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女追夫:神仙大人,要不要

第307章 放手一搏

第307章 放手一搏

面对这个问题,月和的眉头不由得一挑,他知道这个丫头脑袋转的有些快,没想到会这么快,甚至都没调查出什么来,为何会想到玉帝?

看到月和的沉默,杉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种种现象告诉她那个昊天就是玉帝。一来当年天庭派了个化名的神仙下凡,还是在众仙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只有王母知道。

二来明知天规摆在眼前,那个神仙回天之后还敢再下凡尘找姬白卉,而王母那边却没有说什么,她一向最恨神仙以身试法了,要是换做其他神仙犯了天规,动作肯定相当快,而且还会被公开处置,就像她这样。

可是那个时候王母什么都没有做,还让那个神仙呆在妖界和姬白卉相爱,直到后面不得不将人召回,再动用一些手段让那个神仙失去对姬白卉的记忆,这样他就没办法下去找她。

他们调查这件事时也有一段时间了,查书没查到,问人也没问到,加上姻缘册上姬白卉那一页被撕,以及情冢里的那个锦盒上的结界,种种现象都是要将这件事永远的深埋于地。

而玉帝是仙界至高无上的主宰者,他的一切行为都关乎到天庭的脸面,以及那个不能让任何人践踏的尊严。如果他和妖界之主姬白卉相爱一事被公开之后,仙界和妖界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没有办法预料,而王母的脸面也会因此挂不住,毕竟她的男人爱上了一个妖女。

所以王母便擅自做主了,知道劝玉帝是没有用的,便使了一些手段。

当然了,这些都是她的猜测罢了。毕竟还是要看证据,口说无凭,谁都不会相信的。

月和听了她这些猜测之后,眸子闪过一丝讶然,一开始陆君甯那件事她也猜对,现在这件事她又猜对了,“为什么你有时候那么笨,可又有时那么聪明?”

“我笨是因为你们这个世界的生活跟我原来所生活的地方天差地别,在我们那个世界大家都只是一个普通人,为生计而奔波劳碌,每天都过着重复的生活,你要是到我们那个世界去,肯定会变得比我笨的,因为我是来自未来的,未来你懂吗?千百年后或者几千年后的世界,那个时候的科技可是非常发达的哟。”

月和笑笑不语,他活得也很长时间了,长到连自己的岁数都不清楚,什么没有见过?而融入一个环境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所以肯定还是比她聪明。

后面,二人一起来到情冢。月和直接将刻有昊天二字的锦盒取出来,杉萝趁机问道:“那个金灵的锦盒是哪个神仙?”

“王母娘娘的。”

“他们夫妻俩是怎么一回事啊?都那么喜欢用假名。”

“玉帝的全称为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王母的全称为白玉龟台九灵太真金母元君,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称呼,告诉你全称你叫得过来嘛?”

“……”杉萝一脸黑线。

“你居然连仙界两位主宰者的全称都没记住!!!”月和突然意识到这么一个重要性的问题。

“考试不需要所以没背啊,不过我倒知道你的,月下老儿嘛。”杉萝兴奋的说道。

清风明月看到二人从情冢回来时,杉萝的脑袋上顶着一个爆栗……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这种待遇他们也是经常有的,没想到她也有……

月和说这个锦盒上面的结界是王母设的,所以强强打开的话王母那边也会察觉到。如果不打开的话,那他们就真找不着姬白卉了。与其让他们这样浪费时间精力去找姬白卉,倒不如让玉帝恢复记忆亲自去找王母娘娘的麻烦,岂不是更好?

可是锦盒一直都安然无恙的放在情冢里,贸贸然给玉帝送去的话,王母娘娘到头来还是会降罪月楼,这样也不行啊。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行!!

于是四人围着桌子一起想办法,杉萝又好奇为什么王母娘娘也有锦盒在里面,放的是什么?莫不是情根?!

“嗯。”

“也就是说,王母娘娘现在是一个非常无情的人?”

“自从出了玉帝这样一件事,她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在把玉帝的情根和记忆藤条收起来时,她也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情根摘掉。从那以后,姻缘这块就非常严酷了,不少人都被我强行拆散,所以恨我的人也慢慢的多起来了,月楼的名声也跟着一落千丈,直到你出现了,情况才慢慢有所好转。”月和也不曾想到他也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一直让杉萝修炼成仙,没想到还是这种结果,王母食言了,正如瑶姬所说的那样,他是她看中的女婿人选,除了娶她那些女儿们会同意,其他人估计都不会同意。

杉萝恍然大悟的把头点着,所以说,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就得看王母娘娘了,只要她不点头,就永远都不可能。

“月和,那你觉得我们这一次的胜算有多大?”

“这就得看玉帝在知道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抉择了。”

“我知道,对于男人来说,爱情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不管当初他给过怎样的承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他们永远比女人现实而理性。”

月和竟然无言以对,不过他恰恰相反,也许是一个人活得太久了,想要的都已然唾手可得,唯独爱情姗姗来迟了。所以面前这双手他是不打算放下了。

“月和,我好怕,我这是在拿月楼做赌注,万一失败了,王母娘娘迁怒于我们……”

“师姐,你就放手一搏吧,只要你和仙君有那么一丝机会在一起都要试一下,我们是无所谓的。”清风明月压根就一点意见都没有,他们也活了很久了,什么都看开了。

“月和,你觉得呢?如果你觉得我做错了,或者不该继续下去,只要你的一句话我马上就收手,我听你的。”杉萝又紧张又害怕,万一失败了,她死没事,可要是连累到他人就有事了。

“听好了,我就只有一句话,我宁愿和你共度凡人短暂的一生,也不愿一个人看尽这世界的沧海桑田。”