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296章 妖王撩仙1

第296章 妖王撩仙1

很久以前,仙界和妖界的关系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在妖王姬白卉的带领下,妖界的实力并不输给仙界。妖王更是没把这两位仙界的主宰者放在眼里,虽然大家都从未见过,她也经常上南天门逗一些神仙玩。

考虑到仙界和妖界开战只会生灵涂炭,天庭便派了个神仙下凡来想要和妖界之主姬白卉好好协商一番。

此时此刻,闇云宫。

护法姬白芷到处都找不到她那位亲爱的姐姐,一天到晚都不见人影,平时也就算了,今儿个天庭来人,已经提前嘱咐她不得乱跑了,怎么还这样啊!!真是快要被气死了。

“还不给我去找。”姬白芷身为妹妹却要处处为她那个任性.爱玩的姐姐擦P.股。经常有什么事她都不爱出头,都让她这个妹妹代为出头,也不知道这宫里的主人到底是谁!!

只见姬白卉一身淡紫衣衫,裙裾上一寸寸皱褶,用一条深紫织锦腰带束住盈盈一握的腰肢。将乌黑的秀发编成一个个俏皮的小辫子,仅C了一枚桃花簪。素面朝天,清新淡雅,坐在树枝上俯视着那个白衣男子正负手而站在树底下,雪足上穿着小巧的靴子,皓白手腕挂银圈,未施粉黛,清新动人,如出水芙蓉,夏日荷花。

“喂,你找谁啊?”

昊天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便四处张望,继而又闻声抬头往上一看,四目相对,不由得一怔,只见一个灵动的姑娘坐在树上,一下一下的踢着脚,一脸茫然的把自己看着,回过神来行了个揖礼道:“在下是奉玉帝之命,前来面见闇云宫宫主的。”

“宫主她并不在宫里,我们护法还在到处找宫主呢,掐指一算,你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见不到宫主的。”

“不行啊,玉帝有旨,没有和你们宫主协商好的话,是不准在下回宫的。”

“那不正好,你可以投靠我们妖界,宫主一定会恩准的。 ”姬白卉拿眼瞥他,怎么看都是个书呆子,上面那两位是怎么一回事,是有多看不起她?居然派了个书呆子,倒长得还不错。

“这不太好吧……”

姬白卉突然听到护卫们已经找到他们这里来了,便纵身跳下去,吓得昊天伸手一接,倒是把人给接住了,很满意的从他身上跳下来,拉住他的手腕道:“我是宫主身边的一只兔妖,只有我知道宫主在哪里,跟我来。”

“噢……”

姬白卉直接把人给带出闇云宫,等姬白芷找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也没有要去追的打算,虽然不知道她这个姐姐又要做什么,但她也不是个孩子,自有分寸。

姬白卉将这个神仙带到闇云宫对面去,这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妖怪聚在这里玩,还有很多好吃的,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点了几盘R来,她可是R食动物,只吃R不吃素。

这里没有人认出姬白卉,因为她平时都是紫纱遮面现身的,如今又这身小姑娘的打扮,更不会有人认得出了。

“两位客观慢用。”

全程姬白卉都是用手抓R来吃,看到对面的神仙只坐着看她吃,并没有要动手吃的打算,“你不吃吗?”

“可这些都是虫子啊……”昊天不禁吞了吞口水问道。

“可好吃了,试试。”姬白卉递一个到他嘴边,叫他很是抗拒,又是摇头又是摆手道:“还是算了。”

“既然如此,那你走吧,我保证你永远都见不到宫主。”姬白卉自己吃自己,不以为然道。

“那我就吃一点啊。”昊天想了想,还是妥协了。

一顿下来,光是桌子上的光盘就有几十个,两个人直打着饱嗝休息休息,摇头道:“实在是吃不下了。 ”

“我也是……”

“姑娘,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家宫主在哪里了吧?”

“急什么,我们家宫主岂是你想见就见的?我要是想见玉帝和王母,你会让我见吗?”姬白卉给了他一个白眼,叫他一下子就无法反驳了,别过脸想道,玉帝和王母的容颜岂是你想见就见的?

姬白卉想走了,便让他付钱,谁知他身上并没有钱,有没有搞错啊,下来玩都不带钱的吗?

“姑娘,我是来办事的,不是来玩的。”昊天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那也得带钱啊,现在怎么办?我也没钱。”姬白卉小声地说着,以前她都可以赊在妹妹的账下,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结,现在有他在,都不敢了。

“要不我们跟店家解释解释?”

“好啊你去啊!”姬白卉推了他一把,转身就跑了。昊天见此也是拔腿就跑,肯定要跑,要是让人知道他在妖界吃饭不给钱,这面子还要不要了?

于是两人一路被狂追,东躲西藏的,好不刺激。昊天都被快被连累死了,这个丫头居然还笑得那么灿烂??好不容易才成功的逃了,直接不给她好脸色看,“告辞。”

“诶,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是只小白兔,所以主子都唤我小白。”

“昊天。”

“昊天,那你在天庭是个什么职位的神仙?玉帝能派你下来,你的官位肯定不小吧?你是不是很厉害?要不我们来切磋一下?”姬白卉一路跟着他,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都快被烦死了,猛地转过身去吓唬她道:“我只是个小小的文官,小兔妖,你别在跟着我了,我是要办正事的人,不陪你玩了。 ”

“你的正事不就是见宫主,就算你现在回去也见不到她。”

“那我也要在闇云宫里等,总比跟着你在外面被人追的好。”

“都说你们神仙都是一群薄情寡义之人,看来还真是没错,那你走好了,我是不会告诉宫主你在我们这里吃白食不给钱的。”姬白卉说着,便转身一蹦一跳的跑了。昊天顿时有些抓狂,仰天哀叹,还是选择跟上去了,他可是代表天庭的形象,所以非常重要,不能被这个小丫头给毁了的。

姬白卉看到他乖乖跟上来了,跳上去勾住他的脖子,叫他挺拔的身姿弯了下来,着实有些不好意思,毕竟男女授受不亲,靠得未免也太近了,果然妖女就是妖女,本性难改,还这么开放对陌生男子勾肩搭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