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89章 我成了仙君的徒弟!

第289章 我成了仙君的徒弟!

仙庭考试之后便是期待已久的收徒大会。

杉萝四人的排名分别是:段生名列第一,杉萝名列第五,宁真儿紧挨着杉萝第六,张远则第十。

四人又一次给清源三清观争光了,而且还比侯子华那一批更为优秀!毕竟他们这一次才四个人,而且都在前十名,侯平能不激动吗?!!其他观的大师兄一个个都来向他道喜。

杉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收徒大会,排场不是一般大啊,因为往常这个时候她都在月楼里和月和呆在一块儿,压根就没时间过来凑热闹,所以就错过了一次又一次。

这是第一次参加神仙们的收徒大会,也是最后一次,哇哈哈哈,真可惜月和不能看到这一幕,不过没有让他失望的说噢。

于是要参加拜师的弟子们皆入殿,其余人都在殿外观看云幕直播。坐在主位上的便是太上老君了,其余神仙全都站在两侧,可见太上老君的身份够高的呀!杉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神仙的说!还都是以真人出现在这里。

“弟子拜见太上老君。”殿上,上百个弟子皆跪下来一同行了个揖礼,杉萝偷偷看了段生一眼,调皮的眨了下眼睛,虽说太上老君前面已经收了张道陵师兄做了徒弟,这次段生肯定也能成为他的弟子。

太白金星的一番话完毕之后,神仙们便开始挑选各自满意的弟子,由太上老君开始选起,这样才能够挑到最好的,而段生也毫无压力的成为了太上老君的徒弟,腰上的五枚铜钱一下子就变成了一颗灵珠吞入肚子,成仙了!

杉萝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的周身泛着盈盈的光芒,闪耀着,高兴高兴,实在是高兴。

只是情况来了,神仙们按顺序来挑,想要几个弟子都可以,可杉萝她好歹也排在第五名,却被神仙们给无视了,这是一个什么情况???看到宁真儿他们一个个都被神仙们给挑走了,唯独自己还跪在殿上,心情莫名的紧张起来了,衣服都被自己握得皱了,手心直冒汗,她以为她势在必得能够成仙,看样子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段生他们也在为杉萝捏一把汗,看到在场的仙君们好像都没有要选她做徒弟一样,面面相觑了下。

直到最后一名被挑走了之后,杉萝还跪在地上,头低低的,大家都看不到她的任何神情,掌心紧紧拽着衣服,隐隐在颤.抖着,为什么……她明明在前五,可是仙君们就是没有要选自己的打算,这分明是有人不让自己成仙,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被赶下去了。

太白金星看到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便开口询问在场的仙君们,这最后一个是收还是不收,没有人要收的话,她就要被遣回凡间了。

也是够了,原来努力还不够,还得斗得过这背后的势力才行。看到这里,太上老君也是无奈的摇头,他本要将杉萝收入门下的,可是王母突然来求他,跪着求他不要收她为徒,迫于无奈,他……他以为王母只是不想让她做自己的徒弟,没想到也让其他仙君们都不要选杉萝,着实有些过分了。想到这里,便打算重新开口要将杉萝收入门下,不过这时门外一道声音快他一步,“我收!”

杉萝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下意识的摇着头,不要……

众人的视线皆朝门口看去,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身影单薄的人,袖袍垂落在地,没有向以往那样双手C在袖袍之中,此人便是一直在月楼修养,许久未见的月和仙君。他的话一出口,惹全场议论纷纷,外殿的弟子们也是惊呆了,毕竟谁都知道杉萝这么努力成仙不就是为了成为月和仙君的女人,而不是他的……徒弟。

月和步入殿内,身后跟着清风明月,慢慢朝杉萝走来,杉萝至始至终都不敢回头看他一眼,只是强忍着泪水,双手紧紧地拽住,指甲陷入手心却丝毫不感到疼痛。

“你,可愿意成为本仙君的徒儿?”月和来到杉萝面前,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人儿,眼眶也有些红了,但还是出声问道,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她留在身边。

杉萝喉咙难受得说不出一句话来,脑袋不停地摇着头,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

月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强行收她为徒,一个施法,她腰际上的铜钱变成了五枚,又化作一颗灵珠,强行吞入她口中。

泪水哗啦啦的掉落着。直到月和掩嘴痛苦的咳了几声,杉萝这才有了一丝反应,起身过来扶着他,真是的,这个时候还有得选吗?徒弟就徒弟,没什么了不起的。能呆在月和身边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于是,杉萝扶着她这个夫君没做成做师父的男人离开殿内,往月楼的方向去。

一回到月楼,月和这身子便有些撑不住了,身子不禁向杉萝倾倒,清风明月帮忙搀扶一把着急的说道:“仙君知道王母娘娘会来这一招让你知难而退,便不顾身上的伤过去将你留下来,一路上都是强撑着。”

她就知道!!除了她还会有谁这么排斥她?!现在她痛苦的样子,落在她眼里肯定在暗暗高兴吧?!

“快半个月的时间呢,一点好转都没有。”

“毕竟仙君受的是天雷,要是换做我们恐怕身形俱灭。”

“是啊,勉强能够撑着。”

“昆仑仙山上的薲草有没有效果?”杉萝突然想到什么,那个仙草不是神得跟鬼似的什么病都可以治吗?

“拿来敷伤口的确是有效果,可是薲草是王母娘娘的,王母娘娘不肯赏赐,总不能去硬抢吧?那里可是有神兽看守着……”清风弱弱地说着。

“如果王母娘娘没有赏赐的话,那就得在神兽的眼皮底下抢,如果你能抢得到就是你的。”明月附和道,这些都是王母立下的规矩,了当直接,只要你有本事,抢了去倒卖也没有意见。

“还有其他选择吗?”杉萝捏着下巴寻思问道,清风明月把头摇着,然后杉萝便下定决心去把薲草抢来给月和敷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