪了他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萧太后还在世的时候,有让高瀚下旨赐婚,高瀚只是在口头上答应,并没有下旨。如今她一走,他就下旨把高凤姝赐给他的爱将岳亦然了。可怜的昭阳公主,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高昭云一听说此事,立马挺着一个大肚子进宫去,如今九个月快要临产了。她应该呆在赵家待产才对,可碍于是妹妹的事,那个高瀚又违背母后的意思,她当然没办法坐视不理,就算走着去也要进宫。

她的婆婆和公公非常担心她的身子,已经请了最好的产婆住在家里了,天知道这个时候出了这样一件事,她坐都坐不住了。所以让老二和老四陪她一起去,一定要照顾好她的身体。

添福和碧螺、绵雨也是紧张得不行不行了,她的位置上加了好几层的棉垫,防止马车太过摇晃了。她也一直闭着眼睛,坐着匀顺的呼吸。

直到到了宫门,这才下马徒步进去。

守宫门的侍卫还想将他们拦住,碧螺上前就要揍他们,“朝云公主和驸马爷,你们也敢拦?”

一个个皆恭敬的让了道。

直到高瀚在御书房,他们便直接去御书房,赵元明小心翼翼地护着她的肚子,碧螺三人在前面开着路。

“启禀皇上,朝云公主求见。”

此时此刻,高瀚的怀里正揉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一听到公公前来禀报便宣见朝云公主。赵月扶着二嫂进御书房时,一眼就认出躺在高瀚怀里的那个女子了,不正是死敌鄂妙龄嘛!!得!还真得.宠.了!!!

“参见皇上。”一行人皆跪了下来,除了高昭云,只是福了福身,她也认出鄂妙龄了,一脸的嫌恶,御书房是办公的地方,居然揉揉抱抱的成什么体统,父皇可从来不做这样的事。要不是母后走得早,你能这么得意?

“皇上,你为何要违背太后的意思将昭阳许配给岳亦然?”高昭云深呼吸了口气道。

“朕也是为了昭阳公主好,萧越只是一介草民,而岳将军是朕的心腹,跟着岳将军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明知道萧越和昭阳是互相喜欢,还要这么做,分明是有意争对萧越。”

“萧越还是太子的时候,是怎么对朕的你也清楚,现在朕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可现在他已经是一介平民了,已经得到了相应的惩罚,皇上何必在为难他?何不以德报怨……”高昭云的话还未说话,被高瀚重重一拍案给吓得肩膀一颤,只见他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杀气说道:“当初萧越那个样子全是被先皇、太后、还有你这个姐姐给..宠..坏,如今先皇和太后都已经不在了,别以为朕只是单单的争对他,还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